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舟梓

佛系写手,爱的战士,圈地自萌

【all金】舍友就算不能为你两肋插刀也必定会在关键时刻插你两刀

【all金】舍友就算不能为你两肋插刀也必定会在关键时刻插你两刀(校园pa)


*架空校园向,题文并不应对系列


*主嘉雷金,你瑞又双叒叕被ntr桥段


*年龄操作有,玛丽杰克苏有,一见钟情有,狗血喷头有


*看心情写,反正没想好结局,闲闲让我怎么写怎么写


*卡米尔十佳舍友/瑞哥二十四孝好男友


*仅all金,无雷卡,如果觉得有其他cp,那你自戳双目吧


*第一弹请走 【all金】戏精间的互怼岂是尔等凡人能料想得到的


 






只有军训的那一个月是寝室住人期间最干净的,没有之一。如果硬要说应该还有发毕业证的那段时期,不过对于刚刚入学没多久的几个小鲜肉来说并不重要,毕竟他们刚经历完高考前的艰辛,总觉得一天能掰成好几天用。


然后这句话便在军训完的下一周瞬间化作泡沫,原本五点起床晨训对这些个小男生来说的确吃不消,当然,也就是这几个小男生吃不消,不包括某些自律行为良好的高材生:“金,不是说就算军训结束也要每天去晨跑的吗?”清晨五点,空气中还有一丝寒冷,金发小少年窝在枕头堆里觉得自己梦到自家发小一大早跑来敲他寝室门,大有他不起来就不停的架势。


“金?你起床了吗?”那声音堪比教官的集合哨声,就算再怎么低音炮男神音,扰人清梦都会觉得如同魔音灌耳。


但是作为从小就高强度抵抗某人唠叨如老母亲的话语的某人,自然是自动屏蔽周围一切嘈杂声效,直到室友受不了下床把门打开,看见门外脸黑的快跟夜空媲美的医学院学霸的脸。


“……啊,学长早。”对方看着自己的脸,将原本准备递上来的两个塑料袋又不着痕迹收了回去。


卡米尔迷迷糊糊看着自己的表,五点十五分,真的有点早。


“……金起来了吗?”早餐的香味顺着门缝溜进来,闻起来像是食堂卖的葱油饼,又像是香酥黄油面包,或者可能是医学院食堂专供的嫩煎火腿三明治:“我买了你们全寝室的份,一会七点半叫他起来吃早饭。”


卡米尔接过俩袋子,瞟了一眼里面品种还不少,怕不是买了全寝室的份,而是估计有些东西某个小家伙不吃吧。想的真多,那家伙有忌口的?


不过表面功夫当然是要做足:“谢谢学长。”


“我跟你同一届的,不用叫学长。”门口那人把护腕正了正,估摸着他是不是还想回去睡个回笼觉:“那我先走了,打扰了。”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二十四孝男友!卡米尔目瞪口呆,然后想到自己大哥曾经对自己碎碎念许久的某语言学院小鲜肉,再想到本院某学长一天到晚往班级自习室里蹿的奇妙习惯,西斯空寂。我室友明明是个直男,却被三个校园风云人物疯狂追求中,作为室友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吹了两分钟宿舍门口的风,空气中夹杂着大学食堂早餐油腻的气息与某种难以言喻的男寝独有气味,让卡米尔将门哐地关上,再惊醒一人。


“妈啊才五点多,卡米尔你都出门买早饭回来了?”有人从上铺窸窸窣窣爬起来,慢悠悠戴上眼镜:“买了全寝的份?十佳舍友啊……”


“哪只眼睛看到我把睡衣换了?”他瞥了镜片比瓶底还厚的某人说道:“你懂室友被追求的感觉吗,基佬?”


“要这么说基佬也太可怜了。”另一个家伙可能是被香醒的:“被我老大知道你大概现在已经在做嫁接手术了。”


不要这么隐晦的表达自己的老大是基佬吧,雷德同学,就算你瞧不起单身狗,也不能AOE攻击啊。


“我算是明白了,”紫堂幻一瞬间搞懂了这其中的由来:“不就是金之前跟我们说之后要跟他发小去晨跑吗,结果发小老早就清楚他尿性干脆给他带了早餐,顺便还刷了一波我们的好感度,简直是漫漫追妻路的第一步……”


“你心里清楚就好,干嘛说出来?”卡米尔瞥了他一眼,雷德与他心照不宣地一起挂上如同老母亲的微笑。


所以说卡米尔根本不可能不清楚应该咋办,他单纯就是想发发牢骚,不然他也不可能考进这个学校。第一次见到这个满脸灿烂不要钱的笑容的时候他就明白,做室友的估计很快能吃到刷好感度的第一杯羹,没想到这碗汤来的还挺快,军训没过多久就……不成不成,这对万一成了那他大哥怎么办?


虽然雷狮对小鬼的态度本身就很奇怪,再加上他是个基佬……


卡米尔同学,你这种直接将自己哥哥称为基佬的行为本身就不太正确,有违背社主会义心价核观值的可能性啊?


