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舟梓

佛系写手,爱的战士,圈地自萌

【主雷金/all金】十八岁的生日

*大家好,我回来除草了

 

*从线性代数那里抱来的梗 ,就是雷变成金的幼驯染的故事,但是被我魔改的很严重(收声

 

*基本上就是all金汤底,架空,私设无敌多,cptag两个,不撕逼不撕逼

 

*没有雷卡,雷狮是死弟控设定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喜欢看雷金斗嘴……看他们互相吵吵真是太甜啦xxx

 

*金宝宝生贺!赶上真是太开心啦!祝我宝宝一辈子都开开心心!

 

*小短打,小短打,甜饼,甜饼

 

 

 

 

 

 

 

 

 

 

 

 “金,出门啦,上课要迟到了哦?”十八岁的那个冬天,天气寒冷的即使是被小粉丝称作小太阳的他,也仍窝在被窝里,神志不清地伸手四处翻找响的震耳欲聋的手机。雷狮在门口狠狠地敲打着,哐哐的声音在空旷的楼道里十分清晰。

 

“嗯……再睡五分钟。”金发小少年用尽力气爬起来,对着门外嘟囔了一句,又缩进暖烘烘的被子里,别说是爬下床了,光是掀开被子都得花掉他吃奶的勇气。

 

“还有十分钟就上课了,你平时分不想要了吗!”门口那位还真算是有些耐心的,他声音有点含糊,嘴巴里嚼着些什么:“关系到你的奖学金哦?”

 

“啊!!”他一咕噜爬了起来,寝室里原本四个床位如今就只剩下他这一张床上还摊着被子窝着人了:“切,都走的这么早啊。”

 

“是你睡得太迟了。”原本敲门的那位不知怎么地打开了他寝室的门,他把手里的塑料袋揉成一个小团扔进垃圾桶,嘴里叼着喝到就剩最后那三分之一的豆奶袋子:“好了,你早饭被我解决了,请空着肚子去上课吧。”

 

“啊?这也太过分了吧……”小少年飞快地叠好被子爬下扶梯,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地套上长袖长裤,最后将那人丢到他头上的外套套好,飞也似地抓起课本拎起钥匙就出了门。“不过也没时间吃早饭啦。”

 

雷狮是金的幼驯染,说得通俗点,就是青梅竹马,他俩小时候一块长大的。就连秋也常常好奇这两个性格完全不一样的孩子怎么玩到一起的,转念想想,虽然这两个性格虽然不同,但是好歹都爱到处乱窜啊,俗话说得好,打得多了不就变成朋友了吗?金小时候小小一团,眼睛又大又透彻,被这双萌萌哒的眼睛看着,再配以一副被称之为天使的微笑,谁不缴械投降?雷狮不。他表示,比起笑脸当然是自家弟弟的笑脸最好看,金最多就能被当做白痴的微笑吧。

 

话是这么说,但是这家伙就把金当成自己第二个弟弟一样地提溜在眼前照看着。雷狮虽然年长,但也没有大那么多,金虽然看起来傻兮兮的,学习成绩却意外的不错,这两位差了那么两岁,却一齐考上了当地大学的名牌专业,并很凑巧的进了一个班级。

 

好吧,雷狮不得不承认,这压根不是什么巧合,是他偷偷看了一眼金的志愿表。

 

说到底就是金这个傻子才会相信什么巧合缘分,还老是哥俩好似的扯着雷狮去参加什么部团活动。别人都说,雷狮这么随他是因为太熟了,不好下手揍人,那哥们也总是冷冷一笑,他的拳头可从来都不是软的,尤其是对待那些胡乱传言的人。

 

早上的课过得很快,学生挤挤攘攘坐在教室里,团地满教室充满了温暖且富有恐怖味道的气体,金趴在教室前排睡得很香,雷狮坐在他边上,拿起书堆在某个不自觉的小傻子面前帮他稍微挡了挡教授略带审查的视线。

