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舟梓

佛系写手,爱的战士,圈地自萌

【all金】戏精间的互怼岂是尔等凡人能料想得到的

【all金】戏精间的互怼岂是尔等凡人能料想得到的(校园pa)


*架空校园向,题文并不应对系列


*主嘉雷金,你瑞又双叒叕被ntr桥段


*年龄操作有,玛丽杰克苏有,一见钟情有,狗血喷头有


*看心情写,反正没想好结局,闲闲让我怎么写怎么写


*第二章反正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就很随意地当片段写了(皮这一下真是开心)


 


 


 


 


传说A大的语言学院院草同兼他段第一,还传闻他长相俊美但脾气暴躁至极,对小学弟小学妹极不友好,经全校学生不记名投票评选十大最不想相处男生之首,名为嘉德罗斯。


又传闻A大的艺术学院院草同兼他段第一,听说他长相俊美且脾气恶臭至极,对小学弟小学妹极不友好又爱欺负人,经全校学生不记名投票评选十大最不想共事男生之首,名为雷狮。


而实锤表明,A大新晋语言学院小鲜肉,分数高出录取分三位数多不知道为什么非填了这个学校,是个长相可人,脾气极好,经全校女生不记名投票评选十大最想交往男生之首,名为金。


“凯莉,你这上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啊……”而她凯莉大小姐,作为学校八卦新闻杂志跪舔萌的主编辑人,则是……


“金,这不是为了让你成为风云人物,更好地找你那个传说中的青梅竹马吗?”


“我做不做风云人物又不重要,而且跟找人也没有丝毫关联……而且不是传说,是真实存在的啊……”


“人就是有趋光性的嘛……”她一边翻着样刊,封面上的小少年抱着他不知是哪年的奥赛冠军奖杯,如蓝宝石般的双眸眯着,笑得露出了右边的酒窝:“这看起来也太小了吧,这是你初几的照片啊?”


“凯莉你不是让我拿高中的照片吗,可是我高三一直很忙,这是我毕业之后姐姐拖着我去拍的……”


“……凯莉,你靠着么近干什么?我卖艺不卖身的啊!”小少年往后退了两步,肩背撞上冰冷的墙壁,他紧张地看着黑发少女一脸严肃地凑到跟前,正当他觉得自己节操不保之时,少女冰凉的手指只是扯了扯他的脸。


“我就看看你怎么保养的那么好的,本小姐每天不离保养护肤品还不如你个天生的,老天爷可真是不公平……”


“可是凯莉明明长得就够好看了啊……”


“你觉得对我拍马屁有用吗?”少女单手一抬撩开落到胸口的黑色发丝,顺势抬起金发小少年的下巴,硬要装着严肃却破功忍不住笑出来。


“有用的嘛!”他笑嘻嘻地对着她说:“更何况你本来就……”


“小子,拐我家主编有问过我了吗?”社长诡谲的声音出现在凯莉身后,金不由得白了个眼:“需要我在德国骨科为您提前订一张病床吗?”


“我的天啊,你竟然觉得我们两个是兄妹!”凯莉惊讶地捂住自己的嘴,眼里满是不可置信:“你还觉得鬼狐天冲……哦,这下我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你们不是兄妹吗?”


“噢,我的妹妹,你是如此地让哥哥伤心啊,心都要碎了。”鬼狐面无表情快步走来扯开两人,嘴里念叨着的却是深情无比的台词。


“您最近这是怎么了,”凯莉挑了挑眉,将手上的样刊交给他:“怕不是邻家小幺儿成婚,一颗玲珑剔透心碎地满地便是了?”


“咳咳,串戏了啊!”金提醒道:“今年可演的不是古文戏了。”


“本小姐兴致高着呢,管他什么戏,爱怎么演怎么演,鬼狐大人,您说是还是不是啊?”她这厢又勾上鬼狐的下巴了:“小可这张脸,可还好看呀?”


“凯莉小姐这般花容月貌,自然是倾国倾城,鬼狐自愧不如啊……”


一个大男人要那么好看做什么,金啧了一声,他只是过来看两眼样刊,里面内容还什么都不知晓,就被打断了。真糟心,这两人演起来没个半个小时结束不了,想当年他还是个刚进大学如初入世事的小白纸的时候,硬被凯莉拉着看两人的即兴演出看了得有一个多钟头,最后还是他肚子饿得咕咕叫了才制止了这场永无止境般的表演。


想到这点,金抓起自己的包就从半开着的门缝中溜出去,那身姿就跟带球过人般快速且防不胜防。


“欸,怎么跑了,我都还没尽兴呢!”少女盯着那扇门,嘟囔着。


“全世界也就你觉得他喜欢看这种戏码,咱能不能下回换个整人的招?”鬼狐看了两眼样刊上小少年温柔的笑容,翻开封面:“我都嫌累。”


“我才不觉得他喜欢呢,我就是觉得他这种无可奈何的表情特别好玩。”


“我说大小姐,能不这么坑哥吗?”鬼狐叹了口气,有一个从小到大一直这么调皮捣蛋的妹妹,就算长得再怎么好看他都觉得心累啊!


