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舟梓

破写文的

【嘉瑞金】到达之日 03

当我到达之日


 


 


 


 


*昨天说了今天要更就一定努力更……虽然可能又迟到了


*全程治愈系 all金,主嘉瑞金啦,打三个tag不撕我不撕我


*有雷祖片段,有雷祖片段!!!这对真的不想拆实在太甜啦,提前预警了啊!!!


*年龄操作有,技能转换有,作为这部里的主cp之一的瑞哥终于正式出场了,暴风雨式哭泣


*架空pa 真·治愈篇小鸠梗(我可能又是魔改大手,看过也可以当不同的故事看,设定是差不多的。


*全篇计划在10章左右完结所以不用怕我坑!一定会写完的!(不这不是flag,不是flag!


 


 


 


 


03 借住之所


 


窗外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水滴从很远很远的天空往下掉落,一颗一颗,点在路面上,晕开一个又一个的小圆点。金发的小少年被这个轻轻的声音唤醒了,他往飘窗外看了两眼,水珠沙沙地掉到地上,有的轻轻巧巧地滚落到树叶片上,发出很轻很轻的声音,小少年想了许久,觉得跟推门之后的小风铃快要停下来之前的残响很像,他有些兴奋,把还躺在窗台边上呼呼大睡的小狮子摇了起来:“罗斯先生,罗斯先生!下雨了呢!”


 


嘉德罗斯昨天晚上听着某个傻小孩因为瓶子里多出的一颗糖激动地睡不着的说话声失眠了许久,而刚刚入睡没多久,又因为某种不可抗拒的天气因素被某人推了起来,此刻火气有那么一丝丝的大,就算是金也仿佛看见了他额角上渐渐凝固起来的井字。他看着那个孩子如此兴奋的脸,强忍着压下怒意,他也不想在一大早就把某个不懂得看空气的傻孩子吹成碳灰:“是的,下雨了。”他回答道,作为嘉德罗斯来说,什么事情没见过,不过就这么下个雨,有什么好稀奇的?


 


而那个金发的小少年显然不这么想,他拎起靠在行李箱边上的伞,很快速地将包背到身上,又单手抓起小狮子放到自己的肩膀上,唰地推开面包店的小木门跑了出去。“可是罗斯先生,下雨了啊!”他很兴奋,跑了没一会,用自己干净的小皮鞋踢了踢路面坑坑洼洼的小水潭,水花很快地随着他的小动作飞溅了出去。“真漂亮啊,罗斯先生!”他蹲下来,想看看水潭是不是可以倒映出他的脸,不过因为一个不小心,肩膀上的小布偶因为重力的原因,啪地掉进了不算干净的小水坑中。


 


小狮子被水弄湿了半边的脸,上面还有些沉淀下来的泥浆,此刻就算他再怎么压抑住自己的怒火也无济于事,明明一开始打算不跟这个傻小孩一般见识的,可是:“……你个傻子!”他还是忍不住喊道:“本大爷貌赛潘安的脸啊!”嘉德罗斯十分生气,而他的身体也不允许他自己拿起手帕来擦身体,毕竟手帕对它来讲有一些重了。所以作为惩罚,他张开自己的嘴,火球在喉咙口积攒了许久之后,一股脑超金发的小少年脸上喷去。


 


“啊啊啊啊对不起!”明明是这样可爱的天气,伴随雨声的还有惨叫呢。小少年把布偶从水潭里捞出来,再用口袋里的小手帕把他擦干净,嘉德罗斯一边享受着服务,一边恶狠狠地威胁到:“你如果再把我丢到水潭里,我就让你生不如死,听见没有,你个呆子?”“啊……是。”金发的小少年正努力地与小狮子头上长毛间的泥水作斗争,并没有听清楚罗斯先生到底跟他讲了些什么,不过拒绝总是不对的,他想着,一边用小手帕轻柔地擦拭着。


 


很快地,金总算是把罗斯先生擦干净了,看不见太阳就搞不清楚时间,不过东西都还放在面包店里,总是要回去拿的吧。他们正打算回面包店,却看见道路另一边走来的紫堂幻,他远远地就看见了站在那里的金发少年,于是跟他挥了挥手,又快步地走过来了:“金,我还说你去哪里了呢,今天带你去一个能让你长期借住的地方!”他语气里很兴奋,“我的店实在是太小了,住凯莉跟我就已经有些挤,一会吃完早饭我带你去吧。”


 


