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舟梓

佛系写手,爱的战士,圈地自萌

【MHA】天生我材 02

 哨向设定,架空

轰出胜大三角的角,非要说汤底大约是全员谷吹(不)

私设巨多,包括各类年龄操控,嗷嗷西要说三遍

日常除草(2/2)

本章欧叔出场,小久设定结束,我是觉得很莫名其妙有点欧x久,不过tag就是大三角+胜出啦。

看过02上的妹子很抱歉,为了凑字数我都是扔一块的,所以再看一遍啦xxx

 @一只被辣椒油腌过的咸鱼 闲我更啦,今日双更有没有看的很爽啦!






02 在练习场不仅能看见新鲜的脸,也能看到一整片的动物园呢

 

绿谷出久,男,二十三岁,身份卡上第三栏写的哨兵两个字,边上配有一张傻乎乎的大饼脸,就是传说中第十一届A班的top之一了。

“体检完之后我能去训练场看看不,小胜?”猩红色液体顺着流管流出,现在的他们体检与其说是要走一整套流程,不如说是直接对他们体内的细胞与血液进行分析,简单来说就是,抽个血可以结束的事情。

“不可以,”排在他身后的那位丝毫不给当今区域塔最强王牌一点面子,“我下午忙得很,别来捣乱!”

“但是……上面下来的安排是我去当辅助教官啊?”很快抽完血的出久把棉花牢牢按在针口,说来奇怪,骨折挫伤对他来说如此家常便饭,可是却比不上针刺之后的伤口疼。

“随便你。”这是某人对他至今为止最柔和的一句话了。

 

一开始绿谷也好奇过,等分化觉醒变成哨兵向导直接被抓进塔里,塔到底是怎么养他们这群人的?直到他自己也进了塔,发现塔内教学与塔外也没有差多少,非要说区别,就是更加严格,课程更多,而且……

并没有他想象中那样将向导哨兵分开教育,而是一起教学,只是训练课时的基准不同。

“哨兵500个俯卧撑,向导100个,十分钟之内做完,做完后休息三分钟!”才跑完热身两千米的慢跑,恶魔教官的声音在丽日的耳边响起:“做不完再加一倍。”

“啊!”惨叫声响彻操场,不愧是爆豪呢,对女生与向导也丝毫不留情。

“不过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我新入学的时候,相泽老师给我们发纸的那段时间了。”绿谷坐在一边的长凳上,手里抱着泡好的绿茶,慈爱地看着惨叫连天的同学们:“第一天上训练课的时候哦,教官给我们每人发了5张纸,说做俯卧撑做到汗水浸湿了才能起来呢。小胜已经很温柔啦!”

教官你说的让我听起来真的觉得好轻松啊可是我才做了四十个就过去了五分钟剩下那六十个应该怎么才能在五分钟之内做完嘛!丽日硬撑着自己的胳膊,她觉得全世界的重力都压在自己两根并不算纤细但也不是那么粗的胳膊上,而在她边上的小梅雨在一边快速地做着俯卧撑一边嘴里数着数,在六分钟左右的时候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完成啦。”

所以就我觉得这个任务十分难完成吗!丽日有些绝望,眼睛瞟着身边同学一个个站起身或擦汗或喝水休息的样子,又努力撑着上半身做了两个——真的好累啊……

“最后一分钟。”爆豪的声音真是一点不给人希望。

“御茶子酱加油,千万不要松气啊。”蛙吹已经把水瓶放回原位,她已经休息完毕,喝完水回来了:“还有三十个,很快就能做完啦。”

“……呜,我做不动了啦!”嘴上一边说着自己做不动好累的御茶子却没有真正松懈下来,反而是加快了速度,胳膊肘都不像是自己的,身下的塑胶地被汗水渗透,颜色黑了两个度,她倒数着最后的那十个:“十!……九!……八!……七!……”

“时间到。”

这几个字简直是地狱来的使者喊出的收命书:“没做完的,哨兵加500个,向导加50个,训练结束后留下来做完放学。”

“不!是!吧!”丽日有些崩溃,她还差六个就做完了,这样还要在惨无人道的训练过后再加做五十多个俯卧撑,妈妈,果然要想成为人上人,就要经历如此艰苦的过程啊!