 

而且说到底,这种照本宣科的课上不上都无所谓,有所谓的是下课前的点名。学校有个很严格的成文规定,凡是申请奖学金的同学,到课率必须得高达多少才行,而这门课又是专业课,翘了虽然没多所谓,但是期末的时候万一老教授在意起来,给你平时分扣掉那么十来分,那么即便是期末笔试考个九十来分,绩点都得被扣掉不少。

 

金这个呆子又非得拿什劳子奖学金,可这家伙即便是高三那个最紧的时间都得在被窝里坚持到最后一分钟,雷狮还记得在一年以前的今天,他一样是跑完晨跑回寝室,把这个窝在被子里不肯起来的小家伙拎起来去早读,那个时候的金跟现在一样,睡眼迷蒙,手指软乎乎地将眼角渗出的泪花抹去。与那个时候不和情面将冰水贴到小家伙后颈的行动不同,此时的雷狮反倒支持自己的幼驯染在这种毫无营养的课上打个盹。

 

所以,当金揉揉眼睛慢慢爬起来,教授已经在点名了。“雷狮!”“到。”坐在他边上的幼驯染将挡在他前面的书收了起来,斜眼看着他,嗤了一声:“昨天晚上几点睡的?”

 

“……十点?”小孩儿声音有点不确定,才睡醒的脸有些缺氧地发红。

 

“说实话。”

 

“十一点……”

 

“说、实、话。”

 

“十二点。”

 

“你确定要骗我?”

 

“唔……我不知道嘛,就是上了床手脚一直很冷,根本睡不着嘛!”金有些委屈地瞪了一眼雷狮,他也不想白天没精神上课的嘛。

 

“秋姐不是给你寄热水袋了吗,怎么没用?”雷狮反应很快地抓起破小孩的手,即便是在这么温暖的教室里,苍白的指尖依然有些冷凉。“不要告诉我你给丢了啊。”

 

“才没有!”金虽然有些马虎,但是姐姐给他寄的东西每一样都被他好好地放在寝室里,那件棕褐色的大衣、黑灰色的羊毛围巾、很大很大的热水壶,还有一个有小熊外套的热水袋。“晚上太冷了,根本不想出寝室打热水袋嘛。”

 

“所以说你事可真多。”雷某人吐槽从来不带情面。

 

“那也比某龟毛每天睡前非要涂爽肤水的好!”

 

“你不懂,这才能保持皮肤干净清爽,好钓妹子,知道不?”

 

“你以为卡米尔没告诉我吗,他就说他大哥是个gay,还钓妹子呢……”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骂我龟毛的原因?”

 

“这不是骂你,这是夸你,夸你gay里gay气呢。”

 

两个人看起来很要好,实际上总是吵得像一锅煮糊了的粥呢。这也就导致他们班为数不多的妹子对脱团没什么喜好,却老喜欢占据教室最后一排,蹲时蹲点地拍这两个基佬窃窃私语的照片。

 

而且她们总这么说,什么吵架啊,青梅配竹马,床头吵架床尾和嘛。

 

金是很偶尔从凯莉那里知道这件事的,他自然而然就把雷狮划到基佬的位置,深不觉自己也被妹子们很早归为基佬属性了。

 

至于雷狮,虽然他看起来很好相处的样子,那也只是对他的亲亲小金,妹子如果敢哪天把她们这些说法透露给他,怕也是有那个去炸六角大楼的勇气了。

 

“大哥,今天晚上食堂还是外卖啊?”卡米尔捧着手机窝在床上,他下午没课,下午雷狮去上课回来,他才刚从午睡状态清醒过来。“还是出去吃?”