今天的早饭是热牛奶配烤土司,上面摊着一个单面的荷包蛋跟两片煎得酥脆的培根。“好香啊!”小女孩从房间里揉着眼睛走出来,她昨天晚上睡得很好,可能是哭累了,所以一早上起来闻到这样的味道,肚子不禁咕咕地叫了:“早饭没有热可可吗?”她问道,看着正在厨房里忙着煎最后一个鸡蛋的紫堂,还是决定撤回前言。


 


“今天就先喝热牛奶吧。”小女孩又大声宣布,有一丝骄傲的气息。她注意到自己的热可可战友正在收拾他昨天晚上的床铺,不禁跑了过去:“嘿,你昨天晚上就这么睡呀?”不等金发的小少年回答,她又说道:“不对,紫堂肯定给你找了新住处,我知道是哪了!”她发出一声感叹,然后趁着那个仍在厨房里洗着锅子的人不注意,穿着小睡裙趿拉着拖鞋又噼里啪啦地跑掉了,开玩笑,如果被抓到了就这么呆在店里,可是得好几个星期没有甜食吃了,那还要不要人活了嘛。


 


没过多久,他们三个就又集中到餐桌旁了,小女孩换了一身很好看的粉色小裙子,头发也扎了起来,刘海上仍是别着一个小小的星星夹子,她已经洗漱完毕,脸上的睡印也没了。“既然都已经准备好了,那咱们开饭吧!”紫堂幻说道,他给小女孩倒了一杯热牛奶,补充道:“这里面可加了不少糖了,必须得喝完的。不然,你就长不高了。”


 


紫堂幻又从柜子里拿了一罐果酱出来,或者说,是只剩下半罐左右的果酱。上面的标识有一些模糊了,不过可以从颜色跟形状上认出来这是一罐橙子酱,盖子一拧开就可以闻到里面飘出来香甜的气息:“这个配黄油吐司特别好吃,”他用餐刀取了一些出来,帮小女孩抹在她那半片吐司上,又将罐子递给金发的小少年:“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尝尝看。”


 


他伸手将小罐子接了过来,出乎意料的有些沉。金也学着紫堂的样子,用餐刀从果酱罐里挖了一些出来涂抹在面包片上,餐刀压到面包上的时候还发出嚓嚓的响声,小少年明显地感受到来自自己胃部的愉悦。“那我开动了!”他说道,将吐司往嘴里塞,意外地有些大,于是他咬了那么一口,黄油吐司在烘烤过后有些硬,不过非常脆,黄油里有一些盐分,还有点大蒜的香味,不过这并不影响涂抹完橙子酱后那种香甜的糯感,相反的来说,正是因为面包里那一点点的盐分,让橙子的那种清香更好地占领了人所有的感官。


 


“紫堂,真的非常好吃呢!”他感叹道,又叉起培根咬了一口,咸香而酥脆,瘦精肉的部分因为煎烤变得有些焦香,而肥肉又没有看上去那么腻,有些韧韧的,在嘴里能嚼上好一会。“你如果喜欢就真的太好了!”紫堂笑着回答,他基本上没有吃多少,而是先盯着小女孩将她那大半杯的牛奶喝完,才开始动他的刀叉。“这些都是很平常的吃法,如果你自己不会做的话,你的房东应该也会乐意给你准备这样的早饭的。”他说道,“等我们吃完之后,就带你去你的新住所,离这儿不远,不过两个街区,如果你以后有空,也可以过来玩啊!”


 


“紫堂,我想让金经常过来,”小女孩捏着鼻子喝了大半杯的牛奶之后,忍不住打了个饱嗝:“他是不是要被你扔到格瑞那去啦?我可不喜欢那个面瘫脸,我宁愿在店里待着……”她抱怨道,盯着眼前还剩下的那个煎蛋,脸上有些血海深仇的意味:“我吃不下了。”


 


“吃不下就算了,”紫堂将她的盘子端到自己的面前,把煎蛋倒到自己的盘子里,很快地把面前的食物都吃光了。“那么你一会在店里自己玩一会,我把金送到格瑞那。”其实金的去处也不难猜,紫堂在这附近能有被称得上是友人,又或者说是能有有寄宿的认识的人的话,也就只有两个街区外的那个格瑞了,他自己是一个小公寓的主人,平时开着一家咖啡店,店里人手也不是很够,正在招工,包吃住,所以把金放到那里不仅是紫堂第一个想到的,凯莉也很快就明白了。


 


两个街区的路程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远,金提着自己的小箱子,跟着紫堂走到了那个他所说的,还算好心的人家的门口。“谁?”里面的声音有些熟悉,但是一下子实在是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时候听到过的声音。“我,紫堂幻!”按门铃的人回答道:“我有个朋友想到你们店里打工,你不是还缺人的吗?”


