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舟梓

破写文的

土豪的战争(双总裁PARO/楼叶/平叶)

*一发完结

*谁的点文来着……点土豪叶的……

*有生之年系列xxx

*给你们看我的欠债还钱xxx

*甜腻腻的蛀牙x

 

 

 

土豪的战争(双总裁PARO/楼叶/平叶)

 

 

[今晚叶氏有一个party,在云天楼办的,像是给他们家小少爷过生日,总裁您的意思是?]

 

“之前是怎么说的?”

 

[有一个部长会议,在晚上七点三十。]

 

“提前吧,麻烦你去通知了。”揉了揉发酸的额角,办公室里的那位大佬又提着钢笔批阅文件,额度是多少个零这种事大约不是老百姓能想象得到的,所以这一位算是少见的开了小差。

 

好在高性能的钢笔墨汁并不会顺着笔尖滴得到处都是,鼻尖架着的眼镜片上也模糊的看不清什么东西。他叹了口气,拨通了助理的内线。

 

[您还有什么吩咐?]

 

“生日礼物不要你准备了,我自己去弄。”他皱眉,想起那小崽子已经不喜欢那些软得要死的玩偶。想了想另一个乖巧的样子,又添了一句:“就准备一份吧,另一份我自己去弄。”

 

[呃?……好的,是直接随大流送去还是先送到您这儿?]

 

“四点半左右拿来吧。”说完挂了电话又拿起在一旁震得开怀的手机:“孙大总裁什么事啊?”

 

每年到这个时间总是忙成一锅粥,那对小家伙,除却一个乖得无可挑剔的,另一个真是毒嘴贱舌嘲讽脸,但又莫名其妙惹人疼。

 

[你这是欠。]大总裁说话不带落套的。反正两个人熟的能同穿一条……不,裤子还是不能跟这个家伙穿一条的,总之他们太熟,也都心里明白对方心底到底打着什么小九九,口无遮拦,也还好都在分寸之中。

 

“你就不了?我说,你这还越洋呢吧?赶得回来吗?”

 

电话那头人猛地噤了声,过了一会儿才开口。

 

[今年去不了了,你替我祝他……他们生日快乐啊。]

 

……怎么一个两个都喜欢这么乱挂电话,他愤愤的想。完全忘了几分钟前他的小助理的感受。

 

至于下午会开到一半时小助理抱着一只巨大的狗熊——上面还帮着精美的礼结的那种——敲开办公室的门,那些部长总算是忍不住笑出来。

 

“我说你送这个给小叶收到的嘲讽值会破万的。”钟叶离看着这个巨大的玩偶,好心凑过去在这个合伙人身边讲了一句。

 

于是再怎么也得先把会开完,开完会后这只熊怎么处理自然是老早就定好的。楼冠宁看了看表,时间在六点四十分,大约是还来得及回去先洗个澡换套衣服的时间。当然,是自己开车回去。

 

当新款奔驰卧车在街上华丽地打了个漂移后,坐在驾座上的某人这才心情好了些,右侧超了两辆车后,他总算是到家,飞快地冲进浴室洗完澡换上早准备好的西装,拉开卧房床柜的小抽屉拿了包装干净却大气沉稳的礼盒放进口袋里,又出了门。

 

B市的交通自然不是尔等鼠辈可以理解的,再怎么好的车,要堵也是随着小贩的卖菜卡车一块堵着的。楼冠宁也懂得这点,开了音响听着莫名的轻音乐,心总算是软下了不少。

 

就算再怎么心软,他赶到时宴会也早就开始了。两兄弟借着不胜酒力的理由是滴酒没沾,然而室内呆的太久,脸上也因为缺氧泛了红晕。心底了然,去了顶楼的阳台,在把那只巨大的熊送给叶秋之后。

 

小家伙如今也长成了翩翩君子,一米七几的个头抱着这只一米五的熊呆愣在那里也确实好玩得紧。小寿星收了礼物,表明了自己的……感、谢、之、情后,一脸不开心地告诉这个人:“叶修离家出走了。”

 

其他人大概是当笑话听的,他却明白这可能是真的,那人心里想的,自个儿是一回都没法明白的。

 

手机恰恰是此刻响的。

 

越洋电话。

 

[哟,在哪呢?]

