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舟梓

佛系写手,爱的战士,圈地自萌

【周叶】他不是你

*疯狂架空,年龄操作,私自设定,应有尽有

*汤底all叶,主线周叶

*拒绝tag撕逼,撕cp右拐上天

*百日all叶活动

DAY 51



这个中国南部的小城市,物价房价低廉,气候温和,工作也不算难找,实在是个适宜居住的地方。

一个精致漂亮的小男孩傻愣愣站在这个城市街口,春风轻轻地吹过他的发顶,像是温柔地拍着他的头。周围人群熙熙攘攘,倒显得这个地方冷漠极了。

“小朋友,你怎么了?”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在他面前停下脚步,语气温和,更像是关心。

“十岁了。”他开口道,出乎男人意料地反驳道。

“那也是小朋友,”他声音沙哑,呵呵地笑了:“跟家里人走散了?”

“不是。”

“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男人仿佛对他异常地有耐心:“跟叔叔说说?”

“他们不要我了。”

“你叫什么名字?”那个人蹲下身,不像是多惊讶地,对着他的眼睛,换了个话题。

“周泽楷。”

这三个字简直如同施舍,好不容易才从唇齿间破出。

“那么,周泽楷,你愿意跟我走吗?”破天荒地,男人说完话后自己也讶异了一番,小孩对着他点头,让他不自觉想到很久之前也同样站在街角等待父母的那个男孩。

而那个时候的他却不如小周这么好看。

男人把孩子领回家,防盗门经钥匙打开后又是一扇刻画精美的木门,上面许许多多字样是周泽楷不曾见过的,但他可以肯定这价值不菲。

他把手搭在门把上,只听到清脆的开锁声响,门从中缝往里打开了。

“我叫叶修,你直接称呼我名字就好,这儿是我家。”男人,不,叶修这么对他说道:“如你所见,我的身份有些特殊,希望你能保住这个秘密。”

“……如果不呢?”小男孩意外地有些调皮。

“那我只好在你身上加语言禁制了?”

“你是什么人?”

“我不是什么人,我是血族。”

“……吸血鬼?”

通常,人们都把以血为食,惧怕阳光的那种黑暗种族称之为吸血鬼,但是人们所不知道的是,真正的纯种吸血鬼并不惧怕阳光,他们虽然以血为食,却进食异常精少,半杯纯净的血液能足够他们生活数百年的能量。

“小孩,说话不能这么难听,我是纯血统。”男人虽然这么说着,脸上却是毫不在意的温和笑容,白皙漂亮的手指点在他的额前,划过一道金色的亮光。

“刚才给你加了一点禁制,不过你放心,这里没什么规矩,而且我能教你读书写字,等你能自理了,再让你一个人出去。”

“嗯。”这没有什么奇怪的,相比起孤儿院来说,叶修对他说的话简直如同天籁,不需要跟很多人挤一个房间,不需要每天早起早睡,没有什么老师逼着他上学念书,逼着他做手工活赚钱。

“晚上睡这个房间,床需要你自己铺,会做吗?”他给小孩打开一个房门,出乎周泽楷意料的,这个房间不如其他地方一般森冷,而是有一扇很大的向阳窗户,窗帘是明亮的金黄色,一张小木床靠着窗户放着,空气中飘散着浮灰,是很久没有人来到这里的证明。

“会。”周泽楷点点头,这个房间与他先前那个相比,倒是那个房间更像是吸血鬼居住的地方。

“那么,这儿就是你的家了,小周。”男人对着他笑笑,漂亮的手胡乱拨弄他的头发,唇角勾着温柔:“欢迎回家。”

他就这么被那个男人捡回家。

叶修平时意外地空闲,每天白天就是带着他在家中四处转悠,这个外表看起来像是个三室一厅的小公寓,内里却比他曾经待过的孤儿院还要大。叶修也不觉得他需要什么特殊的教导,若是天气好,便带他在阳台上四处走走,认认养着的许多花鸟鱼虫,若是天气不算太好,便是在屋子里读书写字,或者教着画画下棋。

