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舟梓

破写文的

【周叶】那些年少轻狂终是死于一往无前的时光 0-1

*双向暗恋


*副cp只有all叶,不要撕tag我不会理你的


*我不知道这么久不写文会不会有ooc有我也没办法


*架空


*有各种私设在意点叉谢谢


*我也不知道多久更一次,催更是极好的,断更是很容易的


*本来想日更万字的结果放弃了




*00


 


“嘿,你是今天搬来的吗?我妈叫你去我家吃顿便饭。”


 


小男孩踮起脚从猫眼往外看去,像是确认来人是抢劫犯的可能性,门外站着两个一模一样的男孩,一个斜靠着楼梯把手,手肘搭着另一个的肩,另一个有些嫌弃地拍开肩上的重物,像是冲着猫眼里的他笑了笑。


 


哦,大人的那种,“和善的眼神”,他想,然后拧开了门把手。


 


出乎他意料的是,出声招呼的倒是那个看起来怎么也站不直像是没有骨头的男孩,他像是经过一番努力后挺直了上半身,唇角勾起些许的笑意,半边眉毛挑高,估计是连手势都懒得打,“嘿,你是今天搬来的吗?我妈叫你去我家吃顿便饭。”


 


“哥!”边上那个小孩有些恼怒,像是不满这种丝毫没有礼节的招呼。在这种高档小区,小孩学着大人的样子,在年级轻轻的时候就打扮的跟个社会成功人士似的,扎着小领结,穿着小皮鞋,自小学着各类社交礼仪,以免长大后在交际上吃亏。小男孩有些尴尬地低头拍了拍衣角的褶皱,抬头又是一张笑脸,就是他家庭教师所教育过的那种,与陌生人之间的,和善的微笑:“你好,我是叶秋,这是我哥哥叶修。听说你今天搬来,估计你家里也不太方便,不如晚上来我家吃顿便饭,顺便认识一下?”


 


那个叫叶修的男孩显然不乐意讲这些调调,听完弟弟的发言也只是朝他笑笑,那半边挑高的眉毛并没有放下来,像是等着他做决定一般,嘴角的弧度倒是不如他弟弟的标准,却真真切切让周泽楷感受到了和善。


 


“周泽楷。”


 


长相精致的男孩子抿了抿嘴唇,像是经过一丝挣扎后吐出的语句。比起叶秋的自我介绍简直是简约到不能再简约。他明显感受到对方传来的尴尬与不快的感情,但是他不知怎么的,对上那双带有笑意的眼睛,不由得也跟着弯了眉眼。


 


“小周从小就长得很好看,一笑还会露出酒窝,是个人都抵抗不住这种美颜攻击啊!”后来叶修如是对他解释。


 


而此时两人并没有那么熟,或者说,根本就是刚刚认识,叶修只是觉得这个小男孩长得好看,周泽楷则是看进了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睛,睫毛下像是藏着些星星的碎片般明亮。


 


那就是两人的初次相见了,像是很突然,又像是特意安排过的,叶秋像是一个个故事的见证者,他只是路过了一个温和而柔软的下午,他有些刻意的礼貌与生硬的社交礼仪就像这个小区一般透露出灰色的阴暗,而两人的笑容像是有色彩般的将这幅黑白油画变成了五彩缤纷的世界。


 


 


 


*01  两人的相遇那么平常,又那么不平常


 


 周泽楷就是在小学3年级跟随着父母搬进的小区。那时他还不懂什么是死亡,不懂继承权与继承人之间的事情,他只知道自己的某个远方表姐因车祸去世,因而父母突然得到了一大笔钱,得以从原来的地方搬至这个小区,自己也因此离开了原本划区进入的小学,转学进入了某个以培养精英人才为名的贵族学校中学习。


 


 那天他们才安顿好没多久,父母就因为各类事项离家而去,留下周泽楷一人呆在偌大的家里。


 


 厨房的桌上放着一个塑料袋,袋子里装着便利店卖的火热的猪排饭,袋子边上是一张手写的纸条,他母亲让他将快餐放进微波炉里热一热,希望没有家人的陪伴他的晚饭也是很愉快的度过,显然,母亲知道先前学校里小孩之间到底在攀比些什么。母亲是个很聪明也很美丽的人,他想,盯着纸条上的笑脸看了一会,把纸条放进口袋里,听到了并不熟悉的门铃声。


