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舟梓

佛系写手,爱的战士,圈地自萌

【all金】谁说只有女孩子才能在吃甜品的时候能有第二个胃

【all金】谁说只有女孩子才能在吃甜品的时候能有第二个胃(校园pa)

*架空校园向,文不对题系列

*私设上天,你瑞哥又双叒叕被NTR的故事

*你问我几篇也没用,我也不知道一共几篇

*tag瞎瘠薄打,爱撕逼的请右拐上天,谢谢合作

*仅all金,无雷卡,如果觉得有其他cp,那你自戳双目吧

*看前文请走  舍友就算不能为你两肋插刀也必定会在关键时刻插你两刀

 

其实晚自习下课时间都是很早的,高三那年每天十一点半下课的晚自修让这群小屁孩养成了熬夜修仙的坏习惯,然后进了大学再也改不掉了。

就算高中那段时间学校各种对策,查寝断电还各种小报告照样没断了他们半夜悄悄开灯开小灶的习惯,到了大学这下连网都不断,除了军训那几天体力跟不上睡得早了些,只需要开始上文化课,这群小鲜肉照样是熬夜浪的飞起。

“八点就下晚自修,八点啊弟兄们!”紫堂看着课表,感叹道:“这么早下课,离睡觉时间远得很啊!”

“所以呢,你有女朋友跟你深夜幽会去吗?”雷德抬头看了手表一眼,又趴回桌上看书:“我觉得你没可能啊。”

“我是说!”紫堂卷起报纸翘了翘桌子,发出几声轻响:“上回金给我们带的那个蛋糕,晚上要不要去吃?”

“那家店贵得不得了诶,大兄弟,月末了。”雷德耸耸肩,又想起什么:“我觉得卡米尔绝对会跟你去。”

“嗯,我想去尝尝其他口味的。”某人从资料堆里抬起头,用有些埋怨的眼神瞥了一眼紫堂,声音却很轻:“他睡觉着呢,说话轻点。”

“?!!”紫堂幻差点跳起来,被雷德一把捂住嘴,尖叫堵在嗓子眼没出来。

“我以为他没回来啊?”雷德打字发给卡米尔。

“昨天晚上又去开夜车了,据说要准备考完四级就考专四。”

“学霸啊……”

“早课直接逃了。”

“我其实一直没搞懂他怎么想的?”

“大概觉得学生会长惯着他无所谓吧。”

“你就这么说学长坏话啊?”

“没,我哥的坏话我也照样说。”

雷德笑嘻嘻抬起头来,对着卡米尔无声地说道:“我截图发给你哥了。”

卡米尔扯扯嘴角,冷笑一声,给他打字:“他又不是不知道。”

“说好的兄控呢!”

“那不是你吗?”

“……我没哥哥啊!”

卡米尔听见上铺传来窸窸窣窣起床的声音,出声道:“那大概是紫堂幻吧。”

“紫堂幻也没有多兄控吧?”雷德回嘴,手上笔还在刷刷刷地写字。

“讨论什么呢……怎么不带我一个!”金从上铺第不知多少次往下探,然后第不知多少次被卡米尔摁回去:“穿了衣服下床说。”

紫堂幻摁开手机看了眼银行卡的存款,确认金额,看着金发小少年溜下床的身影,开口道:“晚上下了课去不去吃甜点,就你之前给我们带蛋糕的那家?”

“去啊!”金大眼睛闪闪发亮:“紫堂你也喜欢吃甜品吗,我还以为战友只有卡米尔呢!”

“你什么时候跟卡米尔成为战友了,”雷德把书合上,挑了两本卷子扔进包里装好,看着这个还在跟自己外套拉链作斗争的小家伙问道:“我怎么不知道?”

“凡事都要跟您打汇报吗,雷德同志?”卡米尔插嘴:“我怎么记得寝室管事的是紫堂啊?”

“我的天啊我什么都没说!”紫堂内心疯狂diss卡米尔,满脸妈卖批:“能不能不把战火引到我身上!”

“紫堂,”金总算与外套拉链做完斗争,把帽子理平整,他看着紫堂,满脸严肃。

“金,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你习惯就好了。”什么叫天使的脸魔鬼的心?这就是!紫堂觉得全世界都抛弃了他,包括他那张存款并不富足的银行卡。

“我!不!习!惯!”某人绝望地推门倒水,准备泡面。

金发小少年挠挠头顶的碎发,有些发愣:“我就逗逗他?紫堂怎么今天反应这么大……”

另外两个人同时别开了他那张天真无邪的小脸,不好意思告诉这小家伙紫堂根本就是每天都被他俩这么逗的可怜人。

有的时候知道的越多越不好嘛。

紫堂抱着大半杯开水侧身推开寝室的门,里头一股香浓的气息飘出。金的小桌子上放着一整盒的精致便当。他看了看自己桌上那碗撕开半边卷着的泡面纸盒,又看了看那盒包装精美附有一整套干净餐具的便当。他看了看自己泡面杯里散落着的干蔬菜块,又看了看人家便当盒透明塑料盖下码的整整齐齐的排骨小青菜厚蛋烧跟炸鸡腿,陷入沉思。

“哎,紫堂你回来啦!”小少年从自己的阅读题中钻出来,明显还没到他的晚饭时间,他只是需要一些休息:“听说晚自习下了之后一起去吃甜品啊,我能叫上学长吗?”

