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舟梓

佛系写手,爱的战士,圈地自萌

【MHA】天生我材00-01(上)

哨向设定,架空

轰出胜大三角的角,非要说汤底大约是全员谷吹(不)

私设巨多,包括各类年龄操控,嗷嗷西要说三遍

怕是个一发完结不了的小短片(说真的,到冬天好冷啊手打字都打不快了……)

尽量单元剧()

我爱闲闲!!!!! @一只被辣椒油腌过的咸鱼 她画的军装小久实在是!!绝!超!可!爱!

 

 

00 既然是作者都很嫌弃的设定那就很快地翻看过去吧

 

在科技与经济都十分发达的新的年代,部分幸运儿得到上帝的眷顾,被强化五感,并增强了天生的体能,另外一部分孩子精神力被加强了不少,其中的佼佼者甚至能控制他人的感官。而这两者之间竟然隐隐存在着什么联系,前者虽然被增强了五感,却容易被细小的声音搞得精神紊乱,而后者的精神力也会随着情绪的波动影响他人。最终,由一位来自西欧的科学家对此作了解说,他给予两者以新的代词,前者称之为“哨兵”,后者则是“向导”,并且他提出了“向导能调整哨兵的五感刻度,使哨兵五感不失衡。”

至于如何使得向导不使得精神力失控,这位科学家表示,需要开设一门新的学科,并且在分化的那个阶段将哨兵与向导好好地保护起来。这种假说在当时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呼声大却雨点很小。一个是大家都不太当回事,只是觉得这人是不是一次恐慌草木皆兵了;而另一个则是他提出的这种管理方式实在成本过高,如果仅仅只是一种假说,那么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去建起隔离开普通人类和新型人种的建筑并且进行管理实在是很不明智的决策。

当然,经历过突然频发的精神力失控以及犯罪率的上升,使得各国对这些方面开始重视起来,并逐渐地建立了塔的制度。总而言之,就是建立了一个专门的部门,使得孩子在出现分化特征的时候得以及时的监控并受到保护。

人们没有想到的是,在塔里呆着的那些孩子,并没有从此被当做温室里的花朵,反而是进行了严格的训练,成为有能力保护社会,保卫国家的栋梁。欧尔麦特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例子,他作为早在十岁就成为了五感超于常人的哨兵,并进入塔中训练,在十七岁便从塔的训练场中脱颖而出,为社会服务。他那张无畏的笑脸在短短一天登上数十家报纸的头条都是家常便饭,欧尔麦特的名字更是响彻全国,民间关于他的传闻又多到米粒般数不清……而自此开始,他同期或者后期的同学也都渐渐在各类行动中崭露头角,并被民众以有其行动特色的“英雄代号”相称,欧尔麦特自然是其中之一,还有永恒燃烧安德瓦,天才牛仔,最强麦克风等等等等……

有一天,那个欧尔麦特竟然在首都塔的一次很常规直播会议研讨中,非常突然地提出自己的关门弟子已经可以开始活动的事情,那次的会议便中途突然暂停,以至于欧尔麦特关门弟子的名字外貌一概不被众人所知,情报更是少之又少,有些人甚至第一次知道欧尔麦特有了一个关门弟子,那可是欧尔麦特啊!这使得舆论又一次转向这个被称之为“第一哨兵”的他。

 

 

01 要相信少女怀春的梦想有朝一日总会被实现的

很好的天气,丽日握着笔看着窗外高高飘着的云朵想着。

她一位很要好的同班同学在上午上国文课的时候突然分化成向导,精神能力又强的有些可怕,使得班主任惊得连课都没上就跑出去拨了塔的应急电话。

塔的反应也很快,小分队很快地做出反应,那孩子虽然有些精神上抵触,不过也服从了来人的指示,乖乖跟着上车去了塔。

丽日他们班早上发生的这个情况其实很常见,不过仅限于再早个两年的年龄。她今年已经十六岁了,在分化期的末尾,这种事情也渐渐少了下去,她曾经的同学在一两年之前离开这间教室,去了塔。丽日的家庭很普通,父亲和母亲都是普通人,她在很小的时候也花过高昂的体检费用去检查自己的细胞,而医生也是很直接地通知她,成为哨兵的可能性仅仅是那百分之一点八,成为向导的可能性是那百分之零点二。

小丽日在她六岁的时候就得到了那个时候对她来说最残酷的打击,直到现在也是。如果进入塔,那么国家每年会给家里多少补贴啊,从塔出来之后,又能得到多么体面而高薪的工作啊!她咬了咬铅笔头,有些委屈。

妈妈是劝过她的,她对丽日说,妈妈只是希望你能开开心心生活一辈子。她的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丽日一直是这么认为的。爸爸对着医生鞠了一躬,在门关上的那瞬间便把诊断书撕开了,那个时候爸爸的身影是那么高大,他对个头才刚到扶梯把手的丽日说:“对爸爸妈妈来说,小茶只需要快乐长大,其他什么都不重要,虽然能进入塔也很好,不过,就算是普通人,也可以活的很快乐。”

她记得她那个时候揉搓着自己的裙摆,裙子上的碎花跟她一起哭了。

那又怎么样呢,她盯着黑板发呆,反正她也过得很开心,学习成绩也不错,就这么当普通人下去也很不错啊……

黑板上的英文字母就跟一个个短小的胖蘑菇似的,丽日盯着盯着,忽然觉得用蘑菇来形容英文字母实在是不错的想法,然后她开始回忆起自己小时候妈妈带着她上街买衣服,又看着标价的牌子陷入沉思,她想起那次爸爸心情好说要带她去吃大餐,在结账的时候眉头抽了一下的瞬间,她想起自己刚刚出生的那个下午,家里小狗狗凑到摇篮边上舔了舔她的脸……

