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舟梓

佛系写手,爱的战士,圈地自萌

【all金】仿佛所有的秋季运动会都是在立冬之后的某个下雨天举行的

【all金】仿佛所有的秋季运动会都是在立冬之后的某个下雨天举行的(校园pa)

*架空校园向,文不对题系列

*私设上天

*tag瞎瘠薄打,撕逼的请右拐上天不送

*仅all金,如果觉得有其他cp,那你自戳双目吧

*具体设定看前文请走 【all金】期中传统就是考前转发不挂科说说考后再求老师高抬贵手

 

 

 

期中考过后,紫堂幻看着刚发下来的自己低空飞过的翻译卷子,又凑上去看卡米尔那八十好几的纸面,有些欲哭无泪:“叛徒啊!”

“格瑞都提前好几天说要期中考试了。”卡米尔看着卷子上的叉,有些出神。

“全班最高分了吧你?”紫堂指指卡米尔边上雷德七字开头的卷子,扯扯嘴角:“没看出来啊,你还是个大学霸?”

“真正的学霸都是不会告诉你的,”卡米尔叹了口气,把边上趴在桌上敲手机的金胳膊下压着的卷子扯出来校对:“……原来如此。”

“他多少分?”雷德做着口型问。

卡米尔把卷子拎起来给室友们看,火红的九十七刺痛了他们的双眼。

“就图书馆看个一天的书能比我多三十分?!”

“得了吧你那天要是去看书估计也就比现在多五分。”

“有的时候不得不对自己天生的智商低头啊,紫堂同学。”

“我总觉得自己还属于中上水平的啊!”

“那你刚好跟顶尖水准的学霸一个寝室了吧?”雷德回嘴:“我也就七十几啊。”

“七十一七十九都能是七十几好吗!”

卡米尔懒得跟紫堂幻顶嘴,他都没想着说这小家伙那几天说是去复习实则疯狂准备刷四级分数的事。他凑上去问那个卷子发下来没看一眼,全顾着趴桌上戳手机的寝室小宝贝:“聊什么呢?”

“……啊?会长说要运动会了,准备运动员跟志愿者报名,叫我今天晚上去开会啦。”

“说起来,这几天是在忙着搞海报跟宣传视频……”卡米尔回忆着上周的任务,有了答案:“这几天院里准备选拔了?”

“那得问雷德,校学生会不管选拔,只管报名跟后勤事项的。”金挠挠头发,叹口气:“真可惜,如果跟格瑞一个学院就好了,他跑步可快啦。”

真是个标准格瑞吹,卡米尔心想。他又问道:“你呢?”

“我?”

“我之前看你也有过高中校运动会的长跑冠军啊?”真是拜他文科生的超强记忆力所赐,之前校刊上可是登载了这个小家伙的生平事迹,什么奥赛冠军啦、长跑冠军啦、什么口语大赛全国冠军啦……简直是金光闪闪的别人家的孩子。

“诶?不是啦,那次是刚好格瑞去参加省里的竞赛啦,我替他上的!”金皱皱眉,有些不满:“明明还商量好格瑞跑第一,我跑第二的呢!”

“你这种想法你老师知道吗……”

“知道的吧?”小家伙歪头:“毕竟第一名九分,第二名六分,一共十五分好拿呢。”

“等等,你们高中一个班,理科班?”紫堂有点诧异,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插嘴。

“对啊,我是理转文的。”金看了眼手机屏幕,确认没有新消息之后把它放回自己的口袋里。

“转到英文来?!”紫堂瞪大了眼睛。

“……对啊,有问题吗?”

“不是说语言类不招理科吗?”

“嗯,话是这么说,不过英文是招的。”卡米尔插嘴:“我们今年好像特地开放了。”

“就是理科分数有点虚高,没什么人报。”他补充了一句。

与其说没什么人报,还不如说就只有金这一个理科生报了这个学校,简直就是专门为他划了个理科分数线。不然也不会才进学院没多久就成为风云人物。

“……我觉得吧,卡米尔你是属于学霸范畴,那家伙属于学神的。”雷德思索许久,总结道。

“我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厉害啦……”金咯咯地笑着:“都是格瑞陪我刷的题嘛,格瑞才厉害啊!”

“我就不该在你面前吐槽成绩问题,”紫堂幻深深地反思,傻傻地回忆,最后痴痴地笑了:“我就该离开你们这群人,然后奔向属于我自己的小团体。”

“什么小团体,及格线以下的那种吗?”卡米尔冷笑一声:“如果你敢期末挂一门,我到时候就凭借着你拉低我们寝室平均分的理由把你踢出我们的宠金小团体。”

“我有在您说的小团体里待过吗?啊?!”

