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舟梓

佛系写手,爱的战士,圈地自萌

【雷金】归来(上)

【雷金】归来(上)

 

gn @狐狸今天也爱着头像呢  的点文,不要剧透,嘘

觉得这个pa很有意思所以想了好几天到底应该怎么去写……

希望能满意

ooc严重,架空,各种操作有,眼熟那就对了

(看结束后的解释*)

非要汤底就是all金,所以打tag了,小卫士来撕我啊!反正我决定不理你们了!╭(╯^╰)╮

肘式甜饼

 

 

 

那个金发少年局促地摸了摸头顶,柔软的发丝缠绕着手指,透着点阳光的味道。有点紧张,他想着,又从西装外套的口袋里摸出一张纸仔仔细细读了一遍,这才走上台去。

台下顿时如雷般的掌声。

他通透如宝石般的眼睛看向台下黑压压的人群,心口突突地跳着,瞟到不知哪个地方,他脑海中原本早已商讨修改到极致的讲稿忽地被忘得一干二净。

掌声已经停下,他知道,必须轮到自己开口了。于是这个金发的小少年双手撑到这个对他有些高的台上,努力将身体垫到能对着那支有些恶意支高的话筒讲话的高度。

“各位,大家下午好。我非常荣幸能在这里发表这样一次演讲,”他不停地转动着自己那个被形容成不太灵光的小脑瓜,一边强迫自己继续对着这个话筒,用扩音的方式把声音传播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相信你们中非常多的人都已经从网站或者报纸上见过我,但我还是要做个自我介绍,我叫金,是一个正在这所学校就读大学一年级的学生。”

或许你们很好奇,为什么一个正在读大学的学生,而且是你们的学弟,有资格过来给你们做这样的演讲呢,也许你们会觉得很奇怪,你们明明大部分都比我更大,也自觉得所经历过的事情比我更多,所以我已经能很清楚地发现有些同学明显心不在焉的情绪。

我来做的其实也并不是什么给你们灌心灵鸡汤的演讲,那样的讲话只需要用点心去搜,不论哪个搜索引擎都能很迅速地将全世界高校请来的风云人物的讲话传递到屏幕面前,那不是学校找我的目的。我想跟大家谈谈我自己的经历。

我其实并不是什么特别出名的风云人物,只是相较于其他更加默默无闻、碌碌无为的学生来说,我对你们算是有那么一点点的警示作用。对的,有学长想起来了,没错,我可以这么很直白的告诉你们,我的确是参加者之一。

是了,现在再回来看你们的眼神,变成了恐惧与害怕。其实不用害怕。

小少年露出一个很灿烂的微笑,他对着场下那些明显变了神色的人,努力地挖掘出自己的记忆。

各位,你们都是正在就读的学生,对社会的表象上的和平了解的清清楚楚,但是大家都清楚这一点,正因为表面上的平等美好,才导致水面下那些混浊与混乱在各位毫不注意的情况下引发新的恶意。

我或许是最幸运,也是最不幸的一个。我侥幸从那个困境之中脱出,成为唯一也是仅有的幸存者,而同时,这种经历也让我的内心有了挥之不去的阴霾。即使在今天,距离那个事件过去已经有两年时间,我依然感觉自己不仅是心里,同样在语言上对它有着深之入骨的抵触感。

可能这种事情放在电影里或者是游戏中会大火,说不定还会出现一定的社会现象。很不幸的是,这是真实发生的,当你真真正正面对到这样的选择时,人类社会中许许多多的原本应有的规则就直接被你自己从脑海中删除了。

在两年后,也就是我十八岁的这个时候,我才总算能够鼓起勇气,在这一个大的场合将这件事清清楚楚、事无巨细的讲出来。

如同所有类似大逃杀的剧本,我们所有人一开始并不相熟,只是因为某种特殊的目的而决定参加这场游戏,是的,这是我们自愿参加的游戏,因为当时只是觉得自己一定会获得胜利,却不想是进入了主谋的圈套。要用心理学角度去形容,就是一种非常典型的反社会性心理,他一直处于一种濒临崩溃的状态很久很久了。

也就是说,他已经如法炮制过许许多多次这样的活动,以某种好处将那个年龄段的学生骗到常人看不见的角落里,然后被迫他们进行着自相残杀的戏码,以获得自身心理上的愉悦。

其实我们都是很好骗的,也许是能快速提高成绩的封闭训练营,也许是能获得大量金钱的打工场所,也许是能寻找到自己长久未见的好友的特殊平台,诱惑无处不在,所以他总能将你内心最深处的渴望变成他引诱你进入牢笼的诱饵。

于是我与另外那几个人见面了,大家几乎都是被引诱进这个黑暗的世界,抱着各自不同的目的面面相觑。其中有人是不一样的,他非常聪明,身手也十分不错,就像我们其他人中的领导者一般。

我直到很后来才知道他的身份,他是一位警官,已经查这个案子查了很久了,总算发现点什么线索,于是才自作主张,自愿掉落进这个看似无解的圈套中。

这就是为什么我真的很幸运,因为这回的大家都非常温柔,即便被逼到死路,也都互相扶持着,也就只有这样,我才能从那个世界逃回来。

扯得有些远,大家可能很好奇我会被什么东西诱惑,但是这件事实在难以启齿,所以让我暂且放置一会。我就说说在那里的那段日子吧,或许更多人想听这个。

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因为我们是他精心挑选过的演员,所以,我们自然而然地得到每日的饭菜,有时候的一些其他娱乐需求也会被满足。我们在演,他一直看着。

