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舟梓

破写文的

【嘉瑞金】到达之日 02

当我到达之日

 

 

*因为某些事情停更了好几天,最近也变得忙起来了

*全程治愈系 all金,主嘉瑞金啦,打三个tag不撕我不撕我

*第二篇是给凯莉大佬跟紫堂小天使的!

*年龄操作有,作为这部里的主cp之一的瑞哥终于出现了,激动到流泪

*架空pa 真·治愈篇小鸠梗(我可能又是魔改大手,看过也可以当不同的故事看,设定是差不多的。

*全篇计划在10章左右完结所以不用怕我坑!一定会写完的!(不这不是flag

 

 

 

02 反正没有人会拒绝热可可

 

第二天的天气也很好,经过前一整天的考验,小少年仿佛对人间又有了新的认知,他坐在公园的小板凳上,身边放着他的行李箱跟斜挎包。那个包里好好地放着一个小小的玻璃瓶,那是他昨天晚上才得到的,为了收集他希望的瓶子。

 

“金,”小狮子插着腰,坐在金发小男孩面前,布偶缝合处特殊的针脚与转折让它好不容易摆出来的严肃表情变得很滑稽,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到它对面那个小男孩正襟危坐的紧张感:“因为你没有什么常识,所以我要先提醒你,只能在周围没有人的时候才能跟我说话,这里的布偶是不会说话的。”

 

“为什么布偶不会说话呢?”金发的小少年歪着脑袋发出疑问,漂亮的蓝色眸子闪闪发光。“为什么呀罗斯先生?”

 

“因为布偶不能说话!”如果这个时候仔细去看那个小狮子的额角,说不定能看到一个井字冒出来,它强忍着自己的怒火又一次解释道:“总而言之,只有在周围没有人的时候你才能跟我说话,如果身份暴露了,在那一瞬间不管是你的心愿也好什么任务也好统统都作废了,听到了吗!”

 

“哦……”坐在它对面的小少年像是听懂了又没听懂一样,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下巴,又眨着眼睛问道:“那为什么布偶不能说话啊?”

 

嘉德罗斯此刻简直是痛恨自己不是以人型出现在他边上的,不然就可以用拳头狠狠地揍这个傻孩子的头。而他现在只觉得自己额头上冒出越来越多的小井字,不由自主地张开他的嘴,将聚集了许久的怒火一股脑化作真实的焰火喷向那个傻不愣登的问题宝宝:“哪来那么多为什么,还不快去干活!”

 

惨叫声划过天空,小少年彻彻底底安静了十来分钟。他整理好心情,将小瓶子从包中取了出来,这是个很小的玻璃瓶,即使是他那样小的手也能把它整个包住在掌心里。瓶子顶部被封死了,顶上是一对很小的翅膀,在太阳光下闪闪发亮。小小的瓶子现在还是空空的,整体由淡蓝色的玻璃做成,或许不是玻璃吧,不过是透明的,还倒映着小少年的脸,他呆呆地看了一会这个小瓶子,又发问道:“罗斯先生,接下来怎么做呢?”

 

“早就告诉过你的吧,”嘉德罗斯插着腰,尽力不让自己变得如此易怒:“你也应该知道这是你要做的而不是我要做的吧!”

 

“要收集人们受伤的心……”金发小少年喃喃道,但是受伤的心是什么呢,他根本对此一无所知啊。

 

“怎么收集人们受伤的心?”监督者继续发话,它的眼睛闪着诡异的金色的光。

 

“要治愈他们受伤的心!”小少年握住拳头,大声回答道:“然后就能填满这个瓶子了!”

 

既然下定了决心要去做的话,那就努力去做吧。小少年将斜挎包背到身上,用手摁了摁头上戴着的鸭舌帽,提起他的小皮箱离开了公园。街上人来人往,大人们拿着自己的公文包步履匆匆地走过,小少年停在一棵小小的树下,大声地喊道:“有没有受伤的人?有没有需要治愈的人?”

