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舟梓

佛系写手,爱的战士,圈地自萌

【雷金】归来(下)

【雷金】归来(下)

 

gn @狐狸今天也爱着头像呢  的点文

觉得这个pa很有意思所以想了好几天到底应该怎么去写……

希望能满意

ooc严重,架空,各种操作有,眼熟那就对了

(看结束后的解释*)

非要汤底就是all金

肘式甜饼

 

 

 上文


 

小少年顿了顿,看见台下许多人好奇且紧张的眼神,嘿嘿笑着挠了挠头,原本被发胶定的齐整的发型被他手指抓得有些毛糙。金发小少年又用手将话筒的方向往下摁,看来是撑得太久了手掌心有些发疼,他换了个姿势站着,样子也不如先前那般精神,反倒是眼睛里闪烁着更加坚定的光芒,他继续讲了下去。

你们都是这么想着,为了这个游戏的结束需要放弃掉一方的人,但是警官先生并没有这么觉得啊,他说,这都是人命。一个人的生命从来没有任何理由能为其他人让出道路,而先前牺牲的那些人他们也有活下去的愿望,所以,他说他会让三个人都逃离出这个困境,然后他说让我相信他。

这样的环境,在短短的几个星期,经历了那么多人的死亡,我不敢说自己的心脏有多强大,可是是这样的,就算只是这么讲出来,你们听的人都不禁开始做出二者选一的结局,只有那个人,就算经历过反抗的失败,他也坚持着,说要我相信他能让我们三人都离开这个鬼地方,那个时候他的表情实在是太坚定,让我不由自主地燃起了希望。他还看着我的眼睛,跟我说他一定会把犯人抓出来。

他眼睛那么亮,我差点就信了。

作为一个刚刚毕业没多久的警官,硬是接下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外的案子,是不是有些可笑?说着什么相信的话,但是当受害者一个又一个在他面前倒下的样子,让人原本对他的信任逐渐淡去,他不是说会救我们所有人吗?为什么没有呢,为什么还是死了呢?我不明白,在最后一次审判的前一个晚上,我去他的房间里找他。

那个房间拥挤地有些不像话,从第一起案件的侦破线索,直到最近的那次案件发生场地上的绳索,都在他房间里零散的摆着,像是主谋对此并不甚在意的样子。他站在我身边,小心翼翼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又告诉我其中几个案件的关联性。

非要说我也猜得出来,主谋者提出的动机像是具有极其特殊的针对性,对其他人而言或许只是有些痛楚亦或无关痛痒的动机,在另外一人的眼中就是永远无法饶恕的存在。逼得其他人不得不杀人的做法,实在是高明。

其实我也有属于自己的小秘密,每个在游戏里的人其实都有自己的动机,我们的动机是我们自己提出来的,必须达到的,然而主谋给我们的动机又是我们另外的秘密,这就使得游戏能进行下去,因为我们都不了解其他人。除却那个促使我们相聚的动机之外,我们对他人的了解一无所知。

但是我不是啊。

我知道他们的一切。

所以我活下来了。

因为我相信警官先生,也相信其他人。

小少年将这几句话说完,微微笑了。他仿佛说完了自己的故事,停了下来,毫无征兆地。很明显这件事他没有解释清楚,台下人都太好奇了,到底结局怎么样了呢,是如同警官说的那样三人都获救的结局,还是警官与他的单独逃脱?

“不好意思,我想提问。”一位紫发少年抬起右手,他实在是有些不解:“您并未将事件讲完啊。”

“我其实已经讲完了,”小少年把衬衫最顶上的扣子解开,他被衬衣过紧的口勒得有些难受:“作为受害者的话。”

“接下来的话你们不会想听,也不在我与他的约定之内,所以我是不会讲的。”说罢,金发小少年冲着还呆愣着的台下各位鞠了个躬,蹦蹦跳跳走下台,对着冲他走来,面带愠气的人扬起灿烂的笑容:“怎么样,雷狮,我说的不错吧!”