“丽日?丽日同学?”英语老师是个五感退化得差不多而退休下来的老哨兵,他很明显地感受到这个呆坐在窗边的女孩子的精神波动,这种精神上的影响力很容易判断出这个孩子正在进行分化,并且极大的可能是成为一个新的女性向导。

老师当即暂停了课程,上了没几分钟的英语课改为自习,老人很快走出教室并联系了塔,接受这个任务的像是一位刚刚毕业不久的青年,他声音很好听:“好的,如果情况严重请疏散教室同学,我们很快就到。”

不过好在丽日对同学们的精神影响并没有很大,她只是紧皱着眉头,咬着手中的铅笔,像是沉浸在往日的悲伤回忆之中。她的同桌在今天早上被送到塔中,可能是受到那位同学过强的影响,丽日在下午也分化了。

闪着灯光的车辆很快出现在校园门口,才刚刚停稳就有人从车里跳了出来,那是新晋的很受人关注的小哨兵“人偶”,他以娃娃脸的样貌与雷厉风行的行动做派,在很短时间内得到大众的喜爱。而这位才从塔的教育中毕业小哨兵,很快就得到塔中向导们的喜爱,听说即便是向导中能力佼佼者“焦冻”,也在一次联合演习中对他赞许有加。

人偶很快从楼梯口跑上来,他眨了眨眼睛,很容易锁定到那位老教师:“您好,请问是您打的电话吗?情绪波动大吗?”

他像是在例行公事,不像是对情况掌握不透彻的样子。老教师仔细观察了许久这个小少年,令他诧异的是人偶的身高并不如一般的哨兵高大,而是小小个地,虽然这并不影响他手臂肌肉的解释与体脂低的事实。他开口道:“是我打的,就是里面那位靠窗的孩子,就是茶色头发的那个。”

人偶对他点了点头,转身进了教室。

没过多久,他带着丽日出来,对着这位有些惊讶的老教师点了点头:“那么我们先走了,谢谢您的及时反映。”

有着海藻般毛耸耸头发的小少年很自然地牵着女孩子的手,丽日的精神状态像是被突然地放空了一下,再一眨眼,又回归了。她似乎想不起先前发生了什么,又或者之前的她根本没有掀起什么骚动,所以她只是从一个回忆中退了出来,发现自己的手被很温柔的带着往前走。

女孩甚至没有什么反抗地就被带上了车。

坐在驾驶座上那位如果被老师看到,或许他会更惊讶,焦冻竟然与人偶联合出动,更何况这并不是什么大骚动,没什么必要派来两个塔的新晋王牌。

“怎么样,绿谷?”那位司机并不觉得大材小用,甚至心底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小兴奋。

“啊,她状态还不错呢,”被叫到真名也没什么所谓的人偶伸手在丽日面前晃了晃,刚刚接到电话的时候值班室里只剩下他一个人,倒不是他不愿意一个人出任务,只是,难以启口的,人偶其实不会开车这个事情总不能在塔里到处宣扬吧?于是他便拜托了恰巧在登记处帮新人登记的轰焦冻。“好像是受到影响分化的,跟我一样呢……”

没想到这位向导在上次联合演习后,再见面时一改先前高冷态度,变成一个随和得不得了的人,只是听见绿谷对他说接到任务但是不会开车,而机车又不方便接女孩子的时候,直接提案自己当司机送他过来。

“如果我没记错,你是受到爆杀卿的影响才分化的吧?”

“是啊,不过轰君你说起爆杀卿这三个字真是太有趣了,我还是喜欢叫小胜啦……”

“爆杀卿啊,噗噗。”小女孩坐在后座上,忽地笑出声,打断了他们两个的对话。这个称呼实在太过中二,她真的憋不住啦。

“那是小胜自己取的啦……”不同于初批各位的称呼来源于大众的善意,像人偶亦或是焦冻,又或者是爆杀卿这等称呼,都是他们自己给自己起的代号,塔发现如果在外界用代号称呼,不仅能与民众拉好关系,也是保护他们本身的一种方法。

“……的确很有爆豪的风格。”轰打了个方向盘,完美漂移到车位上。“到了,这位怎么称呼?”

“啊、我吗?”丽日有些紧张,她是认识这两位接她的人物的,焦冻跟人偶她都很经常地在电视新闻节目上见到,被问到名字的时候说话也突然磕磕绊绊起来:“我……我叫……”

“丽日御茶子吧?”人偶一边解开安全带打开副驾驶旁的门,一边回忆道:“我记得她作业本上写的是这个名字。”

“那么,丽日同学,我现在带你去做登记,如果情况良好,你可以在接受完一年的封闭式教学后选择继续在塔中接受教育或者是离开塔。”焦冻是个很有条理的人,他将女孩从车中接出,锁好车门,带着她进入塔的大楼。

白色高耸的建筑物就这么站在眼前,天空中那几朵白云像棉花糖般柔软甜蜜,丽日觉得自己做了个很甜美的梦,她分化成功,不再是普通人了。女孩站在那扇自动打开的玻璃门前,眼睛有点湿润,另外两位已经走进门内,人偶有些担忧地回过头看了她一眼:“丽日同学?”

“啊、我来了!”塔,我来了!丽日对着他快乐地笑着,跟上两人的脚步。

 

(01未完)


*我真的,写了两千字小久都没出场什么的……忏悔。

*明天一定补完它,这不是flag!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