他反应了许久,才明白这是他自己家里的门铃。


 


 当然,他斟酌过一段时间,结果是在叶家度过了愉快的晚餐时间。叶妈妈做的晚餐非常美味,米饭煮的软硬恰当,翠绿的青菜,炸的酥脆的猪排,炖了少有小半天的鸡汤飘着亮油,里头藏着的香菇被某个挑食的人悄悄挑出来丢进弟弟的碗里。


 


 “妈,哥又挑食!”叶秋在家里自然不比在外面那么克制自己内心的不满,反正是能告状就告状了:“他又把香菇挑我碗里了!”作为双胞胎,两人喜好其实也差不太多,叶修不喜欢的叶秋也不尽喜欢的起来,他把碗里的香菇全都挑进叶修的碗里,捂住自己的碗口,有些生气地瞪了自己哥哥一眼,扒完了碗里的剩饭。


 


 周泽楷有些羡慕,他是独生,家里虽然对他非常宠爱,不过他从未感受过这种有兄弟的感觉,在父母不在的时候,不会寂寞的呆在空落落的房间里,对着塑料袋里的猪排饭发呆。


 


当然,饭后看着两兄弟猜拳决定谁去刷碗也是非常有意思的。叶修闭着眼睛跟弟弟猜拳,“行了,你去洗吧!”看来这根本没有猜输赢的必要,哥哥从来不让弟弟的样子嘛……周泽楷不禁笑了出来。叶母见这小孩笑了,也跟着笑了出来,端出下午做好的些许小点心,再招待这个精致的小孩儿吃一点。


 


晚饭过后是叶修把周泽楷送回家的。一个小区,就算是邻居也是隔得有些远,天黑了一个小孩子还是不太安全。叶母如此解释道,叶秋刷碗,你去送人吧。叶修仿佛也是赞同这种看似公平的安排,套上外套穿上球鞋,看着精致的小孩儿不熟练地套着定做的皮鞋,拉开了房门。


 


初春的夜晚还是有些冷凉,走在刻意铺放的石板路上,人造湖边吹来阵阵凉风,叶修看看这个寡言的小孩,也不说话,只是把自己的围巾一股脑围在小家伙的脖子上,然后他的指尖触碰到了小孩被风吹凉的脸。路灯很亮,惨白的灯光照着石板路,照在两个小人的脸上,照进叶修的眼睛里,照进周泽楷的眼睛里,他只是觉得,看着叶修对他绽出的笑脸,他内心有着一丝难以言说的雀跃。


 


 周泽楷转进新班级的过程非常顺畅,新学校的小孩都非常有礼貌,他们老早学会了不通过恶作剧欺负新人,加上周泽楷天生的精致的脸,即使有些寡言,但是对于女孩子们来说,却是非常好的未来丈夫的选择。而男生呢,良好的教育也改变不了争强好胜的心里,虽然不至于撕书丢书包,但不久后当老师要求上交小组作业而周泽楷并不知道需要组队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被男生们孤立了。


 


 “哟,小周,好久不见啊,今天晚上来我家吃饭吗?”叶修从门口路过,看见这小孩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低着头有些一抽一抽,有些担心地绕进教室,敲了敲这小孩的课桌。


 


 周泽楷抬头,眼角有些发红地看着才认识没多久的叶修,叶修对着他笑,伸手揉了揉他柔顺的头发,然后起身喊了他们班的班长:“方锐!你给我过来!”然后周泽楷就看见那个带头隐藏消息的男孩蔫坏蔫坏地冲他笑了笑,走了过来:“你好呀,我是你班长,有事找我就成!”


 


 叶修抬手就给了方锐一个爆栗,“这是我弟弟,你别带头欺负他!”叶秋站在叶修边上像是有些不满地撅了撅嘴,然后也冲着方锐点了点头。方锐一见这架势,也就捂着头嘿嘿笑了笑,伸手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权当道歉了。


 


课间过得太快,周泽楷自反应过来被欺负到欺负他的人跟他道歉,不过短短10分钟。叶修怎么会刚好从门口路过呢,他怎么认识方锐的?他怎么知道自己被欺负了?周泽楷想不明白,只能好好听课,放学后回家写完作业,失望的看着桌上那个装着不知哪个便利店里买来的便当,把母亲写的纸条收进口袋,整理好衣装去翘叶家的门。


 