 

偶尔有那么一两个这么停下来看了看他,觉得又像是谁家走丢的傻孩子,摇摇头又离开了。而其他的人只是从他身边路过,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他。但那个金发的小少年依旧不放弃地四处喊着,“有没有受伤的人?”“有人需要治愈的吗?”

 

坐在他斜挎包里的罗斯实在是有些气愤,它咬牙切齿地在小少年耳边说道:“你这么喊根本没用啊。”

 

“诶……”金眨了眨他那双大大的眼睛,又努力思考了许久,最后他右手握拳击打在左掌上:“哦!我知道了,这里的大家都不需要治愈啊!”他又想了想,灿烂地笑了:“这不是好事吗?这样说明大家的心都很快乐没有受伤啊。”

 

嘉德罗斯趁着人群不注意,抬头看了看这个小小的少年,他笑得那么灿烂,一如当年般美好,于是嘉德罗斯难得的没有生气,只是暗暗叹了一口气,“真不知道你是过于乐观还是神经太大条。”

 

金发小少年决定放弃单单站在一个地方喊的战略,他像是动了动脑子,决定换一个战术,他拎着自己小小的行李箱,四处走动着观察周围的人,换了个方法喊道:“有没有人需要帮忙的?”

 

不知是不是这个战术起了作用,还真的有人朝他走了过来。两个男人个子挺高的,相较于金瘦瘦小小的身形,显得格外粗壮。“喂,小弟弟,你想帮我们忙吗?”个子更高的那位问道,他声音里怀了一丝不好的意思:“跟我们去前面那家店里喝茶怎么样?”

 

“喝茶?那是帮你们忙吗?”对于这个毫无生活常识的小少年来说,他分辨不清他人对他的邀请究竟是好是坏,那个稍微瘦矮一些的又揽住他的肩对他笑道:“那当然啦,我们缺个人陪我们一起喝茶嘛,你来了不就是帮我们忙了吗?”他们两人看着这个带着行李的小男生,一起露出和善的微笑,估摸着这是哪里离家出走又或是什么天真善良的小可爱,这么无防备地愿意跟着他们走,那岂不美哉?

 

嘉德罗斯暗自切了一声,他倒是对此间的事情清楚的不得了,不过靠的这么近,只要出声就一定会被听到,而那个傻小子肯定是会同意并且跟着去喝茶,喝茶倒是有可能,喝完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可就在他所能理解的状况范围外了。这个社会,他在心里哼了一声,街道上的混混可不止对天真的少女有某种幻想跟渴望了。

 

“那请务必让我帮你们的忙!”小少年瞬间就答应了,他心里有些飘飘然的愉悦,这是第一次在他人寻求帮助的时候他能毫不犹豫地给出援手,而且肯定是自己能做到的事情,金甚至觉得自己有些自豪。他冲着那两个人灿烂地笑了,伸出左手勾上那个稍微比他高那么一些的男人,而那只原本揽住他的肩膀的手,此刻已经滑到了他细瘦的腰上。

 

站在后面一些的男人眼里流出了贪婪,他伸舌头舔了一圈自己有些干燥的嘴唇,这个猎物笑起来如此阳光,不知道毁灭的那瞬间流出的眼泪到底有多诱人呢?他正往前走,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很轻的咂嘴声:“啧。”

 

“什么人?”他猛地回头,那是一个银发的青年,身形不是很高,背对着光看不太清他的脸,不过阴影的轮廓却很好地说明了来人身体的结实程度,不论是腿上肌肉的线条,亦或者是手臂流畅的形状,都表明这人并不好惹。

 

“大白天就干这种事?”那个青年声音很好听,不是沙哑而性感的声音,只是很柔和,像大提琴一般低沉的音色:“两个人欺负一个小孩?”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明明从来不喜欢管这些闲事,只是这次不知为什么路过这条他从来不愿走的小巷,也不知为什么就出手管这个事情,甚至还为了看清那个金发的小少年的脸,他往前又走了一步。

 

“切,既然被撞到了,那也是你运气不好,”两个男人并不清楚自己面对的到底是什么人,不过他们默契地认为二对一赢的概率肯定比输的大,而穿着工作装的人大部分都不是他们这些街头混混的对手:“想装英雄,就遂了你的愿吧!”

