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舟梓

佛系写手,爱的战士,圈地自萌

【all叶】机缘巧合 转

【all叶】机缘巧合

*疯狂架空,战力成谜,年龄操作,应有尽有

*基本是all叶,有黑陶轩成分

*拒绝因tag撕逼,撕cp右拐上天

*百日all叶活动

DAY 27



 

叶修等黄少天来到的次日便离开。

嘉世如他所料,放出了许多诸如叶秋叛门而出,带着嘉世的稀世兵器叛逃,长老陶轩与现掌门刘皓念在旧情,只是派人寻找数日未果,部分追兵被叶秋残忍杀害,人头还被割下挂在树杈上吹风晒日,如今只得悬赏他的头颅,而嘉世则将妖女苏沐橙关押在牢房内,引叶秋前往,才得一举歼除。

“嘉世表面功夫做得果然厉害,”一个声音轻轻赞叹道:“不知陶长老找我是为何事。”

“呵,你劝我放弃让孙翔赶去临安的计划,反倒派了叶秋旧日徒弟与陈夜辉,不就是料定了他这两日便赶回来吗?”

“是,我认为如果光有刘皓留守嘉世并不稳妥。”那人说道,抬手扶了扶鼻梁上下滑的镜架:“反之,若将邱非与陈夜辉调去临安,孙翔与刘皓留在嘉世,我去部署追兵的话,更为上策。”

“呵,如果此番计策能行自然最好,”陶轩笑着,眼神却冷凉如水:“若是不行,你肖时钦就等着被我追杀到天涯海角吧。”

“他一定会来的,一定。”那人如此肯定:“苏沐橙是你手中最后的牌,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能动她。”

“哦?我可未必怕了他叶秋。”

“传闻她还有一位血亲兄长,名为沐秋。”

“哈哈,神匠秋木苏啊?”陶轩走上前来拍拍他的背,哈哈大笑:“你恐怕不知道,当年他中的那个西域毒蛊,是我从苗疆特地花大价钱买来,一旦苏沐秋出现在我面前,他先前再怎么养好的伤,都能随时毒发,痛苦的生不如死。”

“您这是在威胁我,”肖时钦忽地笑了:“对吗?”

“我喜欢跟懂事的聪明人说话,”陶轩推门出去,外面天气很好,阳光明媚,正如他的心情一般:“而不懂事的,就交给其他懂事的聪明人。”

门吱呀被带上,肖时钦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原来不止是叶秋,苏沐秋也遭过陶轩毒手。只要不将苏沐秋杀死,并佐以万千强毒,再怎么高傲的人自然会乖乖俯首称臣。叶秋恐怕是查清楚这个消息才……不对,叶秋未必知晓此事。苏沐秋退隐时机并不巧合,只是先前那探子回报的能变换的伞令他好奇十分,说不定是因为叶秋偷了那伞……

这就更不可能了,叶秋何苦偷伞?这万一是苏沐秋赠与叶秋的神兵,而后先是被刘皓知晓,再添油加醋告知陶轩……刘皓再透露些许苏沐秋当年中毒与陶轩有关的消息,叶秋就算原本不想走,也不得不被逼着离开。花了大价钱买来的毒蛊,怎么可能用一次作罢,这回若不是用到叶秋身上,则必定会让苏沐橙那小姑娘痛不欲生。

“哎,真是收了个烂摊子……”衣不避寒,但这扬州初春的天气着实有些低冷,连带着叶秋未来的处境,都让他打自脚底的凉。

这头肖时钦才觉着倒春寒,另一头孙翔被命令着呆在院里不准出去,正大汗淋漓地练着他那把才得的却邪。

神兵与一般的兵器不同,不仅在锋利与耐久度上,还在与使用者的磨合。却邪没有看上去那么沉,而是有些许轻巧的,突刺连击的速度比孙翔先前用的那杆火龙更快,枪头是很朴素的锥尖,只有在阳光下仔细观察,才能见的这枪杆上雕刻着的火焰与龙头的暗纹。

“切,这么花里胡哨的东西,给谁看的。”他不屑:“还不如将这番心思更多地花在打磨上。”

