_舟梓

破写文的

【周叶】那些年少轻狂终是死于一往无前的时光 2

*双向暗恋


*副cp只有all叶,不要撕tag我不会理你的


*我不知道这么久不写文会不会有ooc有我也没办法


*架空


*有各种私设在意点叉谢谢


*我也不知道多久更一次,催更是极好的,断更是很容易的


*我居然又更了




*02


我不想等年过垂暮,再后悔青春


 


 叶秋推门看见了周泽楷,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周泽楷了解到多少,他只希望周泽楷晚上还有自习或者晚课,又或者此时周泽楷的导师能给他打个电话让他赶去实验室,最好是一个晚上都不回来的那种忙碌。


 


 这就跟你祈祷天上下雨然后老天爷就真的听你的话瞬间瓢泼一样玄幻。


 


 这是不可能的。叶秋这么想着,有些为难。他知道周泽楷一直非常担心叶修,不然以这小子的性情,根本不可能与叶家有着这么长久的联系。那栋屋子早在周泽楷初中毕业后就被他高价卖了出去,并分款项进行投资,一半被他用于学杂生活费,另一半经过短期的风险投资暴涨的金额长期进入他养父公司融资并每年得以分红。周泽楷把各类事情分得太过清晰,他少有对他人产生情感,正如同叶秋自己一般,是真正被那个冷漠的世界培育出来的“冷血动物”。


 


 除了对待叶修。


 


 这个长相与成绩都无懈可击的小男孩生来便是上天的宠儿,任何评价他的人都想在形容词里添上“天之骄子”这四个字,叶秋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隐隐感受到这个人与这个充满冷漠与灰暗的世界的契合。周泽楷不是那种从头开始的适应者,只是那种气质,那种对他人的毫无关心与在意,那种眼睛里看不见任何情感,有的只是深不见底的黑色。他知道的,合适这个词只不过是适应的另一种说法,他自己在任何一个时候都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厌恶,无时不刻希望着能逃出去,叶修跟他丝毫不想与这个世界有任何的牵扯,他鼓起勇气整理了行李,叶修偷走了他的行李,顺带偷走了他所有的勇气。


 


周泽楷时隔多年在离自己学院不过500米的地方见到了叶修,远远地看去,叶修看起来跟过去差不太多,一样藏着星星碎片的眼睛,一样温暖而充满感染力的笑容,身高拔高了不少,他坐在花坛边上的长椅上,翘着脚单手点着手机的屏幕。


 


 叶秋这么跟周泽楷解释的,也不管他听没听懂。叶修沉迷核物理很久了,大约是从初中刚接触到物理的时候就喜欢上了这种非常神秘而又危险的学科,他瞒着家里偷偷给某个大学教授投去简历与初级论文,也在那个时候偷走了叶秋准备许久的行李,一个人北上去了某个研究实验室,一去就是好几年。“哥他太过劳累,医生劝他稍微休息一段时间再重返学业。”叶秋把手里凉的差不多的最后一口咖啡倒进嘴里,走到垃圾桶边上把空杯子丢进去:“爸妈不同意,太久不见了,想我哥别再走了。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了。”


 


 周泽楷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在听,他想走得更近一点,仔细的看看叶修的脸,他想触碰他的手指,他猛地怀念起那个初春的晚上,他们两个肩并肩走在石板路上,叶修摘下围着的未经给他围上时微凉的指尖。但是叶秋仿佛并没有这个打算,他的计划只是与父母开车到附近的公园,然后这么走过来远远地看看自己的哥哥,虽然这么多年没见,远远的一个背影他就知道他过得很好,那就很足够了。


 


 叶秋冲周泽楷微微点头,他想声明关于并不想去打扰自己哥哥的想法,但周泽楷的行动显然比叶秋的反应要快了那么一点点,他手臂上还搭着白大褂,大步迈向坐在木椅上的叶修。


 


 像是心灵感应一般地,叶修放下了手机,抬头那一瞬间撞上了周泽楷直直看着他的眼睛。重逢一事着实奇怪,两个许久未见的人像是昨日仍未分别过,叶修在那一瞬便分辨出这个长相英俊的少年便是当年怯生生拉开房门,有些寡言的精致男孩,而周泽楷在遥远的马路对面便认出了坐在椅子上悠闲的叶修,他很轻易地能从一个背影,一个简单而又特色的小动作分辨出叶修与叶秋的不同,他又是那么怀念那种代表性的习惯动作,他发现叶修变得有些虚胖,又变得有些憔悴了,这或许就是叶秋说的劳累吧。


 


“嗨,小周”叶修冲他笑了,“好久不见。”


 


这个笑容太具感染力,他明白的,周泽楷心想,也随着这种雀跃的心情露出了满足的表情。“嗯。”他的心脏有些微微地发胀,不知何种原因,眼睛有些发酸,或许鼻子也是,左胸腔的某个部分正有力地搏动着,慢慢地膨胀着,嗓子有些难受,但不至于说不出话,他只知道,这难以用“快乐”简单的表达。


 


