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舟梓

佛系写手,爱的战士,圈地自萌

【all金】期中传统就是考前转发不挂科说说考后再求老师高抬贵手

【all金】期中传统就是考前转发不挂科说说考后再求老师高抬贵手(校园pa)

*架空校园向,文不对题系列

*私设上天

*tag瞎瘠薄打,撕逼的请右拐上天不送

*仅all金,如果觉得有其他cp,那你自戳双目吧

*具体设定看前文请走 【all金】谁说只有女孩子才能在吃甜品的时候能有第二个胃

 

 

 

“说起来,快要期中考试了,你知道你们院期中考什么了吗?”幸好格瑞没有跟着恋爱小说剧情一样把他的手指往嘴里塞,不然紫堂幻会觉得自己得把前天吃的泡面都吐出来,以致于他没什么时间反应格瑞刚刚说的什么。

“不知道诶,”小家伙还在艰难地与那个得比他脸还长的芭菲杯作斗争,根本不想听老妈子讲什么学习:“卡米尔!这个芭菲超好吃的,你要不要尝一口!”

“嗯,好啊?”卡米尔点点头。

然后他就看着那个呆愣愣的小少年挖了一大勺的奶油塞进自己的嘴里,然后把剩下的半个杯子推给他。

卡米尔把手上挖提拉米苏的小叉掂起来放到金发小少年眼前,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微笑了一下:“这样没法吃。”

格瑞仿佛切了一声,但是卡米尔没听清楚,因为金很快把嘴里的勺子掏出来,还用餐巾纸细细擦了一遍递给他,嘴里含着奶油的声音有点含糊:“喏,给你!”

卡米尔接过小勺,浅浅地刮了一点杯沿上的淡奶油放进嘴里:“嗯,不会腻,很好吃。”他又学着金的方法把小勺用纸巾擦了擦随着玻璃杯一块还给金。

“等等,格瑞,你刚刚说什么?”可喜可贺,经过几分钟的消化与理解,紫堂幻同学总算在某医学院大学霸还未转移话题之前反应回来:“期中还要考试?”

“是啊,不过我不用考试,羡慕吧?”凯莉甩甩她的头发,笑嘻嘻地说:“虽然我是艺院的,但是我既没有晚自修也没有期中考,本小姐给你们羡慕嫉妒恨的机会。”她舀了一勺豆沙丸子,轻轻吹气:“表扬紫堂幻同学现在的眼神,朕心甚悦!”

紫堂同学对凯莉没辙,不代表其他人不会任由艺院声乐高材生即兴演戏,金转头扯扯格瑞的衣角:“格瑞,那你不是要复习不完了?”

“咳咳!”凯莉不高兴了,她凯莉小姐哪有这样才开个场就被打断的?凯莉不高兴了就代表着,她不高兴!“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孤男寡男共处一个沙发,还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紫堂幻内心泪流满面,可算有人说出他心声了!

但是吧,有些人就觉得身正不怕影子斜,没指格瑞,指的某位还在磕甜食的金发小宝贝,用一种紫堂听起来像是疯狂撒娇但本人觉得是埋怨的语气说道:“才不是呢,格瑞是我幼驯染嘛,坐一个沙发怎么啦!”

不知道是不是紫堂同学眼睛花,他仿佛看到格瑞用一种“你说的怎么样都对”的表情看着坐他边上的小家伙。

期中考快到了,搞得他头昏脑涨甚至还想烧两把火以获取温暖。

“我觉得吧,就算我们学校在郊区,放火烧山还是要坐牢的。”卡米尔用一种几近优雅地姿态吃完最后一口提拉米苏,将他的小叉轻轻放进盘里,拿着纸巾擦嘴对着紫堂说:“不过我觉得可能你是被凯莉主编给传染了直说心里话的绝症。”

“不就说了你一句粉切黑嘛,能不这么针对我吗?”凯莉捂着自己的小胸口,有点委屈:“我哥哥都不会这么说我!”

“咳咳,串戏了啊。”紫堂吐槽。

“不过,”卡米尔想了想说:“你哥怕是老早把你摁在地上揍了。”

“我哥才打不过我呢。”

“这才是真心话吧……”

格瑞把北海道蛋糕切开成小份投喂自家幼驯染,一边对他解释道:“我们没有期中考试,最近不忙。”他把后面那半句话省略掉,因为最近他把实验进度赶地差不多了,期中考试肯定要帮金去图书馆占位置的。

“诶?那格瑞,你明天去图书馆吗?去的话帮我占个位置吧!”金的腮帮子鼓鼓的跟只小仓鼠似的,眼睛圆溜溜地睁着求他:“去嘛,格瑞?”