话是这么说,但孙翔练了这么久,却是觉得这杆子越来越顺手,枪头的走势顺着心意到了哪便能到哪,武器就跟长到身上一般,成为自己的另一只手。

日上三更,他被陶轩的到来打断了。

“孙翔,叶秋来了。”

“懦夫。”他哼了一声,不知是在说谁。

或许是在嘲笑肖时钦,又或许是在暗骂叶秋,可能是说陶轩总是借别人的力却永远都不是他自己出马。

三个月前陶轩在一场比武大会上见到他,曾问过他有没有兴趣转至嘉世习武。那时的嘉世早已苟延残喘,要不是叶秋还在,老早掉出武林的门派排名。叶秋对他也仅仅是些许的兴趣,照他的话讲,就是自己已经有了徒弟,门生无需太多,一个就好。

那又如何?而今他在嘉世,拿着却邪,被称为一叶之秋,而他叶秋呢?叛逃而出,还带走了嘉世珍藏已久的神兵,今非昔比,风水轮流转。

叶秋站在那练武场上,肩上扛着的定是嘉世被偷走的神兵。

“叶秋,将偷走的神兵还回嘉世!你若有心悔改,嘉世会给你机会!”孙翔提着却邪,枪头直指叶秋,喊道:“赶紧投降吧!”

“哦?那你说说,这神兵叫什么名字?嘉世的神兵,你总晓得它的来历吧?”

“……这……”

“那你说说,这武器是何人所有,又是为何成为嘉世的神兵的?”

“……这……”

“名字不清楚,来历不明白,连所有者姓甚名谁都不知道,怎么能说是自己的东西呢?”叶秋呵呵笑了两声,倒是觉得这孩子有些傻的可爱:“这事还是陶轩告诉你的吧,他有没有说过,这却邪跟一叶之秋,原本是苏沐秋的东西,他私自挪用了?而这个,是苏沐秋打造赠与我的武器,与嘉世又有何干联?”

说到这里,叶秋叹了口气:“哎,怎么派了这么个倒霉孩子。”

“废话少说,看招!”

孙翔憋了许久,着实咽不下这口恶气,即便他明白,叶秋说的或许都是真的。怒气上头,手中长枪仿佛自有意识一般,朝着原主人捅去。

“哦?没想到你真的换下重剑改用枪了,使得不错!”叶修提起千机伞,只在伞柄底处拨弄两下,伞面伴随着咔咔声收缩贴近伞柄,竟是变成了战矛一般的模样:“不过嘛,还是差了点!”

在战场上差一点就是差了很多,孙翔即便拿着却邪,在叶修面前一样占不了什么便宜,不说便宜了,若不是他天生傲气,早该投降放弃对决:“还没完!”他反手使力用枪杆拨开劈上他背后后的利刃,武器相撞发出铮鸣响声。

“再来。”叶修沉气,短短数招,孙翔的能力突飞猛进,有隐隐压制之意。孙翔学得快,他叶修也不是靠着几招绝杀保命的人:“看清楚了!”千机往前轻顶,错着孙翔的身侧过去,孙翔方才觉得不对劲,这武器带着的气劲,在错身那瞬间转了方向,直朝他面门而来。

孙翔结结实实吃了一招,心底运气不顺,跳开后退两步,自心口涌上一股腥味,憋不住竟是呕红在地。

“龙抬头,果然是你,叶秋。”陶轩声音沉沉响起,孙翔忽地一僵。

“老陶,这事照你说的解决也行,但是,你必须给苏沐秋一个交代。”

叶修将千机插在地上,语气冰冷:“也就只有苏沐秋那傻子不知道你暗地里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孙翔插嘴。

“住口!”陶轩听了这话,神色虽无改变,却一股气劲自手掌内而出,顺着甩手方向,打了孙翔一个耳光:“这等事怎么能随便过问!”孙翔受了这掌掴,侧着脸看不清表情。

“孙翔不知道,刘皓总该知道吧?”

“呵,他不仅知道,唯一解答也在他手中,”陶轩冷笑:“苏沐橙的命跟苏沐秋的命如果你只能选一个,你会选谁?”

“如果说我两个人都要救呢?”

“那我只好很遗憾地通知你,这就是现实了。”看着叶秋难得温怒的表情,陶轩不禁发出令人战栗的狂笑:“在我将她关押之前,她就中了西域蛊毒,与苏沐秋同根同源,却子母相连,永世不得见面!”