“没事的小御茶子,我留下来会等你做完再一起去吃晚饭的。”蛙吹安慰地拍拍她肩膀,“而且五十个俯卧撑不算很大的惩罚量,比起哨兵来说好多啦。”

说的也是啊……一开始说要翻倍的,没想到只是加了五十个,说不定爆豪教官也是很温柔的人呢。

“接下来是肌肉训练,排好队伍,给老子去跑步吧!”爆豪看了看除了这个班空无一人的操场,心情莫名有些好:“二十圈后休息,不论向导还是哨兵,都给我咬紧牙跑完!”

“二,二十圈?!”新兵蛋子们还没从俯卧撑中缓过劲来,又听到要去绕着这个操场跑20圈的噩耗,要知道塔的操场跟他们曾经待过的学校操场并不一样,这可是八百米一圈的大操场啊!

“教官,能不能先休息一下喝口水啊?”有人问,他跟可怜的小丽日一样,没有完成刚才的任务,又出了不少汗,脸色苍白得像是脱水了。

丽日眨眨眼睛,她好像看见光点在扩散,还有每个人身边都跟着一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动物……比如蛙吹的肩膀上,就站着一只很小的热带雨林蛙,还有八百万的头顶窝着一只雪白的猫头鹰:“小梅雨,我怎么看见你肩膀上有只青蛙?”

“啊,御茶子酱才看见嘛,这是哨兵向导特有的精神动物啦,顺便一说御茶子酱的是黄金蟒哦,盘在你脖子上的这条,要不要给它起个好听的名字呀?”

“叫大饼脸算了,”某教官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她们俩背后:“还不快去跑步!”

“知、知道了!”她有些惊慌,把脖子上的蛇扯下来扔到地上,背后发凉。可能是因为身上带了这么久这样的冷血动物,也可能是偷懒被抓包,不过蛙吹也是,她就不害怕吗?这个问题困扰着御茶子,她跟随着蛙吹的步伐迈着脚步,觉得双腿越来越沉越来越沉,再往前看一眼,觉得整个操场都被动物包围着,有很小很小的兔子,也有巨大到两人高的北极熊,虽然早上上理论课的时候就提及到了的精神动物这个概念,她还是对这么多能成为天敌的动物友好相处在同一个操场上感到好奇,跑步劳累的感觉也渐渐淡下去,唯有参观动物园的心态使她继续迈开双腿,踩着得有两斤重的训练靴往前跑去。

“哪有开始就这么严格的嘛,都倒下好多人了。”绿谷跑到跑到上扶起倒下的学生,有些心疼。

“那你阻止我啊?”那双猩红色眼瞳里满是戏谑与不屑。

“……嘿嘿。”少年将学生慢慢抗回长凳边,傻傻地笑了笑:“也是。”

现在的社会情况他们又不是不清楚,当年不论是出久或是爆豪,书面实战都优秀得能到达前十的成绩。训练方式完全基于理论,人们对于向导与哨兵这类新型人种的出现必定存在抵触感,哨兵与向导亦然。从他们的称呼就很容易分别出那种轻蔑感,普通人、一般人、平常人……从分化那个起点开始,他们就变得不一样,社会需要他们,而他们也需要社会对他们的肯定,这类肯定必然要用血泪换。

如果不在这个时期进行惨无人道的训练,又怎么能保证未来的时候,他们有能力不使自己被瞧不起呢。更何况,向导这类极其稀缺的资源,黑市上对未结合的向导从来都是有价无市,如果没有很好的自保能力,那么,除非一辈子都待在塔的高强度保护下不出去,要不然,走在街上都要时时刻刻胆战心惊。

话虽然这么说,不过让他坐在一旁看新面孔们跑着步,身后鸡飞狗跳地跟着许许多多小动物也是一番乐趣,出久不得不承认,的确很有趣。丽日同学的精神动物很意外的是一条半米长黄白相间的蟒蛇,它缠在小女生有些冒汗的脖子上,舌头往外吐着,圆豆一般的眼睛黑黑的,跟小胜的精神动物一样,拥有着小小的很可爱的眼睛。虽然小胜的精神动物与丽日同学的是天敌啦,不过看他那么严厉的表情之下,小蟒蛇也只是很委屈地吐吐蛇信子,对于它面前那只才十几公分高的花栗鼠实在是凶不起来。

