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舟梓

佛系写手,爱的战士,圈地自萌

【all叶】机缘巧合 起

【all叶】机缘巧合

*疯狂架空,战力成谜,年龄操作,应有尽有

*基本是all叶,有黑陶轩成分

*拒绝因tag撕逼,撕cp右拐上天

*百日all叶活动

DAY 27



 

自那日一叶之秋名号转让与嘉世孙翔,叶秋本人便在武林中忽地销声匿迹了。嘉世虽门面上说着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实则暗地里派了好几派人马暗中寻杀叶秋,即便陶长老私下找了不少说书先生在那茶馆里说着嘉世重情重义的好话,其他修派依旧是得知现今状况,不说知情不报了,说不定还会藏起叶秋不予消息。

要说这江湖中的名号,原本是与原主人相依相存,可不知从何时起,这名号竟然是可以传承转让的,如同各路侠士手中的兵器一般。而名号原本来自他人赠言,极少数是自己报上,就如同绰号一般,可见就算是转让,也是必须有与原主相同的品格亦或是能力。

“嘉世孙翔?区区小辈,不足挂齿。”一位少年坐在窗台边,用手上细丝娟帕擦着手中神兵,手法轻巧娴熟,从外貌却看不出他佩剑多年。

“但若是佐以轮回一枪穿云周泽楷呢?”另一位正坐桌前,桌面铺着一张雪白宣纸,右手提笔,狼毫吸饱墨汁,却难以写下一字。面上带笑,心中盘算着利益得失:“嘉世穷途末路,顷刻将衰,而以轮回新起之派,怕是对孙翔志在必得了。”

“呵,我可不觉得这有什么让人值得高兴的,只是叶秋此次一去下落不明,阁主您又禁止我族明面上大肆寻找,只得悄悄派了那几个人去寻,这可得到何年何月?更何况,据小道消息,叶秋那日受嘉世围攻,背腹受敌,又结结实实吃了周泽楷一箭后掉下山崖,凶多吉少了。不过嘛……”他将娟帕收入怀中,又自袖管口摸出一根手指粗细的管,径直往桌上一丢:“他曾与我联系,大可确保无性命之忧。”

“他是与你亲近些。”提着半天的笔终究是放回笔架,一双清秀的手将竹管封口的红布拆开,内里倒出一张薄薄纸片,只写着一切安好四个字,他不禁眉心一簇,又观察着纸片撕扯的缺口,说道:“只是我认为,前辈还尚未落入陶轩手中,不过受的伤也定曾危及性命。”

“这人说他薄情,又偏偏捎来信件,说他重义,又分毫不提伤势,你说他是不是太不把我们当兄弟?”寒兵入鞘,两人对话少了丝冷凉,多了些温热:“先前去嘉世看他,他还答应我来年除夕带沐雨橙风来蓝雨拜访,可未曾过立春,他就离开嘉世了。”

“这事倒是从未听你提起过……”

“哎,近来诸事繁忙,你我亦无分身之术,自然是谈不起这些话来。叶秋这一消失,才使得武林又一次把注意全数转向他,我猜测他是在另一暗处寻求着扳倒嘉世的利器了。”蓝雨这剑客才收好自己兵器,便毫无剑客之冷冽风范,反倒喋喋不休:“以他之能为,虽能单枪匹马灭整个嘉世,但总是要以德服人,最近不少小门小派渐渐浮露水面,估计叶秋也混在其中,还能挑出一两个不亚于封神之人的大能为者……蓝雨短时间内并不会受到波及,不过作壁上观绝非长久之策……”

“少天,你方才说什么?”少年拂袖起身,从方才那些话中寻到些什么。

“我方才说叶秋单枪匹马挑灭嘉世并非难事……”忽被打断,褐发少年又重新寻思自己先前语句,从头讲起。

“后面那句。”

“但他若想以德服人,非从小门小派中提拔高手……”

“近日蓝桥春雪与我来信通报,有一位带奇异怪伞的侠客行走于临安,你可有兴趣一探究竟?”