“嘉德罗斯?”卡米尔翻着书页,插了句嘴。

“啊?不不不,上次雷狮请我吃的蛋糕,这次得我请他嘛……”

“我简直想说天道好轮回……”雷德叹了口气:“看来下注下的有点早。”还好没把所有本都压在嘉德罗斯身上。

“啥?”金满脑子外语还没转过弯来。

“没有,我觉得我需要换一支股票买。”算了,不买雷狮不买嘉德罗斯,格瑞也不错。雷德糊弄了一句,他反正没打算继续看书,拎起手机,装模作样划开屏锁。

“哇,雷德你还炒股啊!”小娃娃星星眼地看着他。

“金你还是买点基金吧,股票太花时间了。”卡米尔把书合上,他被紫堂同志的泡面的味道熏得头疼:“我去食堂吃饭,你也早点吃吧,晚上还有自习呢。”

“哎……都叫格瑞别老给我带饭了,紫堂,你说格瑞为什么老要给我带饭啊?”

“他怕你吃不饱啊?”雷德笑嘻嘻。

“比我姐还严格!”小少年有些愤恨:“你知道吗,我小时候吃不完饭,我姐就不管了,格瑞就非追着我跑,直到我肯吃下去为止!之前还因为我只吃零食不吃饭,把家里所有的零食全扔了!”

“格瑞就是个老妈子嘛!”他总结道:“上了大学还管我!”

“金,”雷德叹了口气,他为格瑞悄悄点蜡:“我觉得紫堂很羡慕。”

“这有什么好羡慕的!你会到了大学还每天晚上有人给你发微信叫你刷牙的吗!”

“这不是很关心你吗?”

“上回我就是跟学姐做个调查问卷,超过九点回寝室就被问去哪了,怎么还不回来,他明明跟我们不是一栋楼的!”

“……格瑞果然目标是二十四孝男友吧?”雷德听着小少年一时半会停不下来的抱怨,仔细想了想,给卡米尔发了条微信。

没想到对方回复地也很快:“二十四孝男友都不会坚持着每天给他带一日三餐,偶尔还有我们室友的份。”

“所以你觉得是格瑞了?”雷德手上啪啪地打字。

“为了兄弟情谊,我选嘉德罗斯。”卡米尔瞬间给了回复。

“不愧是塑料兄弟情。”

“难道不是因为很多人喜欢吃骨科吗,为了我亲哥的地下人气着想?”

“你说的好有道理。”雷德发了个耸肩的表情:“所以今天晚上你去吗?”

“那是,总不能没两个星期就被拐了吧。”卡米尔看着像在收包,没想到回消息依然很快。

“在此我想给你点一首老父亲。”雷德把手机揣兜里,笑嘻嘻凑上去看寝室唯一活泼可爱不做作的小天使刷题,提醒道:“你晚饭快凉了,还不吃!”

“……啊!”小家伙从书页里抬起头,漂亮的蓝眼睛盯着雷德的笑脸愣了愣,而后以一种看似撒娇实则抱怨的语气说:“格瑞每次都给我买这么多,不知道的以为他给整个寝室带了饭呢!”

“说得好像每次都吃干净的人不是你,”雷德把他手里的笔抽了出来,捏着金的下巴迫使他抬头看着自己,嘴角扯了扯:“赶紧吃了饭走,其他人等着呢。”

“……哦哦哦!”这才回过神来的小少年飞快地将练习册跟教科书扔进自己的斜挎包里,扑回桌上把便当盒盖一掀,抄起筷子就往嘴里塞饭,腮帮子鼓囊囊的跟只小仓鼠似的。

卡米尔一进门就发现这小活宝趴在桌上疯狂塞饭的行为,不由得开口道:“慢点,小心噎着了。”然后往他桌上放了一小罐咖啡,还带着点冰凉的触感,像是刚从食堂买回来的:“没催你这么急干什么。”

在寝室老早塞完泡面的紫堂幻同学表示自己目睹了全程,并心累的不想开口解释。

 

 

语言学院大一晚自习六点点名八点下课,艺术学院全院晚自习五点半点名九点三十下课,雷狮给卡米尔发信息表示对他的邀约无能为力并且深感痛苦,另外希望卡米尔能看在塑料兄弟情谊的份上帮他踹嘉德罗斯一脚。

卡米尔回复知道了然后转身把这事忘得干干净净。

那可不是,跟寝室小天使出门吃甜点这事足够占据自个大脑所有容量,哪来的空间给他哥!