没错,说起来爆豪胜己还有一项让同期各位爆笑的、他天生自带的笑点,那就是——作为名号为爆杀卿的爆豪教官,精神动物竟然是一只很可爱的花栗鼠,还有一撮呆毛的那种。

“栗子实在是太可爱了,每次都会趴到我手上,如果我的也这么乖就好了。”绿谷端着手上那只肥嘟嘟的小老鼠,放下茶杯摸了摸那撮呆毛:“迈特真是每次都跟我对着干,好过分啊。”迈特是绿谷的精神动物,是一头威风凛凛的北极狼,每次提到精神动物,绿谷跟爆豪家的两只都会被拎出来说,如果换一换就更像两个人的性格啦。

虽然轰君家的小企,呆萌地也跟他本人高冷帅气的形象不太符合呢。

“哈?”站在一旁靠着墙计时的爆豪转了过来,他只听到最后那句话。某人扯了扯自己的眉毛,看着正襟危坐捧着小鼠的那个家伙,原本闷闷的心情变得柔和了一点。

——当然,该为难他的事情当然是一件不少:“你说谁过分?我吗?”

“不……不是啦,我是说!”废久对着他摆手,情绪一激动,他背后就窜出一个巨大的深灰色影子将他扑倒在地上,“我是说这个家伙啦!都怪小胜,我好不容易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了!”

爆豪冷漠地抱着手臂,看着一眨眼就不见了的栗子,还有突然出现并将某呆子扑在地上起身不能的迈特。

“你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人才,”他说:“还没见过有人能被自己精神动物逼得没法起来的。”

“小胜都看到了还不来帮忙一下吗!”绿发少年推了推压在自己身上得百来斤的精神动物,有些绝望:“它怎么突然又出来了啦……”

“我可没时间管你,辅助教官。”爆豪又看了眼操场,大部分都已经跑完二十圈回到操场边,该喝水的喝着水,该敲腿的敲着腿。

所以,等绿谷好不容易平静下心情,将迈特赶回精神世界,重新将视线转回操场的时候,爆豪面前就只剩下方才俯卧撑没来得及做完的几个小同学,可怜的丽日是唯一一位被留下来的向导。

“女人,向导可不是偷懒的理由。”

“我知道!”丽日紧紧咬着下唇,经历完地狱般的训练的她,依然硬撑着精力走到教官面前,她明白的,向导其实比哨兵更需要自保能力,这么点训练就叫苦,她怎么能完成自己的梦想呢!

“丽日同学,”绿谷蹲在一边,他手里拿着新买的一瓶矿泉水:“其实我那个时候也是这样哦,没有及时完成任务,不过,只要下定决心去做的事情,肯定能做完的,我相信你!”

因为上帝的眷顾而使得我们得到了这样一张进入特区的门票,而得到门票后的我们,都仅仅被赋予了站在起跑线上的资格,如果不拼尽全力的话,怎么才能跟那些人一样到达这么高的顶点!

出久没有把这段话说出来给她听,茶发少女微微抬头就能看见那个温柔的教官眼底燃着的火苗,两个人都明白,只是这么短短一句激励的话,让丽日下了决心,她一定能完成这种训练,并且在三年之后,如同凤凰一般,涅槃重生。

但如果回想过去,在五年之前,迎接训练课程结束之后的绿谷出久的,却不是像他这般温柔的教官,并且他当时的情况,比丽日如今的状况,要恐怖得多。

“怎么了绿谷,成为哨兵的你怎么比起一般人做这些训练还要糟糕?”当时他的训练教官名叫相泽消太,虽然绿谷他们不清楚,不过那位的能力与手腕却在同期教官中十分有名。

绿谷出久,作为一个从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他进入塔,其实仅仅因为得到了那位全国最有名的哨兵,欧尔麦特的欣赏。欧尔麦特在某次袭击中受了重伤,不论是精神或是身体意义上,都是难以调养的,在很偶然的一次事件中,他与绿谷少年相遇了,从此他更坚定了自己退休的决定,并将绿谷接进塔中进行各项训练,让他成为自己的关门弟子。

这件事,除了小胜,大家都不知道。

绿谷出久在进塔之前,一直是个普通人。而且,进塔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也是。

 

原本如果可以的话,他是连小胜也不想说的。毕竟,他的确是凭借着欧尔麦特的关门弟子的关系才被塔收入,进行训练的。

“绿谷少年,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很复杂,说实话,我也很复杂。但是,希望你能接受这样的结果,我会将我毕生绝学都交给你。”欧尔麦特是这么跟他说的,因为欧尔麦特本人,也曾经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瘦弱平凡的普通人。他跟绿谷讲了自己的过去,欧尔麦特得到了他导师的青睐,那是一支很小的血清,拥有着改变他体能的力量,而现在,他身上的血液的能量,即将在绿谷完成体能训练后,再传递给他。