“临安虽为小城,但我等江湖客若要在城中寻人,仍是大海捞针……”那位被称作少天的少年并未拒绝,而是思索着可行性:“不过,他叶秋一旦出手,必定备受瞩目。叶秋虽从未以真面示人,但我是何人,自然能寻得到他。”

“只怕是他不愿与你见面。”翩翩少年将竹管还与他:“这信纸撕破的边缘藏有斑驳血迹,我猜测前辈身上尚有重伤,你小心行事,万不可硬逼。”

“哎,哪需要你与我嘱咐这些,我向来不喜逼他,每次不都是顺着他的意愿!”话及于此,他竟是脸上带了些怒气:“可这家伙呢?每每回脚底开溜,却是连切磋都不肯,如此小家子气之人竟是被江湖封为斗神。这次我若寻得他,定粘着不允他开溜逃脱,非切磋出个胜负才可。”

“……罢了。”那人回到桌前,终是提笔写了两句,折好放着了:“收拾完就出发吧,这信寄来有两三日了,我已修信一封,你带去临安交与梁易春,他自会帮你安排。”

“大春这是被下发临安了?”

“如你先前所言,蓝桥春雪曾带消息称临安小门派兴起极多,我寻思着他一人恐有些吃力,才派他去观察几日。”喻文州叹气:“没想到这下连梁易春都觉得难办,那叶秋在临安小门派混迹的可能性十之八九了。”

“我这就去收拾!”少年匆忙翻身下窗,身影消失在他的面前,喻文州又将纸墨收了,摊开棋盘,选取黑白子,各占一角,思忖许久,终是站起身,放着僵滞的棋局不顾,转身烧水沏起那日前采买的新茶来。

黄少天这厢说是收拾行囊,不如说只是捡了两三件换洗衣物,没过一炷香便准备完全,他将信好好放在怀中,不与喻文州打过招呼就骑马离开。

越往临安,越觉得这初春的气候有些冷凉,黄少天披上棉帛披风,戴上兜帽,才觉着这风不那么刮脸疼。这地方虽然偏南,可哪有蓝雨那儿气候宜人,叶秋身上重伤未愈,这等湿冷天气怕是更恼人心烦……心里这么想着,手中马鞭挥舞更甚,骏马撒开四蹄往前奔去。

一路上无人相陪,他早已耐不住寂寞,便将那根竹管放在掌心细细把玩,对着那张薄薄的纸片,黄少天竟能生生憋出许多话来,念念叨叨着实恼人,也就好在无人陪伴,也真没人厌烦他那喋喋不休的语词,来来回回全是叶秋。

 

而黄少天口口念叨着的叶秋,如今是好端端待在一家名为兴欣的小酒楼中,系着围裙当个跑堂的。

“哟老板娘,何时招来的如此标志的人物?”有人见了他那张脸,白净标志,不若一般小厮,那气度也是难得:“在下可有询问名讳的机会?”

“叶姓名修,无表字。”那小厮手脚轻快,将桌面打扫得干净,抬头便笑着回答:“老板娘好心收留我,这才在此地打杂着。”

“可惜这样的人,是干不了这类杂活的。”另一桌客人出声,叶修先前竟是没注意到他。那人脸埋在斗篷之下,看不清神色,但压低的话音却让他熟悉得紧:“重伤未愈,四肢虚浮,谅你也有今天。”

“此话怎讲?”那老板娘从柜台后施施然站起,言语泼辣:“他可是打着包票与我签订协议,在此打一年杂,我给他根治病痛的钱!”

“恐怕老板娘就算将这店面当出去,都凑不够请神医王杰希的银两。”那人端起茶浅啜一口,话语带笑:“而且此人身份,您若是知晓了,便定不会与他如此交易。”

“哦?看来这位兄台是知道这叶修何方来历了?”那客人将酒盅端起,走至神秘人桌边坐下,又招呼着上一坛新酒:“这酒我请你,可否与我说道说道?”