 

“今天他生日呢吧,出去吃顿好的。”雷狮把书放到书架上,瞥了一眼还在打游戏的另外两个室友,对着对面上铺的卡米尔说道:“一会换个衣服,准备出门吧,我请客。”

 

“哦!雷狮老哥请客啊!”一旁还在飞快敲打着键盘的室友扯下耳机,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穿着黑灰色外套的大哥,明明都是大一刚进来的新生,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有人还长得嫩嫩的跟个小孩似的,有些已经是个社会人的样子了。

 

“是啊,金他今天生日。”

 

“晚上会下雪,穿多一些。”卡米尔提醒道:“不如加条围巾。”他下床换好衣服,抖抖羽绒服的领子,伸手指了指雷狮挂在椅背上的那条棕褐色羊毛围巾。

 

“好主意。”雷狮对着自己弟弟笑了笑,拎起那条围巾挂在自己的脖子上。“赶紧地,别打你的游戏了,出门了。”

 

“老哥,才四点半呢……”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坐在一旁的帕洛斯跟佩利将游戏界面退出,飞快地套好外套,他们可听见雷狮自己说请客了,要知道,这家伙扯上金的话,八九不离十会找个不错的店面,路程都得花个一两个小时,晚上那么冷,谁想回来的路上被冻傻啊,下雪呢。

 

“爱吃不吃,不吃别去。”雷狮今天心情意外地好,他哼着歌敲开金的寝室门,里面四个人都在,他从来不知道这几个学霸都还喜欢窝寝室里了。

 

“金,穿个外套,晚上出去吃了。”他靠在门口,身边是卡米尔乖巧的身影。

 

“哦……好。”小家伙点点头,他冲着剩下几个转头看他的室友露出那个被雷狮称之为白痴的微笑,在格子衬衫跟深蓝色毛衣外套上那件棕褐色的大衣,又仔细地将围巾围好,对着其他人挥挥手:“我出门啦!”

 

他对面的那位大学霸盯着他看了许久,哼了一声,金以为他想说什么呛他的话,没想到这位银发帅哥对他说:“早些回来。”

 

“……嗯。”

 

那个人紫色的眼睛里像是承载着无限的悲伤,金一瞬间以为自己看走了眼,再眨眨眼,那人已经将身体转了回去,在门被带上前一秒,那声轻轻的生日快乐溜进金的耳朵。

 

啊,原来格瑞也是个很温柔的人呢,金想着,回来的时候一定要跟他说一声谢谢。心情忽地好了起来,金发小少年牵起身边幼驯染的手,用他无敌的笑容感染了身边每一个人:“好啦,我们去吃什么呀?”

 

“哦,带你去吃一顿大餐,提前庆祝你的十八岁成年生日啊!”雷狮感受到这小孩的兴奋,心头压着的什么东西慢慢松开了。

 

当天晚上吃的什么他们已经不记得了,再走出饭店的时候,金揉着自己微微发胀的小肚子,满足地哈出一口气,天上慢悠悠往下飘起白色的碎片,路灯暖黄色的光照着这个漂亮而柔和的世界,帕洛斯跟佩利在雷狮结账之后飞快地溜走了,据说是挤不下一辆出租,要赶公交的末班车,剩下卡米尔跟雷狮看着金满足地将最后一口奶油蛋糕塞进嘴里。

 

“金,十八岁生日快乐。”雷狮揉揉他柔软的发顶,紫色的眼眸直直地看进那双比天空还要透彻的蓝色眼睛,从今天过后,被他称作小破孩的家伙总算要甩开那个孩子的称呼,变成一个成年人了。

 

寝室没有门禁,三个人也不想这么早回去,他们望着天空中慢慢飘下的雪花,卡米尔抓起金已经凉透的手指,放在手心里,有些事情,他想抢在雷狮之前告诉他。

 

“卡米尔,说好不能偷跑的。”也就只有他大哥这么了解他,卡米尔看着金,眼底有些湿润,他知道的,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不过……

 

“金,生日快乐。”

 

他说道,然后微笑着对他招招手,上了那辆末班公交。

 

“啊,可是……”

 

明明过了晚上十二点,才是他的生日啊?小少年有些好奇,怎么一个个都这么着急的庆祝他的生日呢,不过,他想,这么多人都带着善意地祝福他,不是一件很让人开心的事情吗?