那个男人什么都会,所以也什么都愿意告诉周泽楷一点,比如今天他才讲到五代十国,隔了一个晚上,又提起什么文艺复兴的画派来,周泽楷也是听话,比起先前略带着小孩心性的他,被叶修捡回来后倒是变得乖巧至极,教他什么就学什么,聪明也是聪明的,没见得什么东西学不会。

哦,抽烟就不会。

也是了,叶修就算再怎么无视大自然生老病死的规则,也是明白入乡随俗,在哪个地方就遵哪儿的法,未成年不抽烟就是不能教的,不仅不能教,在周泽楷成年之前那几年,他都不再点过打火机。

另外周末与新月的晚上,会有朋友来拜访,叶修就向周泽楷介绍。

“这是苏沐橙,算是我的妹妹,辈分太大叫起来又麻烦,随我喊沐橙也行。”

漂亮的女孩比周泽楷看起来大不了几岁,实际年龄却是他的百来倍:“叶修,你怎么捡了这么个洋娃娃回来?”

“顺其自然的吧……”叶修呵呵笑了笑,起身给他泡了杯热可可:“喏,早些喝了上床睡觉去。”

小孩先前也没喝过这玩意,叶修都是给他热一杯牛奶完事。他端着马克杯傻乎乎杵在那:“……嗯。”

“哎,哪有你这么早就让人家小孩上床睡觉的?这儿这么大也没个电视电脑的,小家伙平时都干些什么呀……”苏沐橙皱起眉头,看着才黑的天,颇有埋怨。又仔细一看,小孩身上穿的,不就是叶修小时候那些件衣服?

少女无奈:“你就这么让他穿你小时候的衣服呀,都放了多少年了!”

“怎么了,不合适?”

复杂的刺绣花纹,连带着修身的长筒靴,衣服是好看的衣服,小孩是精致的小孩,但是……苏沐橙说道:“大清都亡啦,还给他穿那十七八世纪欧洲小礼服呐?”

“好看啊!”男人一脸正经:“先前你穿那些个公主裙不也高兴的吗?”

“……”少女明艳的脸上擦过一丝红霜:“那,那时我才五六岁嘛,小周都十岁了!”

“怎么的?睡不着觉就回来坐着,杵门口吹风干什么,又不是虐待你。”叶修见周泽楷抱着马克杯不做声响,有些好笑,也不管苏沐橙对他说着什么埋怨话,先把小孩拉到身边坐着:“我小时候也穿这个,没必要觉得不好意思,”他说,像是回想起什么古早之前的事情:“那个时候哪来的电视游戏机,唯一的乐趣就是贵族之间互相吹牛聊天,可没意思的紧。”

“没有。”小孩声音有些沉闷,若不是叶修听力好,就要听漏了:“什么没有?”

“……不会没有意思。”周泽楷抬起头,漂亮的眼睛盯着叶修的,过了许久,叶修先避开了他的眼神。

“那什么,”他有些不好意思,干笑了两声:“聊这么久天,也该去睡了。”

“嗯。”小朋友放下马克杯,里面的可可少了一半,剩下的液体留在马克杯里,回荡着醇厚的亮光。

苏沐橙盯着周泽楷消失在转角的背影,叹了口气:“他让我想起了那个人。”

叶修端起那个放在茶几上的马克杯,看着剩了不少的可可,最终闭上眼,回答。

“嗯,我也是。”

 

都说小孩子长大就在一瞬之间,对叶修这个活了不知道几千年的家伙来说,更是眨眼一般的时间。

“小周,”他喊住那个在阳台上浇花的孩子,八年过去,当初那个精致如洋娃娃一般的孩子长成了美丽而英俊的少年:“你明天就要生日了,十八岁的生日。”

“怎么?”少年停下浇花的手,转头看向那个男人。八年,他从刚及桌角的小豆丁长到这么高,从幼稚的脸变到成熟,而叶修依然是那副模样,如同八年前把他从街角捡回家那般,没有变过。

“有没有什么想要的生日礼物?”男人对着他,温和地问道:“或者我带你出去走走?”

“去哪?”