 叶修很久没有见到周泽楷,虽然周泽楷给叶修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那个下午,母亲处于某种原因特意地让兄弟俩去拜访新来的邻居。离得并没有口中说得那么近,更准确的说,就算周泽楷家正在敲掉客厅的墙叶家也不会受到任何声音的影响,或许只是因为某种未成文的协议罢了。两兄弟对于这类事项并没有那么关心,他们得到的任务只是去离得有那么些远的地方,邀请一位刚搬来的邻居吃一顿饭而已,并不是什么难事。尤其是当叶修与那个开门的小少爷对视的时候,他感受到的并不是抗拒,又或许只是当时的周泽楷并不懂得怎么拒绝。毕竟,他们都带着些伪装着的善意。


 


 而后来渐渐熟络起来之后,生活变得更加有趣了。说句实话,一个家底不算太富裕,后台并不厚重的学生以转学生的身份进入这个学校的一瞬间就决定了他在学校里的社会地位,被欺负,或者是成为统治者的一员。周泽楷看起来非常好说话,果不其然被班长方锐起头的人欺负了。虽然不是什么典型的校园欺凌事件,但总归来说丢了好大的脸。这种事情本来应该让小孩自己懂得什么是真正的实力说话,但是最终叶修还是出面解决了这个问题。直到后期周泽楷成为学生会成员对方锐等人进行某方面打压的时候,叶修与叶秋总算是知道了周泽楷并不是一味地被欺负的角色,而也正是到了后期,周泽楷的手段变得更为凌厉,更加冷凉,更加地,事不关己。


 


 叶修一开始就觉得这个小孩非常有趣,虽然他本人不比周泽楷大多少。他与周泽楷进行对视的时候,他看不见他眼睛里的光,那种深邃的眼神,他知道,这是已经过完了童年的人。他被迫的在不恰当的时间,被迫地成长,被迫地在那个本应该无忧无虑玩游戏的年代扔掉怀里所有的玩偶,拿起专业书生搬硬啃那些金融知识,只为了更早一步从家里独立出来。叶修不太一样,他有着自己的梦想,也有着追逐梦想的能力,他明白亲情不是牢笼,只是一根拴着他的绳子,除非他解开绳扣,他才能飞得远。


 


 不知道这几年他过得怎么样,叶修想着,把手机塞进口袋里,唇角还浅浅地勾着微笑,他注意到周泽楷手上挂着的白大褂,看不太清胸牌:“小周,你也跟着叶秋学临床医学了吗?”


 


 周泽楷点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他的专业于叶秋的方向并不是一样的,他总觉得自己语言有些难以解释,便取下胸口的胸牌放在叶修的手上。手依然是那双精致无比的手,修长的骨架跟白润的皮肤,经过精细修剪的指甲上还涂着薄薄的护甲油,就是不如小时候感受到的那种温暖,而是一片冰冷。


 


 叶修只是将卡片抬高到视觉最舒适的高度,然后翻面看了看背后是不是有些其他内容。实习医生的胸牌并没有那么精致的做工,但是,他有些满意地看着胸牌上周泽楷的照片,就算是证件照也拍得跟写真集似的人,他可算是见到了。像是不经意间撇到他的专业科室,叶修的视线有那么一丝的停顿,并没有很长,周泽楷指着胸牌上“血液科”三个字像是想解释自己并不是那种坐在大厅里给人抽血的,他只是犹豫了那么一会,便想到叶秋可能老早给自己哥哥科普过医院的各类行程,解释可能只是多此一举,殊不知叶修有些庆幸先前的好运。


 


 “时间不早了。”周泽楷指了指停车场,“需要我送你回家吗?”


 


“小周你这话说的跟泡妹子似的,”叶修觉得有些好笑,随即屈起手指摸了摸下巴,像是在编一个新借口:“……嗯,我今天晚上还有些事情要找一个朋友,就在他那边睡了。”


 


 一听就不是真话,周泽楷心里黯然,又不好表现,只好对着他点了点头离开。


 


 叶修随即从口袋里掏出闪烁许久的手机,一划开解锁就听到听筒对面的某种胜于宇宙爆炸般的语音轰炸:“我去你的叶修我才不看着你你就换了衣服跑出去!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个超级麻烦的大病号!你知道我们专家会诊的时候对你的情况进行分析的时间有多长吗?长到连我的实习生做完三个报告!我告诉你明天开始我就让他来监督你让你给我好好呆在病房里你知道了吗!不要用什么借口跑出去你知道动用医院保洁阿姨的智慧我就不能用我的权力阻止你吗!!叶修你听到没!”


 


 “好好好,我听到了。”


 


 “这还差不多,”电话那边的黄少天挂断电话,叹了口气对身边同行的医生抱怨:“不行了我需要休息一会,头有点晕。你帮我给我那个叫什么楷的实习生打个电话,让他明天来病房监督一下某个病号,就别去化验厅抽血了。”


 


-tbc-


 


不要在意bug,欢迎捉虫


日更破万不太可能,破千还是很简单的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