“我明白的,欧尔麦特。”出久握紧了拳头。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如果不是因为他被上天眷顾的好运气,他将一辈子都作为一个普通人,一直一直当一个十分平凡的人——那是他不愿意的,他一直想跟自己的幼驯染一样,成为一个很强大的哨兵。

开始几天的训练生活实在是不好受,因为欧尔麦特的关照,他的身份卡上写上了哨兵的第二性别,他也被各位同期的向导哨兵注意了不少次,这家伙的精神从未出现过巨大的波动,没有任何人知道绿谷出久的精神动物到底是什么,也没有人知道绿谷这个家伙是什么时候进行分化,是由谁接到塔里来的。最后所能堪堪得出的结论就是,绿谷出久是自己得知自己的分化,自行报道的。

“怎么可能啦!”绿谷摆摆手,他不习惯被他人如此靠近式的逼问。

“可是绿谷君,”饭田推了推眼镜,他摆了摆并拢的手指:“如果不在自我介绍的时候好好说清楚,没法跟大家一起成为朋友啊!”

“但、但是……”

“废久就是废久,废柴只要躲在其他人背后被保护就可以了。”当年的爆豪胜己与如今并无多少差别,脸跟嘴都一样的臭,怎么看都像个反派。

“不能这么说绿谷同学,他的战术分析还是很厉害的!”饭田快速地划着手,对于爆豪这样的不爽脸,也就饭田能一本正经地说出反驳的话来。

“切,书呆子。”他哼了一声,回到自己的储藏格边,塔在训练场边上有一个不大的更衣间,每个新生在此都有一个一米高的储藏格,有些人会往里面放一些补充营养的零食,有些人会把训练需要的衣装放进去,而爆豪胜己的储藏格里,很意外的是一瓶又一瓶的水——他拿出一瓶,把柜门哐地关上。

饭田的柜子里放的整整齐齐的就是他的训练服跟短靴了,他每次到训练室都会将衣服换好后再整整齐齐地叠好放进柜子里,这个人细心的程度完全不像哨兵,但是他的脚力在他们这群新人之中却是佼佼者。

“不过绿谷君的柜子里果然都是战术笔记本啊,不愧是绿谷!”饭田眼镜边上像是有一闪而过的光芒,他伸出两手的大拇指对着绿谷。

“啊哈哈哈……”他尴尬地摆摆手:“其实都是很简单的东西啦,觉得可以放一些在柜子里休息的时候看看呢。”

少年有些高估自己了。

他撑着自己已经感受不到痛觉神经的胳膊,泪与汗水混合着苦涩顺着脸颊往下滴着,面前的白纸整整齐齐地叠在那儿,湿了一个又一个的圈,又被微风吹干。

“干什么,偷懒吗?”相泽消太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但是他连抬头的动作都做不出来,光去反应这个话语都花去他数秒的时间。

“没……没有……”黑绿发色的少年死死咬着牙关,回答这个问题使他的喉咙口涌出腥甜的味道,尖锐的热风像已经划破他的喉管,让他的声音异常的沙哑。这怎么行呢,欧尔麦特好不容易给他这么一个天大的机会,他怎么能就这么随它从手指缝中溜走!

“好了,到此为止!”教官冷凉的命令又一次传来,他说道:“没完成的同学,在训练后完成了再走,接下来休息十分钟,之后是脚力训练。”

“哦!”堪堪完成任务的饭田吼了一声,他的胳膊酸的有些举不动,不过结束了上半段的训练任务,胳膊上肌肉的轻微刺痛让他明白这差不多就是他目前的极限。他心想着,不愧是塔里经过残酷训练的教官,就这么一个简单的指令就能将他们从对身体分化后毫无了解的状态变成完全的了解自己的极限了呢!

“绿谷?绿谷同学,你还好吗?”被命为小队长的饭田有点担忧地看着绿谷,他的脸色已经很苍白,手臂上肌肉堆积在一块,明显的过劳现象:“绿谷,你手臂抽筋了!”饭田回忆着自己脚抽筋的时候哥哥帮他慢慢地转着脚腕的动作,轻轻地转起少年相比起他而言极为纤细的手腕。

“……啊?……疼疼疼!”少年坐在那儿,直到饭田给他缓解抽筋的手臂的时候,才忽地感到来自上臂肌肉的叫哭声。

“绿谷君,如果完不成就直接跟教官提出来……我相信教官肯定也会体谅你的!”饭田的声音一直都包含着强大的信心,使得少年对此即便是有罪恶感,也难得正面提出来。

“不……不是这样的,我体能一直就不是很好,而且,如果到这里都不能好好训练的话,未来怎么跟得上大家!”