 

两个人一同扑了上去,矮的那个人甚至从兜里掏出了一把发着银光的小刀。“去死吧!”他喊道,单手推开那把尖刀,直直向银发的青年冲去。

 

那个青年只是很简单地单脚往后退了一步,轻松地闪过朝他刺来的尖刃,单手抓扯住那个朝他奔来的人的手臂,用力一带就将他狠狠地摔在地上,又快速扭住他的手腕使他脱力到松开匕首,单脚刷得把刀踹飞,弯腰躲过另一个朝他扑来的男人,一拳重重地打在他的胃袋部分,将男人击离自己好几米远,然后冷冷的看着他趴跪在地上呕吐的惨状。

 

“这位先生,您为什么这样对他们呢?”那个金发的小少年只是呆愣愣地站在一边,这里有些阴暗,又被云遮住了太阳光,他看不清发生了什么,只是搞清楚了在他愣神结束的那一瞬间,原本要带他去喝茶的两位好心人统统被这个路过的银发青年揍趴下了。

 

“原来你有这种癖好吗,是我看错了。”他回答道。没想到即便是打扮得这么干净的男孩子都这么不自爱吗?亏他还多管闲事……不过地上的那两位恢复了行动能力之后倒是再也不敢看那个金发的小男孩,捂着伤处跑走了,走之前还不忘丢下几句类似于你给我记住这样的傻到极点的狠话。

 

“诶?癖好?”金歪头看了他两眼,又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了吗?”此刻在他斜挎包里的嘉德罗斯倒是松了一口气,那个人离得远,而小混混都已经被揍跑,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安全问题……问题还是有的,这个人的武力值也很恐怖,还是离他远点,现在撞上他吃亏的可是这个背着包毫无常识的傻小子而已。

 

“没什么,我走了。”银发少年将自己的衣裤拍了拍,恐怕他还在去上班的路上,只是偶尔经过小巷看到才管了闲事,此时估计是来不及了。嘉德罗斯看了看从云层里慢慢露出来的太阳,这个时间,大概是早上最忙的时候了吧。金还没来得及挽留他,那个人就已经从小巷的另一头离开了。

 

“你……”嘉德罗斯从背包里跳出来跃到能与小少年平视的垃圾桶盖上,他用自己软软的前爪噗噗地点着金的头:“你是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吗?这么傻兮兮地就跟着别人走了?我可不会救你!”他依然很生气,不过更多的是后怕吧,他想,不过这件事就不要让这个傻小子知道了。反正知道不知道都不影响。

 

金发小少年跪坐在地上,有些委屈。他真的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不过罗斯先生都说了很危险,那说明刚刚那位路过的好心人救了他吧,下次遇到可一定要好好道谢啊。下定了觉醒之后,他很快又振作起来,决定再去哪里走一走,或许去紫堂的店里看看也是不错的选择,说不定还能拜访的时候帮上他的忙呢!

 

于是他又一次从小巷子里跑了出来,手上拎着自己小小的皮包,斜挎包里坐着那个已经装成毫无生气的小狮子玩偶,玩偶的怀里抱着那个空荡荡的玻璃瓶。

 

“那个,不好意思,不过你能收下吗?”一个女生将手上的纸巾递给那个走路有些心不在焉的小少年。纸巾外包装上印着不知哪家服装店或者是什么餐饮店的广告吧,火红的颜色特别好看,金一下子就被这个包装给吸引住了:“这么好看的纸巾吗?”他仿佛得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宝贝,漂亮的蓝色眼睛眨啊眨地看着那个女孩:“谢谢您,给我分享这么好看的纸巾!”