“行吧,明天几点?”他把金点的水果茶递给他,不动声色。

“我们明天早上课上到九点半,然后就没课了对吧?”金回忆着,用手指轻轻挠挠脸颊。他并没有把课表存进手机的习惯,通常都是看卡米尔放在寝室里的那张手抄课表度日。金觉得卡米尔简直是寝室公认小天使,长得可爱不说,跟他一样喜欢甜食,还性格好,乐于帮助同学,真是下凡帮助寝室其他三个人辛苦了!

“对,不过明天中午要交英语翻译作业,你做完了吗?”卡米尔用吸管拨弄着玻璃杯上漂浮着的柠檬片,语气轻描淡写:“据说灭绝师太的作业不交期末考的再好都是不及格的。”

“我昨天做完啦!”小家伙有些感谢似的看着卡米尔:“还好你之前发消息提醒我,不然我都刷题刷到忘掉了,卡米尔你真好!”他仿佛觉得自己的赞美之词溢于言表,还以一种特殊的感叹语气来念叨这句话,像是话的结尾还加了三个加粗的感叹号。

“我收的卡够多了,不差你这张……”黑发少年咬住吸管,水果茶的味道有点太酸了,他并没有很喜欢,所以他忽然想到点什么他同样不喜欢的事:“哦对了。”

“等等?”紫堂幻今天的反应格外地慢半拍,他突然想起来点什么不太对的事情:“卡米尔你怎么没跟我说!”

“啊?雷德说他跟你说过了。”

“雷德?!”紫堂幻此时还想打字问某人,又想到上回自己仿佛得罪过什么人,雷德问他了一个关键性人生问题来着:“我……我回去赶作业了!”

头发染得跟杀马特似的紫堂幻其实是个乖巧并且拒绝烫染的五好少年……就算灭绝师太老是在抽点的时候点他的名字看他来没来上课,他依旧梦想着做一名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乖乖学生……要是这次翻译作业没交,怕是要上永久性的黑名单了。

“诶?紫堂作业还没做完吗,刚刚我看自习课上好多人都在做我以为他也做完了呢。”

“不要在意这些小细节,”卡米尔与水果茶的液面高度做了三番两次的斗争,总算决定放弃吞咽,把玻璃杯重新放回桌上:“我刚刚想起来我哥说今天晚上来不了,不用等他了。”

然后看着金点点头,卡米尔直接对才给他发消息说在赶来路上的大哥说我们准备走了,你别来了,深藏功与名。

塑料花兄弟情,自己亲哥都坑,如同凯莉小姐。

 

紫堂幻拎着他那售价几十块成本几毛钱的巴掌大的小碗飞奔回寝室,都来不及把热水打开就扑在桌上翻找他的翻译作业,把才得到的期中考试迫在眉睫这个消息忘得一干二净。

“作业作业……”

雷德与朋友打完球回来寝室就看见紫堂趴在桌上崩溃地写翻译作业的小可怜样,不由得有些同情他:“热水烧了吗?”

“啊?”紫堂看着大汗淋漓的雷德,脑内把雷德的话从中文翻译到英文,又从英文翻译到中文,呆愣愣地“嗯”了一下。

雷德直接把上衣脱了拿条内裤跟毛巾嗖地冲进厕所。

半分钟后紫堂被浴室内传出的惨叫吓得回了神:“啊!我没烧热水!!!!”

“紫堂幻,你给老子进来,我们真人PK!”

“我GG!我GG!”紫堂赶紧跑到洗手台边把热水开关打开,一边冲着门里喊:“等一会!五分钟就好了!”

……

“所以这就是雷德感冒的全过程?”卡米尔把姜粉泡开搅匀,递给还在疯狂擤鼻涕的雷德:“有句话怎么说的,风水轮流转,苍天饶过谁?”

“卡米尔同志,有点同情心。”

“同情心就是我知道过两天就期中考还呆在寝室里给你泡姜茶而不是跟着寝室团宠去图书馆看书。”

“为什么金没有一点同情心!”

“你以为姜粉是我变出来的吗?”

“不然呢?!”

“……你妈小时候就这么骗你吗?”

“没有,我小时候没感冒过。”

“那看来你小时候果然是个笨蛋。”

“???”感冒之后果然是大脑反应慢半拍,雷德有点跟不上卡米尔斗嘴的节奏,然后他自然而然地把话题又一次转向小可怜紫堂幻:“这么说来紫堂幻最没有同情心!”

“为什么受伤的一直都是我!”他明明也担心同学都没去图书馆看书啊!寝室最过分的那个家伙仗着自己好看听了事情始末就弯着腰笑了半天,然后丢下发小曾经给他买的那包放得都不知道过期没的姜茶就自顾自跑去图书馆复习了啊!