他这么多年并不是被关在家里,叶修对他实在是好得不像话,先前定下的那些个规矩也没什么,自从他问起欧洲是什么样的,叶修便在第二天带他上了去欧洲的飞机,自此之后,凡周泽楷问过的地方,男人必定带着他去当地看过,他这么对他说,只有亲眼见了的,才是真的答案。

而叶修问他要不要出去走走,他对目的地也抱着不少好奇。

“去你原来的家。”

叶修就是这样,每一次都能给他惊喜。但这次,周泽楷拒绝了:“不。”

“那你说,想去哪?”

“你家。”少年明亮透彻的眼睛看着他,神情坚定。

“这就是我家。”

“……你家人呢?”

“如你所见,他们都不在了。”叶修回答,远在首都的叶秋忽地打了个喷嚏。

“我没有什么想要的。”少年说道,他知道,自己内心深处确实有一个愿望,但这不能说出口,他很明白,一旦说出口,就再也没有反悔的机会了。

“小周,我们跟人类不一样,”男人看穿了他的心思,解释道:“人类死亡之后,会留下尸体,魂魄会又一次转世重生,这是人类拥有着的永恒。”

“但血族不同,我们一旦死亡,那就是永远的消失,只有生活在世界上的我们,才是永恒的,不在了的人,就再也不会存在了。”

“我作为纯血,有很多无所畏惧的事物,圣水也好,十字架也好,银子弹也好,阳光也好,都无法彻底将我抹杀。”

“但你不同。”

叶修扶着他的肩膀,眼里是那层不变的笑意与温柔:“如果你变成与我一般的生物,你将再也见不到阳光,再也没有办法变回人类。即便拥有了长久的生命,也不是永远,你将会惧怕一切光明,变成嗜血的种族。”

“小周,把那个想法丢掉,快乐的活着,好吗?”

“作为人类、好吗?”

周泽楷定定地站着,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透露出的这种想法,也不知道叶修是怎么知道的,他只想从这个男人身边逃开,又想永远永远这么待在他身边陪伴着他。大脑太过混沌,以致于少年的眼睛酸涩地开始流汗,景色模糊,唯有那双藕荷色的唇瓣开合,说的全是他难以接受的话。

为什么不堵上呢?他反应回来,已经是紧搂着他的腰,叶修冷凉柔软的唇舌被他侵略城池,原来血族的体温这么低,这么冷。

少年闭上眼,在叶修发怒前放开了他:“抱歉。”

略去心脏内强烈的疼痛,若是不想让他陪伴,那又为何在一开始将他带回家中呢。八年前那个叶修,就应该不管街角那个傻到连求助都不会的周泽楷,放他自生自灭。若仅仅是好心,又为什么对他这么耐心,对他这么温柔,对他这么好呢。

叶修没法生气,他只是又觉得自己在这少年的心上划了狠狠一道,伤的他鲜血淋漓。

“小周,”他上前拥抱住他,少年温热的体温与他不同,一眨眼,那个小孩已经长得比他还高:“我没有拒绝你的意思,我只是不想你后悔。”

少年在他怀里闷闷道:“有人后悔了?”

“……你果然很聪明。”

叶修感叹道,把少年带回房内,率先坐在柔软的海绵垫上,又拍拍一旁的空位,让小少年也随着他一同坐下。

是要讲故事了。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跟周泽楷一样,在早些年的时候,叶修也捡过另一个小少年。

那个时候的杭州不叫杭州,叫临安。那时的叶修留着一头长发,如瀑黑发轻轻挽起,不像俗人,倒是身上带着仙骨。叶修并不是多爱打扮的人,他穿着白蟒长袍,路过街头,捡着一个叽叽喳喳的小叫花子回家。

小叫花子也是个刚过总角的小孩,眼睛乌溜溜地盯着他看了许久,叶修翻边衣兜也翻不出半个铜钱板子来,便把小家伙拎回家,给他下了碗青菜肉丝面。

这才把他的名字从嘴里问出来,据说是从大户人家走丢了被拐到临安来的小公子,还有个羊脂玉挂在身上当信物,他说自己叫黄少天。

叶修托人打听过,京城是有户人家姓黄,也确是丢了个小孩儿,但根据那人说,这家人已经找着了那个丢掉的小孩,还顺带地带着那块玉一起找回家的。

“若是假的呢?”他曾这么问那个人。

“老爷子肯定知道是假的,但那小妾生的儿,找回去与不找回去也差不了多少,你不如积点德,就不要告诉他了。”那人这么说道,却是没注意悄悄溜进门缝的黄少天。

“告诉什么?”清脆童声打断两人对话,黑曜石般的眼珠子直直盯着叶修:“找到我爹娘了吗?”