 

“金,今天过得开心吗?”雷狮揉揉他,看着小少年对着他露出无防备的笑容,心里狠狠揪了一下。

 

“开心!”金发小少年不带任何停顿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雷狮点点头,带着小少年走在江边,冬天的河边风有些大,他将他心上的小少年脖子上的围巾围地更紧了些,牵着有些冷凉的手,慢悠悠走在桥上,路灯霓虹都是橙黄色的,生命般的颜色,河面上波纹倒影着这般斑斓的景色。

 

说实在的,初冬夜晚的空气是金无法承受的,他没过多久,就央求着雷狮回学校。雷狮看着他被风吹的通红的鼻尖,同意了。

 

他们叫了一辆出租车,雷狮让金坐在了驾驶座后面的位置,自己坐到副驾驶座上,小少年冷得一上车就犯困睡着了,使得他不断地从后视镜往后看,看着那个金发的孩子窝在座椅上,睡得香甜。

 

因此他没有注意到司机昏昏欲睡地点头,没有注意到侧面过来因为路面结冰而刹不住车的卡车,直到巨响过后,司机已经被侧面而来的钢筋戳穿了头颅,滴血的金属抵在雷狮的耳边,带着血液的温度,让他一瞬间吓得有些不敢看向后座。

 

那个孩子,那个今天过后就能甩开孩子称呼的少年,那个拥有着全世界都羡慕的笑容的他,现在怎么样了?

 

“雷……雷狮?”

 

太好了,他还活着!雷狮颤抖着解开自己的安全带,艰难地将身体转向后座。

 

“金,你还好吗?”

 

四周全是汽车亮的刺眼的照明,而他眼前的景象黑暗地让他想到没有一丝星光的新月深夜。那个金发的孩子窝在后座上,钢筋骨并没有从他的头颅穿过,可是那根该死的东西却穿透了孩子的胸口,他嘴角涌出鲜红的液体,却没有停止呢喃:“雷狮,你听着,你一定要好好听着我说的,遇见你们,真的太好了。”

 

他说,在十八岁之前遇见你们,真的太好了。

 

之后发生的事情就如同在梦中一样,救护车很快赶来,金发小少年惨白着小脸,被抬上担架,雷狮伤的不重,或者说是奇迹般地毫发无伤,他固执地坐在那个小少年身边,眼睛死死盯着心电图的波动。

 

到达手术室的时间定格在二十二点三十分,而医生解开口罩从手术室走出对雷狮说我们已经尽力了的时间,定格在二十三点十分。

 

他跌跌撞撞走进那间手术室,一旁的护士们冷着脸收拾着器材,他掀开盖在他脸上的白布。他的小少年,那个有着蓝色眼睛,笑起来很好看,说话很好听的小少年,躺在白色的床单上,闭着眼睛,唇角带着满足的微笑。

 

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二十三点五十九分,还有六十秒,他想着,关掉闹铃的声音,俯下身,“不知道算不算偷跑,但是……”

 

他倒数着最后的时限,眼前模糊一片,舌尖尝到苦涩的味道:“金,十八岁生日快乐。”

 

 

 

他说,遇到你们,真是太好了。

 

 

 

雷狮是怎么回到寝室,又是怎么入睡的,他已经记不清楚了。

 

那又如何呢,他的siri记得,要在第二天早上把他叫醒,那是他青梅竹马生日的前一天,他要在那孩子迟到之前把他从寝室里拎起来,并且他会记得带那个金发的孩子出去吃大餐的,对吧?

 

 

 

 

 

-end-

 

 

 

ps。应该是有解释的,有想听解释的妹子请给我留个言(不要脸)

 

祝我金宝生日快乐!竟然赶上了!

评论(9)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