“你有没有不知道,雷德肯定有。”

“我什么时候被宠了我怎么不知道?”金插嘴:“你们宠人都这么不动声色的吗。”

“你以为你得到的是谁的爱,是神的爱!”雷德回嘴。

“神后面是不是省略了什么?”金反应更快。

“……要不是今天这出我还真不知道金连吐槽都这么厉害。”紫堂同学对此总结道:“我就是一颗渺小孤独的小白菜,长错了菜园子。”

“你如果高中的时候就是个文科生,那我可以肯定你现在在悄悄自夸。”金说道,他仿佛注意力并没有继续在与室友们斗嘴上,因为学生会长给他发消息,他把震动的手机从口袋里拿了出来。

紫堂幻欲哭无泪。

“怎么样,晚上要不然开会前一起去吃个晚饭,我请客?”嘉德罗斯会长的邀请实在是有点直白明了,连寒暄开头都不带的那种,简直比理工男还要理工男。

“晚上雷狮学长约过我了。”

“他刚刚才知道要赶新的海报,晚上开会就要用。”

“那我给他发个消息问一下。”金退出与学生会长的聊天界面,雷狮仿佛心有灵犀一般给他发了消息:“晚上一起吃饭?”

“刚刚会长说你有新的海报要赶?”

“哦,我丢给我弟弟了,放心。”

然后卡米尔手机一震,他备注为大哥的人给他发了某条带有海报格式与内容要求的消息,还附上一句叫他今天晚上六点半之前做完的嘱咐。

亲哥。

卡米尔看着一旁给金发消息的那个人口口声声说没问题,又看着手机里某人发的威胁带蜜糖的消息,重重的叹了口气,真叫人脑壳疼。

“这样对学长的弟弟并不好吧?”

“他做海报比我快多了,不用担心他。”对面怕他想太多,又追加了一条:“我之后也会帮他的,没有让他白干活的道理。”

“那今天晚上不如让学长的弟弟也一起来吃饭吧?”

对面的“正在输入……”就开始疯狂闪现,然后大约过了个好几分钟,在金以为是系统bug,学长已经放下手机去干别的事的时候,雷狮才发过来新的消息。

“行,不过你别吓到。”

“晚上降温,多穿点衣服。”对面又提醒道。

 

中午还只需要短袖穿件薄外套的空气,到了五六点就显得有些单薄。太阳一下山,气温忽地开始往下降,虫声像是为了抵抗着秋季最后那丝温暖的离去般吵闹着。

金穿着一件带绒的厚外套出了门,没想到身后卡米尔也跟着他出来,穿着一件薄薄的风衣,并带上了寝室的门。

“卡米尔也去吃饭吗?”金有些好奇,先前卡米尔吃饭的时间比这个时候更早一些:“是有人约了吗?”

“对。”卡米尔仿佛感觉到有些冷凉,不过他并不算太介意。

“哟,金!”雷狮竟然等在他们宿舍楼底下:“卡米尔也一起来了啊?”

“等等,学长。”金有些没反应过来:“卡米尔?”

“对啊,雷狮是我大哥。”卡米尔点头:“就是我下午给他做的海报。”

“???”整个下午在疯狂改策划案的某人连紫堂幻震天响的呼噜都没听见,更别说是窝在他边上不声不响画海报的某人:“卡米尔你都坑!”

“亲弟嘛,不坑他坑谁啊。”雷狮看了眼穿着薄外套的卡米尔:“晚上有点凉啊,你冷吗?”

卡米尔抬眼看了他哥一眼。

“如果你冷的话我这件外套可以给你,”雷狮用手扯扯自己的厚外套,然后说:“但是我自己也怕冷,所以不行。”

“看,这就是亲哥。”卡米尔给自己寝室小朋友咬耳朵:“还威胁我叫我帮他画海报。”

“他之前还说叫佩利帮我写策划来着……”

“叫佩利还不如你自己写呢,那人就是个傻白甜。”

“我记得凯莉之前也说我傻白甜来着……这是个骂人的词?”

“你们要是继续咬耳朵,可就来不及吃饭了哦?”雷狮觉得自己的额头上要冒起一个黑色的井字:“晚上开会迟到的话可就没有优干了?”