“少天,你别激动,”叶修沉下心,还是这么跟他说:“你家里说找到你了。”

“可是,我在这儿啊?”小孩心里突突两声,强颜欢笑,装着不懂。

“他们找了个其他的人,不要你了。”叶修说道,他观察着小孩那张低下头看不清表情的脸,有些愧疚:“抱歉,我还是想跟你说实话。”

“……不要我了?”黄少天抬头看着他,晶亮亮的水花在眼眶里打着转,硬是忍着没落出来:“那我,怎么办?”

“我会照顾你的。”叶修拍拍他的肩膀,将小孩搂进怀中:“想哭就哭吧。”

“我才不会哭!”那个叽叽喳喳的小孩耸着肩,在叶修怀里抽噎着,他没过多久,就感受到胸口一片湿。

再后来,就是把这个小孩带回家。

那个时候也没这么多有趣的东西玩,叶修能教他的,也就无非是琴棋书画,再耍枪舞剑的。可日子一天天过去,该面对的总是要去面对。

黄少天个子越窜越高,叶修却仍旧一副懒懒散散的模样,那头黑发一如初见,容貌不改当年。“叶修,你是修仙的吗?”

“不是哦。”他说,随即告诉了那个已有他肩膀高的少年。

“那你,有很长很长的寿命?”

“是啊。”

“那不就是修仙了么?”

“这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叶修,你说修仙如同修行,你这活在世上这么久这么久,也必定修行了很久很久,那些你使得出别人使不出的法术,不就是仙者可为吗?我就不明白了,你这怎的不能叫修仙呢?”

“这与根骨有关,若要这么说,那只有我修得,你修不得。”

“你也有方法让我能修得的,对吧!”少年挽了个漂亮的剑花,冲着他笑嘻嘻地说道:“既然修仙有根骨一说,那你定是天定之资,而我嘛,经你提点,虽然没有你那么长久寿命,但也必定能修行长年,我说的肯定没错!”

“没错是没错,但是少天,你要想好了才行。”叶修看着他的笑脸,无端生出两分心痛:“一旦踏进这个世界,再也见不得光。”

“可是你在啊!”小少年冲着他露出笑脸,把叶修心底最后那丝坚持给吹散了。

“……有点疼,你忍一忍。”他不再坚持,说罢便扯开少年的领口,咬破他的喉管,又将手腕上的皮咬开,凑近少年颤抖无色的唇:“喝一口。”

“……腥。”

小少年皱着眉,咽下来自最纯净血统的血液,体内仿佛所有的器官都开始打架,疼痛使他昏迷又苏醒,来回挣扎许久,回过神来,屋外阳光刺眼,里衣全被汗水浸透了。

“生日快乐,少天。”

窗户被那人关上,黄少天才看见他那双比鲜血还要猩红的眼睛,漂亮地如同红宝石一般。

“你可以称我为父亲。”

“……老、老叶?”

“这么叫我也可以,接下来,你要学习如何去度过这漫长的时间了。”

时间是一把残忍的刀,它不断切割下人的情感,把黄少天那一腔热血一点一点消磨干净,又将他的爱不断剥离,最后对光明的渴望越来越强烈,成为他唯一生活的愿景。

“今天又是天晴了吗?”他这么问道,叶修点点头,将装着的厚厚帘布拉上。黄少天成为血族的时间太过短暂,短暂到他还不能直接面对太阳,而以他的体制,恐怕在这么短短几十年里也没法成年。