“解药在刘皓手上?”

“我怎么会把这个消息告诉你呢?”陶轩笑着,脸上尽是阴狠神色:“我不仅想要他们的命,你的命,我也想要。”

“呵,那谁笑到最后,”叶修不再与他废话,而是重新拾起千机,伞尖直指陶轩:“咱们走着瞧。”

“孙翔,把他拿下,我要他眼睁睁看着苏沐橙死在他面前!”陶轩冷哼一声,拂袖而立:“你曾允诺的回报我,可该执行了。”

孙翔听了这话,却是哈哈大笑:“陶轩!当年叶秋与你一同建设嘉世,将一个无名门派拉扯至今,就算我书字不认,也明白兔死走狗烹这道理。你曾这么对叶秋,未来也会这么对我,我可没有傻到这番任你宰割的境界!”

陶轩眨了眨眼,手指收紧,掌心有血珠坠下,他面色不改,反倒仰头看着两个在他眼底的人:“任我宰割?孙翔,你无非就是恩将仇报,而谁在这场战中赢了,谁就有未来解释道义的权力,只要你们死了,未来谁对谁错,便是我说了算!”

他又笑道:“你莫不是以为我仅找了你这一人来对付叶秋吧?”

孙翔恨恨道:“我早该听无浪劝告,即便从轮回无名小卒做起,也比一开始就接受这所谓的一叶之秋之名要好!”

“江波涛找过你了?”叶修问:“他何时来的?”

“午前方走,”孙翔说,脸上仍是愤恨之意:“陶轩,江湖儿女快恨情仇,方才那一巴掌便全是我对你的报答,从此之后,江湖再见,便是路人!”

“孙翔,你?”叶修一惊,冲陶轩笑道:“孙翔此时反戈,于你无益,若是要对付他,不如全力对付我。”

“你放心,我会遵守之前的约定。”陶轩冷哼一声:“苏沐橙就在地牢之内,你要是能进得去找到她,尽管救她走。但这解药,你自己想办法找刘皓拿去吧!”

他转头又对孙翔说道:“孙翔,我且放你一条生路,今日过后,若是再见,一死方休!”

“哦?”孙翔学他冷笑,一个闪身到了陶轩身边,却邪顶着他的喉咙,说道:“你说,是谁放了谁生路?”

 

“叶秋还不进来,或许孙翔已经将他打败……”肖时钦等在地牢内,看着面前这位少女,心下有些不忍:“你不要挣扎了,我手中没有解药,强行解毒定会重伤。”

少女侧过脸并不愿意搭话,只是手心铁丝仍然努力转动着方向。

“这锁不是你能解开的,不然也不会随你作弄了。”肖时钦叹道:“陶轩并不是什么善易于之辈,我现在与其放了你走,不如让你留在这更加安全。”

“哦?他拿这毒威胁你了?”少女言辞泼辣地很,美眸轻转,肖时钦着实惊讶她的聪慧机敏:“我就知道,哥哥当年中的那毒定有他的手笔,也不枉我四处寻找名医下落了。”

“名医?”

“是啊,中草堂名医,以防风之称的前神医,方士谦,只要得他相助,兄长定能痊愈。若是你此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我走了,下回你受陶轩下毒,我也定能解你大劫,如何?”少女笑嘻嘻地与他客套,却被他人打断:“哦?肖时钦,你就是这么替陶长老做事的?”

“呵,原来是你。”苏沐橙冷下笑脸,说道:“当初无非叶秋不与你长老之位,看在你修行不够的能力上,让你去做了个堂主,原来这就是恩将仇报的意思。”

“你尽管挣扎,我不会给他机会来救你。”刘皓勾起唇角:“肖时钦,与我一同把她压到临安边城,这女人在此留不得。”

“这有违道义!”肖时钦反驳,但他已经接受了嘉世的助力,若是此时与他们抗争,雷霆便会遭殃:“你不能在叶秋眼皮子底下耍把戏。”

“没错,我不能。”刘皓哈哈大笑:“但你能。”