 

“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多拿一点。”她揉揉肩膀,叹了口气说道:“我还有好多要发掉呢。”“是这样吗……”金发小少年又开始了思考,他想的速度很快,得出一个结论:“那请把你的纸巾都给我吧!”他看着那个女孩有些不可思议的表情,笑着说道:“这样不是帮上你的忙了吗?”

 

所以,过了两分钟之后,那个金发的小少年,抱着一个巨大的纸箱子走在路上,箱子里全是他所喜欢的那种,印着火红颜色广告的纸巾。“那么请你告诉我,你要那么多纸巾过来干吗用。”嘉德罗斯觉得自己真的是在这两天进步神速,他已经很好地能控制住自己少发脾气了,只要金不做出什么让他觉得很傻的行为的话。

 

“这些纸巾真的很好看啊,所以,轮到我把纸巾发给大家啦!”金发小少年似乎很理所当然地说道,他抱着巨大的箱子四处找人游说着,就如同一个小时之前找人寻求治愈一般:“请您拿一些漂亮的纸巾吧,这是非常好看的纸巾呀!”“请多拿一些吧!请您不用客气!”

 

这下子,相比起之前那些愿意停下来看他亮眼的处境更为尴尬了。把他当做推销人员又或者是发广告的孩子之后,没有一个人愿意向他搭话或者停下来观察他一二了。显然,金发的小少年也很快地明白自己的处境,他抱着那个箱子停在路边,叹了一口气。这是他第一次叹气,他觉得明明自己都没做错什么,可怎么就是没有成功过呢?

 

“诶,金?你怎么在这里?”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个声音他昨天刚听到过,是紫堂幻!金发的小少年忽地有了力气,他将纸箱子放在地上,站起身看那个才认识了没多久的友人,不过今天,那个温和的面包师身边多了个小小的女孩。“这是凯莉,是我一个熟人的妹妹,这两天住到我这儿来,凯莉,这是金。”

 

“你好啊凯莉!”金蹲下来,抬头与堪堪到他胸口的小女孩打了个招呼。这个小女孩长得非常可爱,头发就如同黑色的瀑布,刘海上别着一个小小的粉色星星形状的夹子,衣服也是粉嫩嫩的颜色,站在那跟个小小的洋娃娃一样。“我是金,让我们也成为朋友吧?”

 

小女孩扭捏了一会,还是开口了,用脆生生的声音说道:“你好,金。”她想了想,又问道:“金,你的名字好奇怪啊,你姓什么?爸爸叫什么名字?”小孩子的疑问就跟他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疑问一样多,只是想到了就发问了。

 

“我……”他顿了顿,思索着开口道:“我可能,没有爸爸吧?”与其说是父亲这个角色,不如说他对这些事情都没有什么记忆,唯一记得的就是他的名字,他叫金,是被赋予了任务到达人间的人,而任务就是治愈人们受伤的心。其他的,他一概不清楚啊。

 

于是那个小女孩就愣住了,她有些后悔刚刚提出来的那个疑问,但是她又观察了一下那个金发哥哥的表情,她觉得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糟糕。他蓝色的眼睛里并没有悲伤,只是有一些不知是什么情绪,她还太小,看不出悲伤高兴以外的心情,她只知道,这个哥哥的眼睛很漂亮,也不像自己的哥哥那样,神情总是那么复杂,而是很单纯地,又冲着她笑了。

 

“既然如此,那么要不要下午一起喝点可可?”紫堂幻提议道,他的小店虽然不太富裕,不过招待一下友人,浪费掉做那么一盘面包的时间泡上两杯可可还是绰绰有余的。“这个时候虽然不是很冷,不过喝点热乎乎的甜汤也是很幸福的哦!”他又补充道:“不论是凯莉还是我都很喜欢呢。”

 

这么热情的招待下,哪有拒绝的道理呢?小少年很愉悦地答应了,他将地上的那个大箱子一股脑地抱起来,递到热情的友人眼前:“请收下这个!”他双眼发亮,觉得总算是为纸巾找到了个好归处。

 

“啊,谢谢你!”紫堂幻将纸箱子接下,冲着他露出了微笑。“不过店里有些忙,人手又不太够,我可能……”