 

他又看了看电话号码,才回了那家伙的话:“在云天楼呢,小寿星。”

 

那头已经笑得开怀,大约是孙总裁又准备了什么让这家伙心满意足的礼物。[老孙在教我打枪呢,在射场里。]

 

又听见两声枪响,他完全想象得到那人嘴角勾起的弧度。

 

“叶修,生日快乐。”他走上天台的栏杆边,心底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小楼啊,]电话那边又是几下枪响,听人的语气大约成绩一直挺好。[你改天能打得跟大孙一样准了,我就告诉你我在哪儿。]

 

之后似乎是几句叫喊,听得不太清楚,但是手机被还给了刚刚还在打枪的人。

 

“我说孙大大你太不厚道了。”把玩着口袋里的小礼盒,他笑着说,开启免提顺便地找到了定位系统。

 

[这次真是巧合,刚在PUB遇到的,叶修被灌了两杯。]笑,再让你笑。

 

美国,加州。他挑眉,原来是跑到太平洋对面玩捉迷藏了,怪不得国内掀成这样都翻不出来。孙哲平那家伙运气真他*的好。

 

“艳福啊。”他嘲笑了两句,晚上九点五十,美国时间,早上九点五十,阳光晴好。听着语气大约是刚醒就被拎出来户外运动了。

 

[没两句就倒你怀里,你试试?]孙哲平也是一脸无奈,这样也能被后辈灌了酒,大概叶家两兄弟这个短板要圈内皆知了。不远处那小家伙已经长的挺高,细细长长的跟个小麻杆似的。双手还是该死的好看,唇角的弧度闭上眼他都能勾画出来。只需一眼就可以从窗外,在茫茫人海中,把这个人认出来。

 

“我也想试试啊。”他靠着天台的栏杆,冲远处刺眼的灯光打了招呼,挂掉了电话。

 

美国加州机场。

 

“真的不用我陪你回去?”少年嘴里叼着烟,看着男人领了登机牌。

 

“你陪我回国你还出得来?”男人把登机牌放进随身的拉杆箱,把少年嘴上叼着的烟夺过来一吸到底,好笑的吐槽。

 

“我说大孙,你这就不厚道了,加州买烟我很难买的……”话还未说完,少年的唇舌已经被男人牢牢控制,在他十八周岁生日的这天,才体会到什么叫法式深吻。

 

烟味太呛,或许是唇舌太柔软,少年被刺激得咳个不停。

 

“你就是怕看见他而已。”男人抽走少年口袋里的登机牌,顺手撕成了两片废纸。“人家现在还在靶场等你呢。”说着车钥匙滑进少年外套口袋。

 

你别后悔。他这么想着,转身拖着行李箱进了安检,再没回头。

 

叶修看着车钥匙,终是抛接了几下,笑了出来。

 

“哥可没驾照,不过,这车他们估计也不会拦。”

 

路虎越野,即使到了国外也不是大众消费品。宽广的视野,轻踩就加速飞快的高性能油门,比国内那些水货好太多。高速路上一路无阻,重剑停下加了一回油,花的也是车里随性放的几百美金。

 

好车给人的感觉大概就是,你油门还没踩到顶,目的地已经到了。

 

空荡荡的靶场,他坐在车里发了会呆,又烦躁地开了沿河,好在还有一根烟。

 

大太阳下坐久再怎么都得化,更何况铁皮还附带保温功能。叶修打开空调,从后座上翻了包纸巾出来,擦了擦汗。

 

楼冠宁也终于在下午赶到了,快接近日落到山底的那种下午。

 

叶修就这样窝在车里看着那个身上还穿着西装打着自己送的领带的家伙身形不稳地从还未停稳的直升机上跳下来,飞奔到自己车门前,他好笑的开了门锁,看着楼总裁单膝下跪,给了他一个盒子。

 

“小楼,求婚呐?”电视剧都不这么演了啊。

 

“……你就可劲儿嘲笑我吧。”楼冠宁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灰,把盒子打开,递给他看。

 

ZIPPO,火机。

 

“你总算到了可以抽烟的年龄了。”楼冠宁笑着,把银白色的打火机放进叶修漂亮的不可思议的手里,沉甸甸的,金属感很强,凉进心里。“生日快乐。”

 

希望还来得及。然而再怎么算,时间都已经过去太久太久,那家伙早过了生日那天。然而太久不见这嘲讽笑容的杀伤力,他竟觉得少了些什么。

 

“那小楼,谢谢了啊。”修长而指骨分明的手把玩着金属块,流畅干净的线条,并无过多的装饰纹路,果然深得他意。

 

“怎么谢?”楼冠宁温和地笑着:“嫁给我吗?”

 

-END-

 

小楼跟孙大大被我莫名地设定成比叶修大了那么20来岁,看着小家伙一点点长大什么的不能更萌xxx

 

依旧是流水账文笔。但好歹这次又是一发完结

 

一直不知道怎么写上流社会,不知道土豪的战争怎么写,之前点文的那个GN好像也退圈了……不过既然写了那么久我就把他放上来。

 

其实我没觉得老孙多有钱xxx

 

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