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金与卡米尔达成共识,成立甜品小分队,金以甜品小队队长身份担保,只要他去吃甜品,必定会有卡米尔一份!

“所以说啊,你给人家买东西,说不定人家转身就送给那谁谁了,要让人家给你买东西,不论如何都想得到你,那才是成功的一半。”某次安迷修这么跟雷狮说道:“你弟弟可比你有手段。”

“他那哪是有手段,他那就是……”

且不管雷狮后来得知他弟弟近水楼台先得月还在他哥眼皮子底下抢男人后暴怒的小脾气,暂时把时间重新转向晚自修下课的那个时候。

“金,等等我!”紫堂整个晚自修根本没看进多少书,他一直盯着某个三人寝室讨论组里的消息:“你们晚自习聊得这么嗨心里不觉得愧疚吗!”

“聊什么?”公认寝室呆卡萌,超级小天使问道:“班群很安静啊?”

“噗噗,金,你该不会这么天然吧,都快给室友卖啦!”凯莉,甜品小分队成员之一,晚上活动自然必须参加的:“不过嘛,筹码还是握在手上的时候最能威胁到人,你们说,是不是呀?”

凯莉大小姐就是凯莉大小姐,出门必定打扮个个把小时的凯莉大小姐。她笑眯眯看着紫堂,眉眼弯弯的,却吓得某人手心全是汗。

“切,不好玩。”一个心里抖成筛糠还脸上装镇定,一个黑心黑肺扑克脸,哪有金纯洁可爱还傻白甜!

“凯莉,”金鼓着嘴用指尖戳戳她的脸:“我哪里傻白甜啦……”

“不过看在你手上有我把柄的份上,我且不追究你心里说我坏话的事了。”

她!凯莉大小姐!竟然就在又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把摸到手的财神打了出去!

“哪里都傻白甜啊,你说,你叫我们一块去吃甜品,可是你记得路吗?”

“没问题,有格瑞嘛!”

“格瑞?”紫堂一愣:“他不是很忙吗!”

“我问他的时候他说能来啊?”

“我对这个好男人全是基佬的世界绝望了啦!”凯莉趴在小餐桌上,看着对面几近溺宠地给金拿着湿巾擦手的格瑞,崩溃呐喊。

“什么基佬呀,”金乖乖伸手放在格瑞掌心里,吐吐舌头:“格瑞是格瑞嘛!”

卡米尔点点头,表示理解,不就是写作格瑞读作好人的卡吗,他哥也收过读作雷狮写作好人的,简直是在这短短几个星期锻炼出一颗钢筋玻璃心。

“金,你这样发好人卡是会上学校论坛818的。”凯莉叹气,化悲愤为食欲,坚定女孩子有另外一个胃吃甜品的忠实信念,硬是要了三样甜品:“我要芒果班戟,草莓芭菲,还有这个!豆沙小圆子!”

“真有钱……”紫堂幻看了半天菜单,每一样都非常好吃的样子,可是每一样价格都对钱包非常不友好:“我还是要西米露吧。”

“啊,卡米尔你吃什么?”金的手总算给格瑞擦得干净,他斜着身子凑到卡米尔翻着的菜单前看:“哇,好多东西!”

“提拉米苏,再要一杯水果茶。”

“那我跟卡米尔一样的!还要那个蓝莓巧克力芭菲!”

“金,别点那么多,吃不完的。”格瑞叹气,还是照样帮他在点单上写了下来。

“才不会呢,格瑞你吃什么?”

“我就一杯拿铁吧。”格瑞翻了翻菜单,实在想不出这些甜的腻人的小东西有什么好吃的,身边这一只大的就够他受的了。

“诶?好不容易出来吃一次甜品,你就点杯咖啡啊?”金发小少年有些丧气地垂下肩膀,也趴上餐桌。

“那就再要一颗北海道吧。”

“我就知道!格瑞你果然是喜欢牛奶对不对!”

“格瑞真不愧是传说中的二十四孝好男友……”紫堂的手机屏幕浮现出这么一条消息,看来连卡米尔都忍不住吐槽了。

“路途遥远,”雷德倒是回消息回的很快:“从拒绝发卡开始。”

“其实吧,我觉得格瑞也挺好的……”

“紫堂你准备买格瑞股了?那我们寝室没人压一样的,可以开盘了?”雷德回的话卡米尔没有继续往下看,再继续看下去要被怀疑了。

凯莉凑到紫堂边上看了一眼讨论组的名字“论某人最终归属地.jpg”,嘻嘻一哂:“加我一个呗?”

紫堂看着这位大小姐天真无邪的笑容,绝望地将她拉进组。

而对面那个某人,正与自己巨大的芭菲做着斗争,脸颊上沾着的奶油被他自称的发小用手指轻轻刮下,没有丝毫危机感。

大事不妙。





-下课-

我也不造跳票了多少天,那就假装并没有跳票这回事吧(耿直笑)

评论(3)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