饭桌上禁止发言,一切闲聊等到用完晚餐后,而即使是晚餐后,叶修也没有解释为什么他知道这件事,只是闭着眼睛赢过与叶秋的猜拳赶着弟弟去刷碗,穿起外套送周泽楷回家。


 


 


童年的时光总是愉快而短暂的。


 


直到上初中,周泽楷才知道,自己搬入这个小区并不是因为某日的撞大运般的继承遗产,而是因为父母离婚,父亲离家,母亲嫁入豪门,这个自己住了三四年的房子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彩礼。


 


于是他决定住进学校的宿舍,每周末回家。那也不算家了吧,父母总说忙,反应过来,已经是好几周不再见,倒是叶家的母亲待他温柔非常,老给他留些小糕点悄悄带进学校,让他尝到些家里的味道。


 


当然,给他带糕点的人选也是叶秋叶修猜拳决定的,所以这许多年,都是叶修悄悄地将小糕点,或是两块蜂蜜蛋糕,或是新烤出来的曲奇饼干,塞进自己的背包里,躲过宿舍大妈的眼睛,送到他寝室,然后分一杯羹。这时周泽楷只是坐在书桌边浅浅地笑着看他吃,或者是给他倒一杯温牛奶,或者是递给他一张纸巾。


 


 他认为这种生活可以持续到高中毕业,他就可以与叶修叶秋考同一所大学,然后,或许很久的以后,他们能很愉快的生活在一起,直到那日是叶秋悄悄送进来一包核桃酥,告诉他,叶修离家出走了。


 


 周泽楷不是很清楚这是一种什么心情,他只知道左胸口有些闷胀,觉得喉咙口有一丝惯性力量坠拉着他的神经往脊椎沉没,他理解叶修离开这个地方的想法,他明白的,那样明亮而坚韧的眼神不属于这个灰暗而冷漠的世界,那个人应该是属于自由的。


 


 就算叶修离开了这个地方,叶秋还是遵循着这个世界的步伐,安分的上学,照样带着些别扭地邀请周泽楷到家里共进晚餐,然而,经商为重的叶家出来的叶秋,竟然在填报大学志愿的时候,第一到最后的志愿清一色填了临床医学,叶父叶母并不支持,但也没有反对,只是看着那个自己的小儿子坚定的眼神,深深地叹气,随他去了。周泽楷有些不明所以,只是因为叶秋的影响,也跟着选择了医学院,专业也选择了相同的方向。他有些不太好的预感,但又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起,只是心底有些隐隐的发疼,每天都像在给自己做着心理准备,每天都觉得自己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连着好几个学期叶秋都跟着一位教授做最新的血癌相关的治疗方案实验,周泽楷经常在实验楼底下看到他,叶秋不再是小时候那个有些生硬的小破孩,他对陌生人照样是那种温柔而和煦的笑容,即使是劳累过后也是站得笔挺的身板,就连搭着白大褂的肘弯都是优雅的弧度。经历这么多年的洗礼,周泽楷不再是那个跟在两个小哥哥身后的精致的瓷娃娃了,他长高了,白大褂的长摆被风吹起,双腿笔直而修长,脸一如小时的精致,变得更为英挺帅气,虽还有些腼腆,但是不再如小时那么寡言,他乐于与导师聊天探讨相关的问题,更能在课余时间回去叶家陪陪叶修的妈妈,叶秋太过忙碌,更多的时候是周泽楷与叶妈妈坐在客厅的沙发里,茶几上放着盛着小饼干的餐盘,聊聊近况,聊聊学校,聊聊高中生活,聊聊刚搬来那阵子,每天蹭饭的日子。


 


“如果叶修也在就好了。”叶母这么对他说,脸上带着些浅浅的微笑,周泽楷看不进她的眼睛,但是他本能地感受到她自内而外的一种情感,或许他想称之为悲伤的情感。


 


“妈,一会去看看哥吗?”叶秋急急地推开家门,并没有注意到玄关摆放整齐的那双皮鞋,看见坐在客厅沙发里的周泽楷,才知道事情有些不受控制了。


 


“……叶修?”周泽楷呆呆地站起来,就这么直直地看进叶秋有些惊慌的眼里。


 


 


-tbc-




本人不接受任何撕逼!看不惯就别看真的!不就点个叉要多大事!


希望各位小天使能催催我!拖延症晚期要不得……



评论(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