其实他们这群室友最多也只是能暗地里提醒一下某个看似神经大条的小家伙注意下不仅要提防女孩子的攻击,有些基佬也容易悄悄对他下手,哎,但是有些衣冠禽兽防不胜防,再怎么提醒都没办法。


三个人搬了小板凳坐在桌子边上围着这堆早饭,看着它们从香气四溢慢慢冷却至常温,紫堂幻于心不忍,拆了包豆奶,把吸管咬在嘴里,含糊地与另两人开着小会:“你们说金到底知不知道这种事情啊?”


“我觉得总有点感觉的吧,哪有一上来就对后辈这么好的前辈啊,又不是演三流电视剧。”


“难说,毕竟都是学生会一个部门的……”


“靠,说到学生会我就来气,我之前准备了那么久都不给我进去,金说格瑞就递了个表格,连面试都没去就收他了。”


“人家硕博连读高材生,别自取其辱了吧?”这理由说出来都不可能有人不信的。


“我要发愤图强!有朝一日,我也能保研!”


“……你要知道人家可是五点起来晨跑读书的用功型大学霸,”卡米尔补刀:“还给我们全寝室带了早饭。”


“我又不是励志想要成为金的男朋友!”


“兄弟,这句话我就只能今天这个时候告诉你,”雷德一脸过来人的表情:“你这句话千万别到处说,万一被什么人听到我们都不敢给你收尸的。”


“……”天可怜见他就想吐槽两句。


“对了,你喜欢楠木的还是樟木的?”雷德好像又想到什么,问紫堂。


“什么?”紫堂叼着豆奶,没反应过来。


“棺材。”


“……靠!”欺负他是吧,都欺负他,不就是金背后有靠山凑上来仗着他嘛,他也想……算了,这种靠山还是靠他自己吧。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你肯定在想我老大的坏话。”


“……紫堂?卡米尔?你们都起床啦?”紫堂正想嘴硬反驳上两句,却看见那颗金色毛绒绒的脑袋从上铺往下探:“几点啦?”


“七点过五分,格瑞给你带了早饭,赶紧下来洗漱了吃。”


“哎?格瑞来过啦?”小少年迷迷糊糊抓了抓散乱的头发,睁开被泪水糊着的眼睛:“我还以为是幻听呢……”


“你要吃什么?”卡米尔摁住他的头往床里塞:“别看了,小心掉下来。”


“我什么都行!”不出所料的,小家伙很快爬起来,顺带地叠好被子,小身板流利地蹿下扶梯,冲进厕所的速度快得能看见残影:“我很快就好!”


“我怕他是听见你刚才说啥了。”紫堂幻把豆奶喝完,默默地开口。


“一个宿舍还要这么孤立舍友总不好,不然跟他摊牌了?”卡米尔提议。


“……您心真大。”


“彼此彼此。”


“你们一大早就围个圈坐那,开小会啊?”金说到做到,很快就从厕所里出来,此时的他头发已经梳得齐整,脸也洗的干干净净,对着室友灿烂一笑,果然养眼。


“是啊,讨论寝室长的事呢!”卡米尔编理由从来都不带停顿的。


“寝室长?”金眨了眨眼:“我以为是卡米尔你啊!”


“我其实是校社联的,平时有点忙,怕开会时间撞上。”卡米尔看了看某个战战兢兢生怕引到战火的人:“其实我们在商量让紫堂幻当。”


“是啊,我是我们院学生会的,虽然没有你们校学生会事情多,但我是宣传部,挺忙的……”雷德可怜兮兮地看着金,仿佛他才是决定一切寝室权利归属的最佳人选。


“我也觉得紫堂当寝室长挺好的!”金越听越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仿佛没有注意到紫堂皱的快拧到一块的脸:“而且紫堂平时就很细心,性格又那么好,一定能当好寝室长。”


“既然大家都这么说,那我试试看。”紫堂把豆奶壳子丢进垃圾桶,看着另外三位对他带有莫名笑意的眼神,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上了什么贼船。


 


 


非说贼船也不为过,因为当天傍晚,寝室里所有人都接到未知号码的短信。


“我部门聚餐!”


“我部门聚餐!”


“我部门聚餐!”


“我要去开会!”


异口同声后,寝室寂静了短短一秒,爆发了雷德杀猪般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紫堂你晚上要去开会啊!”


紫堂幻泪流满面,他就知道。


“那我先出门,会长说晚上去的那个商业街有点远,回来的时候给你们带夜宵啊!”金笑眯眯背上自己的斜挎包,对着另外三人打了个招呼,脸上表情单纯且无辜:“晚上见!”


“我觉得吧,他根本就什么都知道!”紫堂幻看着门被带上,发出清脆的落锁声,有些脱力:“干嘛坑我!”