“金说得对,是该给你在骨科提前定个床了。”怕不是能把你的腿打断。


“……”斗嘴斗不过怎么办,认输呗:“这次的终稿校完就可以印了,学生会晚上还要开会,我先走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切……战斗力不足五的渣渣。”


“你跟哪个混蛋学的这种脏话?”可以啊,还真有这种说脏话的家伙追他的妹妹,看来他鬼狐天冲的名气还不够响嘛。


跟你啊,混蛋,凯莉翻了个白眼。


“上期封面人物,嘉德罗斯。”我看您老人家怕不是真的像金说的那样是个死妹控吧?凯莉同学西斯空寂,脚底寒毛竖起:“我说、我找不着男朋友怕不都是拜您所赐啊?”


“你怎么不想想最本质原因是你太傲娇?”


“哟呵,你还有脸提别人傲娇?”


要不是这是他亲妹妹,他老早把人摁在地上一顿胖揍……那句话怎么说的,要不是他打不过她,他早跟她翻脸了!可赶紧来个人把这个小妖孽收了吧!


 


撇开鬼狐天冲与凯莉这对凡人见到都得躲着走的兄妹不提,金抓着他的书包正奔走在去往学生会面试的道路上。这个时候的金小呆瓜还暂时不知道加入学生会就跟加入给人打白工的大团体一般,他正准备着自己的自我介绍讲稿,还在纠结着如果面试官问问题的时候应该怎么回答才既不失礼又彰显个性。


直到后来才被某学生会长告知,这些什么自我介绍都不是重点,我们都先看脸的,谁长得好看谁就进来。


能考进这个学校的就首先都很聪明了,聪明的人多了去了,学生会既然要找那些能办事的,自然是又聪明又好看才行,毕竟办事嘛,好看的人好办事啊!


当然这个时候的金是不知道的,他同样不知道娱乐校刊通常会在终稿印刷发放之前先行放出电子版本,也就是,他那张傻兮兮抱着奖杯笑着的大饼脸已经被学生会成员看个透彻了。


“怪不得今年连会长大人都来当面试官啊?我还说哪里刮的东风呢。”


“你自己是基佬就觉得全天下人都是基佬?”某人理了理手中的面试资料,丝毫不觉得公权私用怎么了。


“倒追我的小姑娘能从西校区大门排到东门呢!”


“东门都老早拆了,还东门,东厂差不多吧。”分针指向整点,窗外夜色始降:“时间到,关门放雷狮。”


“……能不能给我在学弟学妹面前留一个高冷形象的面子?”


“搞得好像给你留了你自己不会破功一样。”


“人家还等着面试呢……”本届书记就算是以好脾气著称的安迷修,都已经受不了这两位小孩子般的斗嘴吵架,更何况门外等待着面试的小鲜肉们已经排列成一队,等待着第二轮的检测准备入水了。


 


“……我认为,如果能让我加入学生会的办公室,我一定会好好做事,帮得上学长学姐们的忙……”站在几张桌对面的小学弟说话声音慷慨激昂,一看就是做了不少准备,甚至还上网查阅不少的资料,从他颇有底气的讲稿就可以看得出来。


“校学生会办公室可没有学姐啊?”雷狮挑眉笑笑,一旁的会长大人切了一声,还说不给你留面子,自己不就这么给别人下不来台吗?


“这……”红发小学弟思索了一会,又鼓起勇气,眼神里闪着光芒:“我还是希望能加入办公室,能锻炼自己的交涉能力以及办事效率……”


“如果想锻炼这些能力,我更建议你加入宣传部,(那儿事情又多又烦还有雷狮这个捣蛋鬼)一定能得到很好的锻炼。”嘉德罗斯看了看这个小学弟的资料,扯了扯嘴角。


开玩笑,办公室今年就打算招两个,一个他都预留给某个小家伙了,另一个再怎么样也得把那家伙的所谓的青梅竹马给放进来,哪有其他的位置给这位仁兄?


不确定的因素肯定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才安全,嘉德罗斯心想着,在纸上划了两笔。


“今年宣传部的确招人招的比较多,欢迎这位小兄弟加入哦!”雷狮笑眯眯在他这张申请表上画了个叉,对着他和蔼可亲地表示友好。


“请等待短信或者电话通知,你的面试结束了。”安迷修在自己的表格上做了个新的分数记号,对着这个小同学说。


一等人出去,嘉德罗斯瞟了一眼雷狮面前的表格,冷哼一声:“这是欢迎人家加入的意思?”这么干脆利落的叉出自艺院美术系高手的笔下,真是干脆到令人想要哭泣。


“还好离得远,人家没看清楚。”他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指腹冰凉,缓解了偏头痛。


“你这么个小破孩也有头疼的一天,叛逆期提前到来了?”雷狮将水壶盖拧开,浅啜一口:“还是昨天晚上看爱情动作片通宵了?”