“刘皓,你尽管杀了我,等我大哥回来,他绝不会放过你!”苏沐橙银牙紧咬,手掌心铁丝被刘皓抽开,压制在地。

“我不杀你,你还有很多用。”刘皓紧扣着苏沐橙双臂,分出手点她穴道逼她入睡:“肖时钦,接下来此处就交给你了,只需拖延两炷香时间便可。”

“……”眼前是昔日好友被压迫景象,但他若不答应,族人更会遭受牵连,外面兵器铮鸣停下太久,不由得使人起了寒意。思索再三,无奈如何都不得周全,肖时钦下定决心,只说:“好。”

刘皓哈哈大笑扬长而去,留下肖时钦看着空落落的牢房沉沉叹了一口气。

悔不当初,即便知道嘉世浑水太深,他也愿意这么掺上一脚。只希望此战过后,他的名声能不牵连族人:“斗神与嘉世之间,这一战必定两败俱伤。而其他势力,也一定会开始各自的盘算……我欠叶秋太多,难以弥补,唯有未来助他逃离这场死劫。”

肖时钦不愿再去想其他,只身离开这块地方,刘皓让他拖延叶秋在此地半日,那仅靠他一人力量必定不成,必须依靠其他的机关巧作方能成功。

能给他布置的时间不多,不见陶轩点燃信火,但打斗声早已消去许久,此刻他不能往外露面,只得凭心猜测,到底是孙翔打赢了叶秋,还是陶轩孙翔均被叶秋所杀,又或者……陶轩先前如此威胁过他,即便有恩于孙翔,万一他也以其他方式相逼……孙翔那样的性子,若是反水也是情有可原。

陶轩恐怕凶多吉少,但他曾以毒相逼,贸然杀他,中奇毒可能性将会很大。叶秋不会杀他,孙翔未必。

肖时钦所料非差,孙翔确是长枪直捅向陶轩,陶轩拔剑回挡,却是被气劲弹开。

“孙翔,”陶轩凭并不强悍身手勉力支撑孙翔枪枪杀招,恨恨咬牙道:“你这么对我,有违道义。”长剑直刺向孙翔面门,被他不屑地格挡开。

“叶秋,你尽管进去,陶轩交与我对付!”孙翔强笑三声,却邪前捅,陶轩右肩见红。

陶轩本身并非使剑好手,见即将丧命枪下,却是一副送死模样,虚手握剑,竟被一枪挑飞:“孙翔,你……与我一同下地狱吧!”

孙翔不解,那方叶修忽地反应过来:“孙翔,让开!”他一个飞身推开孙翔,长伞不及撑开,却是用大半身挡住陶轩喷出的血液。

那与其说是血液,不如说是毒蛊,陶轩伤口喷出的是黑紫色的血,叶秋左半身被瞬间腐蚀见血:“果然如此。”

“叶秋?哈哈哈哈哈,也好,也好!”只见陶轩双手握住伞头,往胸口摁压:“我就让这嘉世随你陪葬,如何!”

叶修不及防备,尖刃没入血肉,发出一声闷声,陶轩口吐毒血,却是笑得更狂:“下次你再见苏家兄妹,定要受万虫钻心之苦痛,而我死了之后,蛊虫均数破体而出,到时候,你所有救兵,都将受毒蛊之痛,成为傀儡!”

“我不会让你死。”叶修呵呵一声,快手点住他周身大穴,止住他呕血,再将枪头拔出。却是又被溅了些许毒血在胸口,蚀开数个血口:“你永远也赢不了。”

“但是我也不会输。”陶轩冷冷说道,自舌底滚出一颗药丸,叶修赶不及将他封穴,被他咬碎吞入腹中:“我在十八层地狱等着你,叶秋。”

“那也不是现在!”孙翔扯开叶修,把他甩到身后,长枪戳开陶轩尸体,不少蠕虫从内里钻出,有不少开始孵化成虫,嗡嗡声令人脊背发凉:“这里我挡着,叶秋你只管去救苏沐橙!”

“当心!”叶秋点点头,甩去伞头沾染的几滴黑血,转身朝他轻笑:“别再叫我叶秋了,我如今名号君莫笑,本名是叶修。”

说罢,那个身影远去,孙翔转过身来,看着嗡嗡作响的蛊虫,脸上尽是凶狠神色:“都尽管上吧,邪魔歪道,不论千万,我挡得住!”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