“兄弟表示,有你一杯羹!”雷德哈哈笑着,拍了拍紫堂幻同学瘦弱的肩膀:“等我回来给你带烤串啊!”


“卡米尔,你该不会也要弃我而去了吧?”


“都说了部门聚餐……”卡米尔看着紫堂同学硬装出来与金有那么二分像的星星眼,觉得自己有些脱力:“学也学得像一点,我陪你去趟食堂还不行吗?”


“卡米尔!你简直是人间至宝!!”


“别,我听着都快吐出来了。”


“你说金就用这小眼神去勾引男人的?”


“今天早上雷德怎么跟你说那句话的来着?”卡米尔看着才从他俩身边走过去,对着紫堂幻友好微笑的安迷修点了点头,反问道。


“什么话?”


“你喜欢楠木的还是樟木的?”


“……”紫堂幻看着刚刚走过去的学生会办公室管理人,突然有点蒙蔽:“不是吧!”


“天堂有路你不走,”卡米尔叹了口气:“兄弟想帮你也帮不成啊!”


谁知道全世界基佬都挤他们这块来了!紫堂幻再仔细一想,仿佛又知道了什么惊天大秘密,正要抬头问卡米尔,看见冲他俩热情打招呼的雷狮,冷汗从背后冒了出来。


“基本上你想的都没错,所以……”黑发小少年微微一笑:“我也不想坑你啊?”


当紫堂幻抱着他那食堂买来打包还要五毛钱的六元一荤一素小套餐坐在寝室里边刷朋友圈边恨恨地吃,雷德与前辈们欢聚KEC,卡米尔跟着部长在奶奶家吃得开心,金与嘉德罗斯他们坐在MOINE包间里,等待餐前甜酒准备干杯。


人与人之间怎么就差那么大呢,紫堂挖干净最后一勺饭,将充电宝放进背包里,关上了凄凉空旷寝室的大门。


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默念着小诗词,紫堂幻自顾自坐在教室的前两排,看着都是三三两两走进来的几位同班同学,心里有点小难过,殊不知人家来叫他一起走的时候敲不开他早已锁干净的寝室门。“哟,紫堂你来的这么早啊!”


“坐这么前面干嘛,往后坐,开会肯定就是讲些注意事项的。”一位同学劝他。


“我怕我们寝室有人想拿奖学金,得听仔细点。”


“所以你仔细听完回来就告诉我们以后不定期要检查卫生,没了?”雷德把一边撸串一边断断续续讲的紫堂说的话重新打乱排列组合一番,发现就这一个重点。


“高材生,人家是说,查了卫生不合格是要扣品德分的。”卡米尔捡了一根烤肥牛,扯下一块肉往嘴里丢,随即皱眉:“怎么这么咸!”


“你觉得咸你别吃,那是雷德带给我的!”他最恨就是这人好吃好喝回来不给他带东西就算了,还跟他抢雷德好心带回来的烤串:“金什么时候回来啊,不是快门禁了吗?”


“也就你这样的乖乖学生会相信我们学校真的有门禁这回事了。”卡米尔把嘴里那块咸的他受不了的肉悄悄吐进纸巾里:“只要班主任不管,是不会上报学校的。”


“班主任是谁?”雷德开了瓶可乐,气泡唰地冒了出来。


“丹尼尔,”卡米尔耸耸肩:“他算金的半个监护人,所以你懂的。”


“我不想懂!”紫堂哀嚎,这种弯弯绕绕的事情为什么卡米尔知道的这么清楚?


“我回来了!紫堂,又什么题做不出来了?”金嘭地打开寝室的门,手上拎着一个大纸袋子:“别难过了,我给大家带了小蛋糕,据说是网红,我还没尝过呢!”


“其他我不问,我就想知道是谁付的钱。”雷德帮寝室小王子接过那个纸袋子放到桌上,金卸去负重便赶紧上床换了睡衣,他声音软乎乎地从被子里传出来:“雷狮,他说他弟弟也喜欢吃甜点,顺便给我跟室友都买了一份。”


得,他还成借口了,卡米尔心想,期间瞟了一眼紫堂幻,那家伙果然在憋笑。


“风水轮流转,明年到我家。”


“紫堂,啥意思啊?”


“没没没,这蛋糕可好吃了,金你下来尝两口?”


“啊?但是我那份刚才被嘉德罗斯抢走了,他说一直想吃没吃到的这个,还好雷狮不是给我买的。”


“怎么你们都不说话啊?”


“哦,他还说了,下次再带我去吃其他好吃的,专门给我买,诶你们说,他该不会是个GAY还看上我了吧?”小少年的语调里带有一丝俏皮,显然是在开前辈的玩笑。


卡米尔端着那份专门给他买的蛋糕,想点播一首凉凉送给他大哥。






-下课-




*大家好,我是随缘更新lo主肘子,欢迎大家给我留言并表达对我文的爱意!


佛系更新,爱看不看,不喜撕逼,评论不爽直接删,邪恶混乱中(收声)

评论(3)

热度(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