“说起来这个事,会长跟我说,”金夹起一块排骨扔进卡米尔碗里:“他说雷狮学长因为挂了马哲,所以这个学年优干已经没了。”

小家伙仿佛被什么嘲讽之神附身了一般地,又自己拎起一块小芋头放进自己小碟子里:“没想到马哲这种课都能挂,艺术学院的学长学姐们这么苦心钻研学术的吗……”

“金小宝贝你变了,你之前才没有这么针对我的……”雷狮演技精湛,抽鼻子红眼睛,感情丰富台词功底扎实,张嘴就来。

“谁叫你这么欺负我寝室长……”金把芋头塞进自己的嘴里,温度刚好。

“金,我们寝室长是紫堂。”

“他又不管事……”

“说得仿佛很有道理。”卡米尔欣然接受金给他投喂的排骨:“那下次请我吃芋圆好了。”

“没问题呀,听格瑞说有一家芋圆店的芋头牛奶冰可好吃了。”

“……能不能不要这么忘我,我还在呢。”雷狮夹了一片小白菜的菜梗,耿直地插进他们的谈话中。

“因为我看大哥你刚刚演得还挺入戏的。”

“所以不好打扰学长你。”

一唱一和,弟弟叛逆伤透他的心:“小白菜啊,地里黄啊……”

好在金跟卡米尔虽然在战术上重视欺负雷狮,但心理上还是不存在的,一顿饭吃下来,没点什么贵的,也没有剩下什么菜,盘子上两三片菜叶在所难免,价格也没有那么令人难以接受。雷狮看着账单,发现没被宰的时候,真是想给自己的弟弟一个大大的拥抱。

“别用那种恶心的眼神看我,瘆得慌。”卡米尔往后退两步,还把金扯到自己的身后护着:“你这样的表情让我从胃里涌上一股酸气甚至还要脱口而出。”

“需要一点健胃消食片吗?”金有些担心地看着他:“吃太多了?”

雷狮一手啪拍上自己的脸,心想着刚才要给自己亲弟一个拥抱这种想法简直是愚蠢透顶,拉低了他全年的平均智商。

“不是说要赶去开会吗,怎么还不走?”卡米尔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问道:“七点开会?”

“七点半。”金懒得掏口袋里的手机,直接趴到卡米尔肩上瞟了一眼:“还有半个多小时,骑车过去好了。”

“晚上风大,小心着凉。”卡米尔把手机放回兜里,对着正在解锁自行车的两人说:“对着风口小心打嗝。”

“我有什么好需要小心的?”雷狮一抬长腿跨上自行车,脚一蹬就出去好远,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打嗝。”卡米尔字正腔圆地重复了一遍,又对金嘱咐道:“拉链记得拉上,别张着嘴。”

“知道啦,谢谢卡米尔,那我走啦!”金把胸前拉链拉到顶,冲着卡米尔挥挥手,也蹬上自行车的踏板。

然后两人就在开会前十几分钟到达了会议教室,其中一个人还打着冷嗝:“太倒霉了,嗝……我明明没喝冷,嗝,风啊?”

“卡米尔都说了叫你小心打嗝的嘛,”金给雷狮倒了杯热水,拍拍他的背:“格瑞说打嗝的话还是先喝点热水吧。”

“格瑞是你,嗝,妈吗?怎,嗝,怎么什么,嗝,都听他的?”雷狮估计也是被冷嗝弄得难受地够呛,话虽然这么说,热水杯还是接过去慢慢呷着喝下了。

“因为格瑞什么都知道嘛,”金发小少年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当然什么都能问他了!”

“以后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问我啊?”嘉德罗斯猛地拍了一下雷狮的头,把某位宣传部长大人吓了一跳,忽地就不打嗝了。

“会长!”金有些诧异地看着停止打嗝的雷狮,又看了眼似笑非笑的嘉德罗斯,有些抱歉地解释道:“因为今天下午先跟雷狮学长约好了,所以……”

“我没生气,”嘉德罗斯收起他那张看起来有些阴森的表情,换回臭屁脸:“下回记得赔偿我就行。”

“行啊!下次我请你吃饭!”金又对着他笑了,那种笑脸简直是杀伤力爆表破甲max的武器,嘉德罗斯防御力瞬间降到负值,表示怎么样都行,全听你的。

“说话算话吗你?”

“当然算话!我明天中午就请你吃饭!”小家伙拍着胸脯说,丝毫没觉得自己把自己卖了。

“不用那么早,运动会那天中午跟我一起吃午饭就行。”

“说定了!”金才同意完,就想起原本好不容易能与格瑞见面的运动会,又没得跟他一起吃午饭了。

姜还是老的辣啊。

 

 

 

 

-下课-



哈哈哈哈以为我在写运动会吗,并没有啊(皮这一下我也很开心了啊)

评论(3)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