“雷德感冒了,你让让他吧。”卡米尔拍拍紫堂幻的肩。

“说得好像之前欺负我的那个人不是他一样啊!”紫堂话是这么说,但是还是给雷德扔了卷纸巾。

“我就知道,小糖糖你对我最好了!”雷德顺势还想么么哒一下,直接被某人用体温计塞了一嘴:“看看发烧没。”

紫堂幻,你就仗着雷德现在呆卡萌欺负他一下吧,等他康复了可有你受的,都说了人在做,天在看嘛。卡米尔叹气,他翻着手上的书页,看不进多少书。

也难怪,大一开学没两个月就要考试,也考不了什么东西,上课讲的看看之后,就是书上有些细微的考点自己再去翻一遍,错题看着做一遍,课后习题重新拎出来理清难点,基本上就已经结束了。

他有些不理解地问过金为什么要泡在图书馆?

小少年挠挠头这么回答:“因为我在寝室里总是走神,还是图书管里氛围比较好看的进书啊!很多考研考博的学长学姐在呢。”

“你是大一就准备考研?”卡米尔惊。

“不是的啦,”小家伙这么否认,他刚从惊讶里回过神,金发小少年又扔出一个炸弹:“老师找过我问我要不要保研,然后让我考完四级先去考同传。”

怪不得总有人喜欢他,在其他人还在准备着这些期中考试的时候,那个少年已经开始准备接下来的种种,他就是这么坚定而简单地往前迈步,用他无惧的微笑面对所有的困难。天才有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人家比你天才,还比你更勤奋。

那个金发小少年的确是凭借着脸让自己大哥看上,但是你永远没法用你的外貌去遮盖人内在的缺陷与不足。从一个调皮捣蛋的学渣到一个人人赞扬的学霸,金的转变仅仅因为一个格瑞的影响——这是他自己说的。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那双如天空般漂亮的眼睛里蕴藏着坚定的情感,真的仅仅是一点点来自外界的动力就能引发的吗?

谁知道呢。

卡米尔晃着神翻了翻空间,跳出紫堂幻转发的不挂科说说,往下划,是金发的一张靠着窗边堆叠起书册的影子,他仔细看了看那张图上放着的茶杯,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卡米尔,你该不会也是……”紫堂看着他那个诡异的笑脸,西斯空寂。

“嗯?”

“没、没什么。”

“不过据说与其转发这种说说,不如去找任课老师求考试范围的好。”雷德提醒道。

“可以去掉据说了。”卡米尔插嘴,他把手机往一边放下,重新翻开自己的题库本:“我刷会题。”

有句话没说错,一旦想要追求一个比你还要优秀的人,你会不由自主地开始努力变得跟他一样,或者比他更加优秀。原因很简单,你会想要配得上他。

“金,吃晚饭去了。”格瑞把金手中的笔抽出来,小家伙已经不知不觉沉迷学习很久了,再不把他叫起来,一会估计得眼睛花。

“啊?好的!”金把习题叠好放回自己的斜挎包里,蹦蹦跳跳跟着格瑞出了医学院图书馆的门。

此时此刻拿着本他老早倒背如流的单词书在本院蹲点的嘉德罗斯与在语言学院食堂门口晃了得有数十个来回的雷狮表示心里有句妈卖批一定要讲给格瑞听。

原因无他,格瑞出了门就问他家幼驯染,要不要去医学院食堂吃?他请客。

每天被医学院品种丰富且样貌极其美丽的早饭香醒的吃货金根本受不住这等诱惑,大不了一会给室友带一点回去,反正格瑞经常给他们全寝室带早饭的嘛!

医学院的晚餐,就算过了饭点依旧很丰盛,金点了一个铁板饭套餐,还加了一份卤牛肉,并对食堂的餐后免费水果赞叹不已:“你们竟然有西瓜,我们都是苹果片!”

“苹果也很好,one apple a day,keeps doctor away。”

“我才不想让格瑞离我远远的呢!”小家伙犟嘴。

“不过最近还有个翻译的说法,”格瑞少有地抿着嘴,眼里带着笑:“下次不要再偷拍我了。”

“才没有偷拍你呢,”小少年把西瓜块塞进嘴里,梗着脖子:“我就是看那个杯子好看而已。”

“下次给你买个一样的?”

“不要!我的杯子肯定不换!”那是当时他中考完格瑞送他的礼物,一直用到大学都没乐意换。

“那……”

“不换!就算是格瑞买的新的也不……”

“我问要不要再吃点什么,酸奶要吗?”

“……”小少年脸微微发红,连珠炮弹似的语句顿了顿,然后他不好意思地开口了:“要芒果味,大杯的。”

而后金发小少年抱着一个巨大的塑料袋推开寝室大门的时候,心累的就从格瑞换成他的快乐的室友小伙伴们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下课-


你们看我说到做到!更了!

快夸我甜文小写手!

评论(4)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