“老叶,我……”他少有地停顿了,比起十几年前那副欢快地叽叽喳喳说话的他,现在的黄少天并不太喜爱在这样的环境里说话。

即便叶修能将屋子里点起蜡烛,但是那微小而冷凉的火光,只是让他觉得更冷,刺骨的寒意从脚底升起,自从他变成现在这幅模样,便再也不能获得温暖了。

“我想尝尝西街那儿的糕点,听沐橙姐说新出了一种,能买些来吗?”他终究是下定了决心,又笑着对他说道。

叶修见他那张笑脸,心脏又揪了起来。他一向预感很准确,但难得少天问他要东西,与他说好何时回来,便准备离开。

他也知道,这一去,就再也见不到黄少天了。

 

“后来呢?”周泽楷问道。

“我回去,窗帘全被拉开了。”叶修回答,唇角全是无奈的笑:“他原本可以活得快乐,是我的错。”

“不是。”不是你的错。

“所以小周,你一定要好好考虑这件事,好吗?”

“嗯。”他点点头。

“那么晚安,早点睡吧。”叶修站起身,揉揉他的头发,眼角带着笑意。

还没等离开,却被少年大力一拉,叶修扑进了他不算宽阔,但却着实结实的怀中。少年的声音有些沙哑,他一字一句说得清楚。

“我是说,我考虑过了,我不会后悔。”

“我方才跟你讲的那些还不够多吗?”叶修回抱着他,伸手轻轻拍打着他的背:“小周,你太年轻了,不明白时间的残忍,这件事讲给你听,是让你能再仔细想一想,我是不是真的值得你花那么大代价去陪伴呢?”

“他走了之后,你一直是一个人?”

“怎么会,有沐橙呢。”

“我会陪你。”

“小周,你……”

“我会一直一直陪你。”

“你做不到。”

“叶修,”周泽楷第一次这么叫他的名字:“我不是他,我也不会是他的。”

叶修沉默,他何尝不知道呢。

“我不懂什么喜欢,也不清楚什么是爱,你把我捡回来,说这里是我的家,那我永远都把这里当成家。”

“你说要我好好考虑,但是你在捡我回来之前,也就那么犹豫了一下。而这件事,我也确实犹豫了那么一下。”

“但是真的只是一下,因为我不想你一个人。”

“叶修,我不能让你一个人。”

少年说完这句话,凑上去轻轻吻住叶修的唇瓣,很冷,也很凉,让他心揪得发疼。他怎么能丢下他一个人?明明知道的,耐不住寂寞的一定不止那一个人,另一个人强颜欢笑的话,他怎么过得开心呢?

“答应我,好不好?”

他哀求道,双手附上叶修的手,指骨冰凉,不似活人的体温。就跟他的人一样,一直这么淡淡地活着,随手提拎起什么,就放在那儿任凭它自己生长着,只要活得开心就好,叶修一直这么对他说,那是他唯一的要求。

但是,叶修却没怎么真正从心底笑过,他明白的。自己的生命在这个人眼中宛若蜉蝣,不过是短短那么一瞥,他不介意,但是叶修,他能陪伴的仅仅是那么短短几十年,几十年过后,若是他离开了,叶修又谁来陪呢。

“……小周,”叶修闭上眼,有液滴自眼角滑落,滴在他的手背上,竟是刺骨的凉:“你不懂,你还小。”

“我不小了,叶修。”他将男人的衣衫渐次褪下,自眼角吻至唇瓣,又顺着喉结往下,浅吻着他的肩膀:“你一定明白爱,虽然我不懂,但你会教我的,对不对?”

“……”叶修任凭他动作,不带任何反抗地,却是毫无反应,周泽楷明白若是没有那声允许,他不能继续下去,所以,他不禁声音带颤地又一次央求道:“好不好?”

或许过了十来分钟的思考,叶修总算是抬头起来,眼里带着深深的笑:“好。”

 

(拉灯)





 

太阳渐渐从地平面升起,周泽楷打开窗帘,放温暖的阳光晒进屋子,他对着自己的恋人说道:“早安。”

“……早啊,小周。”男人翻了个身,白皙肩膀上的吻痕淡的看不清痕迹,周泽楷眼睛一暗,上前两步,被叶修抱住:“不给你的父亲一个早安吻吗?”

“如你所愿。”

两个交叠在一起的身影,与窗外叽叽喳喳的鸟叫声,这一定又是一个很美好的春天。

 

 

 

 

 

 

 

-end-

 



评论(17)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