 

“你的店里很忙吗?”金向他走了一步,眼里闪闪发光:“人手不够吗?需要帮忙吗?”他又往前走了一步,鼻尖快要顶到紫堂的鼻子了。“……如果你愿意帮忙的话,”紫堂想了想,还是这么回答道,毕竟他从来都不太懂得拒绝,更何况了,对于这样眼神里发着光的小少年,又哪来的狠心拒绝呢:“如果你来帮忙,我是很欢迎的。”他想了想,把凯莉牵到金的身边,说道:“如果能陪着凯莉玩,那就更好了。”

 

“陪凯莉玩吗……”他想着,不过这个小女孩从自我介绍之后,就换了个表情似的,她一直将那个笑脸挂在脸上,也不是说不好看,金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只是觉得有些不对经,因为如果这个小女孩是因为快乐而笑的话,未免有些假装了呢。

 

连金都能看的出来的假装,且不说别人了,她寄住的那个地方的主人,紫堂幻能看不出来吗?他只是不好意思去问而已。如果去问了,那就是有关于他的熟人的事情,这是不方便的吧。紫堂幻一直努力地经营着这些看似摇摇欲坠的关系,所以,他是万万不能问的。把这个大麻烦甩给金,也说明他自己不怀好意吧……紫堂恨恨地想着,他根本不想做这样的坏人啊,不过金都说了自己可能没有父亲,跟凯莉是不是会有共同语言呢……

 

算了,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让他去管了。紫堂幻抱着那个大大的纸箱,说实话,店里的确很需要这些廉价的纸巾来清洁某些角落的卫生,至于外包装他是从来不在意的。他看着走在前面一大一小的两个人,金发的少年牵着小女孩的手,放慢脚步走着,而小女孩乖乖地任着他牵着手,努力地跟上他的节奏,他们走在那片蓝天白云之下,印在他心里,成了一副难以抹去的画面。

 

半上午之后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的,紫堂幻将午餐卖完后的餐盘端回到厨房,又泡好热可可放在托盘上端出来:“好了,”他对着店里一大一小趴在墙角玩不知道什么神秘游戏的两个人说道:“休息一下,可可已经泡好了。”

 

在经历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凯莉跟金已经完全混熟了,她发现这个比她大了好几岁的哥哥懂得的事情比她还少,虽然他会读书,她想着,不过还是很多事情不知道嘛,比如人死了之后要被怎么办之类的事情,她可是亲眼见过了,所以讲的事情肯定是不会错的。而金却发现这个比他小了好几岁的女孩懂很多很多事情的样子,她说她见过人的生老病死,也说她了解过世界上的所有痛苦,所以她肯定比金厉害。他对此不置可否,只是思考着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如果凯莉了解世界上的所有痛苦,那她心是不是一颗受伤的心呢,如果是的话,又该怎么去治愈她?

 

不过眼下要把事情放下,因为热可可泡好了,可可粉的香味远远地就能闻到,凯莉在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忽地就放弃了继续她长篇演说的计划,而是飞快地奔到那个托盘边上,等着递给她的第一杯甜饮。“这是凯莉的。”紫堂幻把粉色的小杯子递给她,小女孩很快地接下了,然后又问道:“金的呢?”

 

“金的是这杯。”紫堂幻又递给金一个浅蓝色的杯子,杯子里是棕黑色的液体,晃一晃有些粘稠,他凑近闻了闻,是一股很好闻的味道,就跟巧克力的香味一样。小少年端着杯子,小心翼翼地尝了一口,就连口味也跟巧克力一样,有些浓厚,又很甘甜的味道,他不禁露出了笑容。“果然是这样吧,”凯莉早就把自己手里的可可喝了大半杯,很自豪地拍拍胸脯,就跟这杯可可是她做的一样:“谁都会觉得可可很好喝的!”