“……”那人没有回话,像是记恨着什么一般。

“哎呀,我也不是故意的嘛,你看,你刚从警校出来,要接这么难的案子的确很为难呀!”

“所以呢?”那双紫色的眼眸紧紧盯着他,声音像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

“我错了还不行嘛!”小少年撒娇般抓着他的手左右晃荡着,傻兮兮地对着他笑:“你原谅我,好不好呀?”

“……你没按着稿子讲。”他作假般地挣了挣,也就随他去了。

“因为我还是决定讲出来。”小少年却松开了他的手,用双手捧着他的脸,那双如蓝宝石般漂亮的眼睛温柔地看着他,他声音是那么柔软:“我喜欢你。”

“!”

他没等雷狮发表什么看法,而是继续说了下去,就像刚刚在台上那般,丝毫不顾及听众的感受。

“我算了那么多,计划了那么多,又想了那么多那么多。”

“明明我觉得已经什么都不差了,什么都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一切了。”

“就算再怎么样的突发事件我都可以解决,就算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也都知道该怎么做了。”

“可是为什么,我会喜欢上你呢?”

你这人明明看起来,没有一点好啊。

刚见面的时候说话那么粗鲁,没有个警官的样子,碰到这等事件明明应该及时联络上级,却非要只身前往,杀人事件发生之后,傻兮兮地往错误的方向研究那么久,几经全灭,可是为什么看到你这样坚定的眼神,听到你说,你要相信我的时候,我的心跳会那么快呢?

你告诉我为什么好不好?

“因为我知道,”他说:“我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什么?”小少年微微睁大眼睛,他不敢去想那种可能性。

“我也想过很多,想着如果不是你该多好。又想着,对与错我到底该怎么选择。就在犹豫之中,时间过去大半,就剩下那么几个人。”

“……你,你早就?”雷狮温热的手指抵住少年冷凉的唇。

“不,”他闭上眼睛,积蓄许久的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滑落:“我不知道。”

他俯身往前,用唇触碰着抵在少年唇上的指尖,他很清楚地感受到少年细微的颤抖,他的呼吸,一下一下如钝刀般割着他早已鲜血淋漓的心脏。

“雷狮,我们总要告别的。”少年说道:“就算不是今天,也会是明天。”

“一旦被发现,不管是你还是我,都会死。”

“那又如何?”他恨恨扯出一丝嘲笑。

“你说要相信你,你会让我们都活下去。”他眨眨眼,冲着泪流满面的他露出如天使般的微笑:“那现在,是不是轮到你相信我了?”

“信你什么?从你没有按照稿子讲话开始,你就……”

“信我能让你,一定能让你活下去。”小少年踮起脚尖,扯住他的领带将他身体往下带,就这么直直吻上他:“……一定要相信我,好不好?”

他的唇瓣那么柔软,使他的心都化了一半,雷狮不由得说道,好。

 

“如果我们下次再相见,你能不能还记得我?”

“下辈子吗?好。”

“就算再怎么骗你,都被你知道啦……”

“我不知道。”

“那么雷狮,晚安啦!”小少年将早早藏在口袋的药片扔进嘴里,对他露出了微笑,一如先前他们住在那个私人小岛上,少年老是跑到他房间来,与他挤着同一个被窝那般稀松平常的睡前对话。

可是金或许不知道的是,每每他睡着之后,那个原本与他一同入睡的人,会将他悄悄卷进怀里,随着月色照在他脸上,给他一个温柔的晚安吻。

 

 

 

 

 

-end-


*总而言之就是最近被弹丸洗脑了,但是我觉得最好玩的应该是结局希望跟绝望互相喜欢,希望将绝望变成希望,绝望影响希望成为绝望,嗯…幕后黑手就是金嘛,这种设定一开始就定了所以,真的好难写啊!!!!

*希望看的愉快,好说是个he啦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