“注意言行,宣传部长大人。”打游戏通宵这个事实绝对不能暴露,不然他嘉德罗斯的英名可就丢了:“安迷修,还有几个人?”


“今天另外地点面试的其他部门都招的差不多了,我们这儿还有剩下的几个人。”被点到名,安迷修将手机上的聊天记录翻出来给两个还在进行言语掐架的两人看:“办公室两个,宣传部三个,你们赶紧招完我好吃饭去。”


“下一个!”


那个金发小少年战战兢兢推开教室的门,娃娃脸上一对漂亮的蓝色大眼睛看着坐在那儿的三人,有些无辜地眨了眨:“下一个是我了吧?”


试问诸君,可爱能当饭吃吗?


当然能啊!可爱到跟洋娃娃一般的小正太,简直顶一日三餐,一个笑脸,顶一个月的红烧肉!可爱就是正义啊!


“是的,介绍一下自己。”心里已经想着将小正太抱起来原地转上三圈还要收紧在怀里用脸蹭了又蹭,扑克脸还是要忍住的,不能崩人设。


“哦,各位学长好,我叫金!是来自安格鲁的大一新生,是嘉德罗斯学长同学院的直系小学弟,希望能加入学生会的办公室,我一定在未来……”


嘉德罗斯听着这个小家伙说的话,盯着小家伙又圆又大的蓝宝石般的眼睛,嘴角渐渐露出微笑,金看见坐在正中间的学长露出无比和蔼的微笑,又有了自信,竟然渐渐脱稿开始自由发挥:“……所以我希望各位学长能给我一个学习的机会!”


安迷修对着这个小学弟说着一晚上被他重复了成百上千遍的台词:“请等待短信或者电话通知,你的面试结束了。”


“啊、好的!谢谢学长!”小少年拎起自己的斜跨包,抬起头对着安迷修露出一个他自认为是最友善的微笑,小虎牙在灯光下有些白的发亮。


“不用谢。”安迷修被这个笑容震地有些发晕。


三人看着小家伙从门口消失,嘉德罗斯一脸嘚瑟地转头对雷狮显摆:“听见没,人家可是要进我们办公室的!”


“得了吧,要是我去扫楼,还不一定进哪儿呢!”他雷某人岂是能这样被小瞧的?


“你们可真幼稚……”


“别吧,到二十一世纪了还遵循中世纪骑士道的人能嫌弃人家幼稚啊?”嘉德罗斯牙尖嘴利他吵不过,你安迷修他雷狮总不在话下啊。


“……是我的错,不该参与你们(戏精)间的战斗。”他现在反悔来得及吗?


“你就当我们不知道你括号里想的什么事吗,骑、士、大、人?”嘉德罗斯挑高一边的眉毛,对他冷笑。


“不过说起来,我也把金放进来了。”赶紧转移话题,作为长期需要在这两位刀光剑影中保全自身的安迷修深谙此道:“另一个人选你有想法了吗?”


“……有。”不是他心智不坚定,而是敌人太狡猾!嘉德罗斯恨恨地想到,但还是随着话题转开:“有个叫格瑞的,我想把他放进来。”


“他没有报名表提交过来。”安迷修翻干净所有剩余表格,这么提醒道。


……等等,格瑞?据说是医学院硕博连读申请人啊,这家伙怎么会来学生会……安迷修又仔细翻了翻报名表,发现一张就写了名字填了志愿部门的废纸一般的表格,姓名栏,格瑞,志愿部门,办公室。


“……就,这家伙?”他觉得自己眼皮都在跳,现在的大一新生都这么皮的吗?任何什么过往经历都不填,是太自信还是……


“嗯,就他吧。”


过了两天后,当天因为导师要求而呆在实验室根本没去面试的格瑞,收到一条未知号码发来的录取通知短信,心里懵逼了一会:这都能录取?正想着回绝,而后收到他小网友发来的:我被校学生会办公室录取啦!的短信,又决定还是去参加第一次的学生会大会了。


不知道这么久过去了,是不是那家伙还跟小时候一样,傻兮兮的。


而真当大会来临的时候,某人发现他家发小被传说中脾气暴躁的会长大人与传说中极难相处的宣传部长大人温柔地揉着头发还一脸溺宠,气得差点想砸了学校娱乐周刊杂志主编的电脑。


 


 


 


 


-下课-



评论(4)

热度(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