“哦!!原来绿谷君内心是这么热血的少年啊!”饭田恍然大悟:“我了解了,如果绿谷君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请一定要提出来,也是为了你的进步!”

在休息结束的时候那个戴着奇怪平光眼镜的黑发队长还回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举着大拇指:“绿谷君,你这个死党我交定了!”

“啊,死党什么的!好、好的,饭田君!”

饭田不仅在十分钟之内帮他做了手臂肌肉的全套放松动作,还教他怎么提前给双腿肌肉做些热身运动,又晚上的时候应该怎么放松,最后还将运动饮料分了一半给他——真是个好到不能再好的同学了!

是啊,进塔之后,也不全都是小胜那样的恶人脸啦,也有饭田这样对人很严肃但是很好心的同学,绿谷心想着,重新站起来投入新的训练。

……当晚他趴在床上浑身酸痛动都不能动的时候,又给记在自己内心的那个小本本上加了一笔,教官们都是很严肃而且很严格的,此处特指相泽消太个人。

“所以相泽,你觉得绿谷少年怎么样?”

“体能一塌糊涂,而且除了碎碎念什么都不行。”

“啊……”

“所以欧尔麦特,你到底是为什么才收他当入门弟子的?”

“哈哈,”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因为他很有成为我的继任者的潜力。”

“哦,”相泽翻了翻下午测试与训练的结果表,又想起那个小豆芽菜瘦的要死的胳膊,哼了一声:“也不是没有任何潜力,但是你,必须给他开始特训了。”

“所以就是这样,绿谷少年。”欧尔麦特站在绿谷出久的房间门口,他看着那个满脸写着我今天真的累到动不了根本不想开门的少年,叹了一口气,握紧拳头:“如果想跟上大部队,从今天开始,我必须给你开小灶训练了,America Dream Plan!”

他是知道的,不止是今天的训练,在更早之前他就知道,普通人的素质与哨兵差了太多,如果不将体力训练到极限,将会在未来的一次又一次训练中脱离整个群体,更不要说成为像欧尔麦特那样出色的人。少年眼底燃烧起气力般的火焰,他声音沉着而肯定:“那就请多指教了!”

“不愧是绿谷少年!”欧尔麦特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个时候真的是绿谷后来反应过来,最为辛苦的一段日子了。在训练日与同期进入塔的哨兵向导一起训练,在休息日被欧尔麦特单人提溜出来进行强化训练,在此期间理论知识也不能落下,虽说塔内所有教学都是同等的,但对于训练结果塔需要在一段时间后进行测试,这个成绩同样的在他们毕业的时候关系到工作与等级分配。他在白天需要进行身体的体力训练,在晚上面对着一本又一本枯燥的理论书册,但是那又如何呢,他定下来的目标,就没有放弃的时刻。

相泽消太就看着这根被风都能吹跑的小豆芽菜一天一天的进步,从离大部队远远的吊车尾,一步一个脚印地,跑进那个集体,不再是缩在角落里手脚抽筋的那个满脸苍白的绿谷出久了。

“欧尔麦特,我做到了!”

那个绿发小少年飞快地跑向他,脸上是满足的微笑:“我做到了!”

欧尔麦特看着他跑来的身影,同样露出微笑,他眼睛一花,黑夜中有两个向他跑来的身影:“绿谷少年,你身边那是什么?”

“诶?……诶诶诶?!”

那是一头威风凛凛的北极狼,有着雪白的毛发,眼睛亮闪闪地盯着欧尔麦特。

“这个地方,不可能有这种生物的存在的吧!”

“除非是精神动物,绿谷少年。”欧尔麦特露出他那招牌的笑容:“恭喜你,绿谷少年,你终于凭借着自己的意志!”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好了!让我们再开始新一轮的训练吧!”

可是,我并没有五感被调高的感觉,反倒是对欧尔麦特细微的精神波动……

等、等等!

绿谷出久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的地方,那是欧尔麦特直接将其忽略掉的可能性——他,虽然从普通人的群体里脱身,但是。

绿谷出久,成为了一个向导。

一个基本体能能与哨兵媲美的向导。

 

-02 完-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