 


门从里面被拉开了,主人只是站在门边上,对着两位还在外打着伞的说道:“进来吧,伞放在门口那个桶里。”于是他们讲伞收了起来,往公寓里面走。“这个房子好大啊……”金放轻了脚步走过走道,走道的地板是木头制成的,被打扫得很干净,能看清上面树木的纹路,而顶上的灯发出暖黄色的灯光,就跟白天的太阳晒下来的颜色差别不多,金很喜欢,抬着头看了许久,直到前面两个人都快走到底了,他才反应过来,快速地往前跑去。


 


“我是格瑞,”房主说道,他的声音很好听,不是那种沙哑而性感的声音,只是很柔和,像大提琴一般低沉的音色:“既然决定过来打工,那我不需要没用还爱偷懒的家伙。”虽然声音很好听,但是说出的话倒是刺人的不行。


 


金却并没有在意这个,他发现眼前的那个房东有着一头很容易辨认的银灰色头发。他终于想起来,并大声地叫了出来:“啊!你是昨天那个好心人!”他深深地鞠了一个躬,再抬起头的时候眼睛亮亮的,这是他兴奋的一种表现:“竟然能住在您的家里,实在是又被您帮助了一次呢!”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他,金发的小少年只好露出了自己最灿烂的微笑,他没发现自己的小布偶在鞠躬的时候从包里掉了出去滚落到走廊的地面上。


 


“哦,原来是你啊。”格瑞哼了一声,也并不对此发出什么评价,只是说道:“你有什么缺的就跟我说,我帮你处理,然后,从今天开始上班吧。”他即刻转身走了,并没有对紫堂有任何的挽留之辞,不过紫堂幻对此也并不觉得奇怪,他们只是认识的人,非要说的话算不太上什么好朋友吧。他只是很快地帮金整理了一下房间,然后跟他道别:“那我先回店里了,凯莉还在等我呢,金,工作加油啊!”


 


格瑞很快就拿着一套制服回来了,他看房间里就剩下金一个人也不觉得奇怪,紫堂幻与他本来就只是点头之交,能在他的低气压之下把金交待给他已经是极限了,也就只有这个傻小子才感受不到他的低气压。“把衣服换上,”格瑞把衣服递给他,“弄好了之后跟我说一声,我带你去店里,然后就开始工作吧。”他说完这句话就走出了门,还很快地把门给关上了。


 


金拿着制服有些呆愣,他摊开来抖了抖,有一件长的黑色裤子,一件白的带了些很亮的条纹衬衫,一条很小的马甲,还有一个黑棕色的领结,他感叹道:“真的很好看呢,罗斯先生!”可是并没有什么声音回答他的话,于是金发的小少年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背包,里面空空荡荡的,并没有那个金色布娃娃的身影。他呆愣住,心想着,哎呀,糟糕了!然后趴在地上到处寻找那个黄色的小狮子:“罗斯先生?罗斯先生你在哪啊?”背包里没有,他翻开了自己那个小小的皮箱,但是皮箱里除了换季要用的衣服之外并没有其他东西了,床底下也没有,小少年唰地把被子掀开,雪白的床单上空无一物,他有些害怕,罗斯先生真的不见了。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窗户外面的原本下雨的景色忽地黑了一个角,金向窗户看去,一个恐怖的爆炸头型贴在他的窗户上,血红色的嘴巴长得大大的,像是在说些什么。仔细一看,“罗斯先生!”他喊道,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走到窗户边上,嘉德罗斯自己使劲将那扇玻璃窗打开,从外面走了进来。他额头上又一次出现了许许多多小小的井字:“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这个呆子!”他吼道:“我是布偶啊!布偶不能动的你是傻子吗!”