“在下并不饮酒,但这心领了,便告诉你:这叶修,就是曾经嘉世斗神,一叶之秋叶秋。”

“哈哈哈,兄台定是开玩笑,堂堂斗神怎会来这酒楼当个小厮呢!”那人哈哈大笑,并不相信这人的话,而店内也因这一句惊天话语,气氛忽地活跃起来。

“哎,我曾听人说,叶秋蒙面而战,乃是他面目可怕,不敢见人,怎会是这位叶修呢!”

“是啊是啊,沐雨橙风自二八便跟随那一叶之秋如此之久,却不曾有过此番男女八卦,可见那叶秋样貌着实丑陋!”

“去去去,你说这叶秋丑陋,要我说,只怕是他面貌尽毁,脸上有见不得人的疤呢!”

“这叶秋也真是,无论何时都不让人省心。”那神秘人轻轻叹了一句,却见那小厮端着盘卤牛肉与他:“哦?”

“老板娘并不知情,你们休要为难她。”那叶修眼神清亮,声音压得极低:“饱餐后赶紧离开,这儿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我有何能敢与你称大?一会收拾了走便是,只是,”那人见四周再无人关心他的话语,便放松下来,语气也同样缓和些许:“叶秋,现下调查你的人物鱼龙混杂,也分不清敌我,万事小心。”

“那你们轮回,算是敌还是我?”叶修右眉一挑,并无否认这个称呼,反倒问道:“怎的不见小周来?”

“他诸事烦身,便求我来寻人,你若安好,他也就放心了。”那人拾了双筷,夹起一片牛肉,赞叹道:“久日不见,叶神刀工不减当年。”

“嘉世还有人马留在附近,你且早些离开。”叶修又劝道:“我早发去几封信件,如今一想恐是错算时机,这两日小周也该收到了。”

“叶神自然是算得到的,小周看见那沾血的信,放不下心才叫我出门寻找,我也曾一度万分担心的。”他并未将肉片放入口中,只是举杯饮尽杯中茶水,轻巧放下:“可这嘉世的事,并非我等能轻易插手的小事,前辈暂且安心养伤,等小周整顿清门派,我轮回也必定能帮前辈洗清冤屈。”

这话说得干脆,仿佛毫不关己,却是将后续安排一并托出,若有变数,若是叶秋不肯,那便快马加鞭赶回轮回,再从长计议一番。江波涛面色自若,实则心里打鼓咚咚作响,在这等神思敏捷前辈面前,绝不显露一丝忧虑。

“那便是太麻烦你。”叶秋说道:“你观这兴欣酒楼,可有见得与寻常酒楼不同之处?”话音结尾,还有些许调侃意味。

江波涛这才观察着这小小酒楼,墙上有明暗几处凸起,按照叶秋喜好定是设了不少奇巧机关,店内小二有男有女,都是青春年华,走路颇具神朗之韵,而吃霸王餐之人早已绝尽,来者谁不是客客气气与那美艳老板娘搭话?细思于此,江波涛可算明白了:“这儿连店小二都是习武之人?”

叶秋歪头一哂:“哪可能仅仅习武之人这么简单。”

“原来如此。”只怕是个个都受过曾经武林之斗神,叶秋的教诲吧?这下可别说是嘉世派出查访之人,即便是陶长老带着嘉世顶尖几人前来,都要吃不少苦头。思及至此,江波涛径直起身,放下几颗碎银:“若是如此,我便告辞,待前辈处理完嘉世之事后再叙吧。”

“此次你去,可与周泽楷商讨一事。”叶秋趁着收钱之势伏去他耳边,声音压得极低:“若他有心,可将孙翔纳入轮回。”

“这?!”江波涛大惊,直直往后退了两步才站定。

这厢叶修又将抹布一甩回肩,对他喊道:“客官慢走啊!”面上早没了方才那般精明神色,倒是显得和善憨厚了。

江波涛见他没了继续交谈的意思,转身牵了马离开。他此去不伤己性命,却危机重重,叶修若是算错一步,便是满盘皆输,陶轩此人虽不善兵刃,但极其善于玩弄人心,再加之喜爱摆弄权数的刘皓,这盘棋,会是谁赢,他也愿意一探究竟。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