有人会觉得主谋站在你身边观看比录像更为恐怖,实则不然。当人暴露在视线中,会一直处于一种提心吊胆的心理状态,这对他来说是不符合他所追求的,也正是因为这个,我们每一刻每个人都处在被监视镜头录下生活的囚犯,而主谋者,则是这个电视连续剧的导演,他觉得他什么都能做到,而且只需要简简单单一句话,就能逼得演员们上演自相残杀的戏码。

你们会说了,既然这么残酷,你怎么一直都不崩溃呢?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不是单独被关在各自的房间,而是被一起关在一整片封闭区域内的。绝境能衍生痛苦,但同样时时刻刻创造着渺茫的希望。除了逃离那个地方,其他我们所做的任何事情均不被控制,探索也好,互相之间做些什么说些什么也好,都并没有受到什么阻拦。

我们被迫听从他所说的那个,相互自相残杀,不被发现的那个人最终可以回到原来自己所在的那个社会中去。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你杀了人,你隐瞒住其他的伙伴杀害了另外的人,才可以回到原本那个自己所厌恶所难堪的社会里去,简直是我听过最可笑最可笑的事情。

然后站在我边上的那个人说话了,没错,就是那位警官先生,一开始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他的身份,只是觉得看他那般坚定且自信的眼神,不像是什么被逼走投无路的人的类型,我甚至一开始就觉得他一定不会属于这个地方,光就是这样的规则,就会使他早早地殒命在凶手刀下。

实则不然,他几乎存活到最后。大家本来都是聪明人,直到后来他告诉我们他是一位进来探查凶手的卧底的时候,凶手都并未想方法杀害他,更不要说其他人的手段,在他的眼前就如同孩童的游戏般,任何谎言都逃不过他那双眼睛。

这并不是什么钦慕的情感,我只能说,这是我第一次碰到如此自信的人。他每次的推论也都没错,在一位被害者出现后,他总能通过各类推断将真正的凶手找出来,他说,这样的互相残杀的游戏必须要有结束的一天,我能重新出现在这里,站在这个地方告诉你们这件事,就说明他的确是对的,真相一直没有背叛他。

谈到这里你们可能会好奇凶手到底是谁,但我更想花大部分时间讲讲那位警官。他的名字并没有很重要,即便我把他名字告诉你们,也是转瞬即逝的记忆,我将它藏在自己心底,也会记得直至生命的终结。

我一开始是那种看起来非常不起眼的因为受骗而到来的小角色,就是在他的眼里那种需要被他保护的小角色,就算是现在,我相信各位看到我的时候也觉得我像一个普通人,不,觉得我是一个普通人。其实不是的,我与他有不少相似的地方,我也是抱有目的才前往那里,但我比他更没有自信,面对这样的处境我甚至分不清应该先有什么样的反应才好。

现在所讲的这些话理应被整理好了打印在讲稿上,可惜的是我并不想照着他们所给我安排好的稿子念,也只有趁着这个机会能用我自己的语言告诉你们我曾经经历过什么,我的那些同伴们又是怎么样的。

房间窗户都是开着,往外能清楚看见这个废弃的海岛的真实样貌。我们住在一个宾馆里,每人都有一个单独的小房间,房间门锁钥匙仅仅是自己手中那一把,全岛布满了监视器,先前提过的。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能为了这样的娱乐花上不少的钱财,然后将这么十来个活生生的人从原本的世界中挑拣出来再看他们相互之间的杀戮,这并不是有意思的事情。

至于那些希望与绝望的理论更是让我无话可说,警官先生也一定不是这么想的。我还记得那天经历过审判之后,大家坐在餐厅里吃着饭的样子,警官先生倒了一杯牛奶放到我的手边,又给自己倒了杯咖啡。他就只是对我说,这么晚了,你喝了牛奶赶紧回房间睡觉去。

他好像看我有些紧张的表情,又这么对我说了:我们很快就可以调查出所有的真相,包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犯人是什么人,我很快就可以告诉你了。

也许是他的这种观点已经鲜明至极,使得当时存活下来的其他人都有了停止这场看似已经合理的杀戮表演的意思。我们与凶手所做的事其实并没有差别,是我们自身的态度逼死了那些受害者,是我们的审判与投票使得那些杀人凶手收到死亡的惩罚。即便是在现在这样的社会,杀人偿命也是正确的,合法的。

只是我们脱离社会单独在另外一个被虚假构建起来的存在时,一切的一切都变得令人绝望起来,杀人是错的,但是猜错凶手自己也将被迫处刑,处在这样一个两难的境地,我这才明白了为什么他会就此消失,或许是被人杀了,或许是杀了哪个谁被发现了,又或许是得到了整场比赛的胜利,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放弃回到原本的生活中……然后我在接近事件末尾的时候,放弃了自己原本的目的,真正参与到这个游戏中去。

也正是那个时候我才被真正重视起来,原因无他,我们最后就只剩下三个人进行审判,而剩下那一方就是赢家。

你们听到这里一定很希望警官先生与我能够获得胜利对不对?另一个人的生命在此时是那么无关紧要。因为我还活着,所以你们所需求的快乐圆满大结局就是建立在希望与正确的那一方胜利上的,对不对?

 

 

 

 

 

 -tbc

 

 

 

*文章完结后才解释

*今天实在卡的烦,就干脆发了

毕竟没写完更了也算日更的嘛!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