 


“对、对不起!”小少年即刻向那个还在怒气之中的布偶道歉,他如果再不诚意一些恐怕是要吃上今天第二发火焰喷射了……哦,现在不是恐怕,是已经了。格瑞站在门外,听见房间里一声惨叫,他在想是不是公寓里进了蟑螂或者老鼠,思索着该去买些药物,却没有任何破门而入的意思,里面就算是个看上去很柔弱的小少年,那也毕竟是男孩子,总不可能被这种东西吓哭吧。


 


又过了没多久,门被打开了,那个金发的小少年换上了那身干净的制服,背着斜挎包对着他笑:“久等了格瑞先生,我们走吧!”格瑞点了点头,示意他跟上之后,就抬脚离开了。一路上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着,听着雨滴啪啪地落在伞面上的声音,金难得的没有说什么话,或者说他也不知道应该对格瑞说些什么,就这么背着他的斜挎包沉默地走着。不过相比较于从紫堂幻的面包店走到歌瑞家的路程,从格瑞的公寓出来到他的咖啡店倒是没有花多久的时间,虽然天上没有太阳让金搞不清楚现在到底什么时候了,不过他数着步子呢,一共是两千三百七十一步,他想着,比之前的五千四百二十步要少了好多。


 


下雨天的时候咖啡店很少有人来,如果非要问为什么,答案是很明显的。因为下雨天的时候本来在街上的人就很少,与其踩着泥泞的路在外面闲逛,还不如早早地回到家中,就算是春天这个时候,下了雨也还是有些寒冷,如果能在暖烘烘的壁炉边上烤烤火,又或者是开着暖气窝在被窝里睡上一觉才是最幸福的。大家都这么想的话,那么在这个时候光临到咖啡店的人,要不然是上班还未结束的人,要不然就是因为没有带伞而进门避雨的了。


 


此时的咖啡店有些冷清,格瑞推门进去的时候就只有一个打工的男生在吧台边上坐着,他听到推门后风铃的响声站了起来,而当他看清进门的人是格瑞的时候又重新坐了回去。“原来是店长啊,”他说道:“我还以为来客人了呢,你背后那个小家伙叫什么名字?”这个男生穿着一身制服,与格瑞给金换上的那套基本上是一样的,除了他的领结是暗红色的之外。而他的头发跟他的领结颜色一样,被他高高地扎了起来,他冲着刚进门正将雨伞放进雨伞架的金笑了笑:“嗨,我叫雷德,你叫什么?”


 


“我叫金,雷德,你好!”小少年觉得他此刻收到了欢迎,有些雀跃地回答道。很显然地,在接触过格瑞那样的冰山脸之后,他也因为另外的人恰到好处的善意而觉得高兴了许多。他想了想又补充道:“我是今天开始来这里打工的!”嘉德罗斯轻轻地补充道:“这个时候你应该说,我就请您多照顾了!”于是小少年从善如流地说道:“那就请让我多多照顾您吧!”


 


“啊……”就算是这样雷德也觉得自己该表现得稍微正常一些,毕竟从外形来看,他肯定比这个金发的小男生要大上那么好几岁吧:“那就谢谢你啦?”他笑眯眯地对他说,觉得这个就算是换上制服还带着他那顶贝雷帽的小少年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雷德,”格瑞发话了,他从储藏室出来,将刚套到身上的围裙系好:“以后你就教金怎么做吧,毕竟你也在这个店里待了那么久了。”他又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时钟,时针指向五点与六点之间,这个时候雷德肯定是在店里坐不住的,他叹了口气说道:“算了,你先下班吧,我教他。”


 


“哦!那我下班啦!”那个暗红发色的少年飞快地从椅子边站起来,几乎是小跑着进了换衣间。几乎是秒针还没有在钟盘上转上那么一圈,他就已经换了一套学校的制服出来了:“店长,我先走啦,明天见!”他拿起自己的背包,大步向门口走去,这个时候金注意到有一个个子高高的女生背着一个黑色的大布袋子从店门口走过,并没有撑着伞,她可能是对下雨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她身上穿着与雷德刚换好的一样的制服,是一个学校的吧,他想着。


 


雷德很快地就追上了那个大步往前走的女生,他手里撑着一把黑色的长柄伞,把那个女孩的身影纳入自己的伞下:“祖玛!祖玛你等等我,别走那么快啊!”这就是他最后听到的那个高个子男生说的话,而后他就跟着那个墨绿头发的女生慢慢走远了。


 


“雷德喜欢那个叫祖玛的女生吗?”金不解的挠挠头,问向格瑞,那个银发的青年并没有理他,相反的,对格瑞来说,重要的事情只是安排好值班表,然后让他们都不出差错,使得这个咖啡店继续运营下去而已。但是这下雨天气让人总觉得心里沉沉闷闷的,于是他回答道:“这并不重要,对你来说首先你要学会怎么分辨咖啡豆,还有,”他将手上的那杯倒了一半咖啡的杯子放在金的面前,又往里很快地倒入奶泡,并用小铁签在上面划拉了几下:“今天下班之前,你要学会这个。”


 


“诶?这个……”金很快就被转移了注意力,格瑞的手很好看,不是那种女生白嫩的手,而是骨节分明且修长的手指,薄厚适当的手掌,他就这么提着一根小小的铁签在咖啡上划了两道,咖啡的顶上就出现了一朵非常漂亮的玫瑰花。“我要在下班之前学会这个?这也太难了吧……”他哀嚎道,“我的手没有那么巧啊……”


 


格瑞却不管他说了什么,也没觉得自己给的任务有多少艰巨,他只是又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那个木质小钟,说道:“晚上八点下班,你还有两个半小时的时间练习这个。”他盯着趴在吧台上毫无干劲的小少年,思索了一会,决定恩施并罚:“如果你做到了,晚饭就吃意大利肉酱面,如果没有,那么你也不用在这里干活了,找个其他的地方住吧。”


 


那怎么行,这可是紫堂幻好不容易才想到的能让他寄住的地方,金想着。他忽地站了起来,看了看那根小小的铁签,又拿在手里颠了颠,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重,接下来只要照样学样,格瑞是先倒入的半杯咖啡……小少年回忆着脑内那段画面,小心翼翼地将咖啡倒进被子里,估摸着差不多了之后才将牛奶倒了进去,然后是这么划拉几下……金发小少年拿着细细的小铁签,很快速又很轻巧地在咖啡面上拨弄了几下,然后献宝似的将这杯咖啡推到格瑞的面前。


 


还说需要两个半小时呢,格瑞心想,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这杯跟他做的相差无几的咖啡,又抬头看了看那个挂在墙上的钟,才过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这小孩莫非在做这些方面有着异常的天赋?不过他这句话还好只是心里念叨那么两句,如果让嘉德罗斯听见了,还不得竹筒倒豆子似的把前两天这傻小子将牛奶倒进麻辣烫里卖的事情跟他说出来。


 


天色渐渐变暗,秒针转了一圈又一圈,店里两个人坐在吧台边上一句话都不说,就这么傻傻的过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格瑞看看已经有许久没被其他人推开的门,又看了看时间,七点半后五分钟,他做了个决定:“提早回去吧,今天没什么人了。”说完这句话,他把围裙从身上解下来,又摇醒那个已经趴在吧台上睡过去的小男孩:“回去了,醒醒。”


 


金这才渐渐苏醒过来,他昨晚睡得迟,今天又闹腾了一天,在这么温暖而舒适的咖啡店里,听着格瑞选了许久才长期播放的音乐,竟然不知不觉睡了过去。他抬头看了看那只摇醒自己大手的主人,他依旧是面无表情,看不出来是生气还是只是没有情绪。金发的小少年很快将自己调整好,他站了起来,然后冲着那个银发的青年笑道:“那我们一起回去吧!”


 


或许是因为他正收拾着吧台上残留着的咖啡杯,又或许是他才刚刚醒来所以意识并不清楚,小少年没有注意到店长忽地呆愣住的表情,他只是低着头将包背好,然后又抬头看着格瑞:“我理好东西了,走吧!”


 


格瑞点了点头,提前完成任务的金让他感到很满意,不过这也只是他工作的第一天,不是吗?如果仅仅只是这么一天的好表现就这么犒劳他也不行,万一从第二天开始这个孩子就变得懒惰了呢?虽然他这么想着,不过晚饭的时候金发的小少年面前摆的那碗浇盖着厚厚肉酱的意大利面,还有那个小少年屋子里悄悄被某人放进去的餐后甜点,证明某些人可不是这个意思哦。


 


 


-tbc-


 


 


*今天这章真的是超!级!难!磨!总字数也就刚刚好过了7k这个让我觉得可以更文的坎……


啊瑞哥出场了我是不是可以结束了-我一直以这个心态在码字所以今天真的是超!级!慢!


本来是想写雷德跟祖玛的故事的,最后想了想还是只是先用这么几句话带过了,如果有追这篇文的gn可以评论跟我说接不接受这对,如果接受的话下一章就写这对的小故事啦!


最后给大半夜看我文还愿意给我点小红心小蓝手给我留言的大家比心❤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