 

如果说刚刚只是混熟,那么喝完可可之后的两个人仿佛成为了战友。“为什么要用战友?”金有些好奇,这个名词他虽然不是第一次听,不过在凯莉说了之后,他也觉得意外的合适。“因为有相同的喜好,又有着共同需要面对的敌人!”凯莉认真的说道:“而我们的敌人很明显是一样的!”

 

“敌人?”金有些不解,他并没有什么可以称得上是敌人的人啊。“我并不觉得……”

 

“金,你不是,也没有爸爸吗?”凯莉打断了他的话,又探头看了看紫堂幻是不是在这边上。幸好,虽然是下午时间,但是紫堂幻正在准备下午茶需要的小曲奇跟甜点面包,并没有时间过来凑他们两个聊天的热闹。于是小女孩很放心地说道:“我的爸爸也很早之前就死了,妈妈也得了重病在医院里,哥哥不愿意去照顾她放任她这么在里面待着,而我就被丢到所谓的熟人这里来。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我见过人的生老病死的原因。”

 

“那……凯莉你不难过吗?”金听了小女孩的解释,他看着她那张似乎是天真无邪的笑脸,有些诧异,这个女孩在很小的时候离开了父亲,哥哥仿佛很无情,母亲又重病,这么难过的事情,她为什么还笑得出来呢,遇到这样的事情,她为什么还要笑呢?金看着凯莉唇角讽刺的笑,有些不解。他说道:“我觉得,你应该……”

 

“我应该什么?”女孩又一次打断了他的话:“我可从来没有什么想应该的,”她恨恨地说:“我是觉得无所谓的,反正,只要笑了,什么事情都是可以过去的,不是吗?”

 

那个金发少年却摇了摇头,他一把拽起小女孩,把她带出了店。他手一直握着她的手腕,带着她到处乱跑,他们经过了那条长长的街道,经过了一条小小的小溪,经过那个烧烤摊,最后跑到郊区的那个小公园里。

 

凯莉喘着大气,她的体力本来就是个八岁小孩的体力,而金又是个男孩子,带着她跑了那么久也不过是鼻尖出了点汗而已。“真是不公平,”凯莉挣开手腕上的那只手,她瞪着自己的眼睛,冲着金吼道:“为什么你跑那么久就不累呢?为什么你提到父亲的时候就不难过呢?为什么你能这么毫无顾忌的笑而我不行呢?为什么啊?”

 

“为什么呢……”金发的少年说道:“大概是因为,我也毫无顾忌的哭过吧?”他转回头,冲着那个小小的女孩笑了,笑得那么灿烂,他说道:“如果真的很悲伤的时候,与其压抑着心情笑,还不如跑得很远很远,在什么人都看不见听不到的地方放声大哭出来,哭完了,就又能很快乐的笑下去了吧?”

 

“可是……”小女孩眼眶红红的,她有那么一丝的不甘心,明明她懂的东西比金多那么多,可是为什么她就是觉得自己更像个小孩子呢,为什么她觉得鼻尖那么酸,眼前模糊了一片呢:“可是你还在的话,就不是什么人都看不见听不到了啊……”她总算是放声哭了出来,豆大的泪水夺眶而出,顺着脸颊滑下来又滴落在地上,她也不是大人啊,她只是个小孩子嘛,她想着,干脆一屁股坐到地上,用袖子抹了抹鼻子,胡乱地用手指抹开脸上的泪水,大声喊了出来。

 

她坐在地上放声哭泣着,忽地感受到一个温暖而轻柔的怀抱,那个金发的少年轻轻拥住了她,用手慢慢拍打着她的背:“如果我不在的话,就没人能安慰你啦……”他说,“等回去以后,我们再一起喝一杯热可可怎么样,战友?”

 

小女孩渐渐止住了哭声,她第一次觉得笑起来是那么轻松,就如同心里什么东西被卸下来一般,忽地放松了不少,她努力地点了点头,说:“好!”

 

那个晚上,微风轻轻吹过寄宿在面包店里的少年的脸,他呆呆地坐在飘窗上,望着窗外闪闪发光的星星。有一丝粉色的光在那个玻璃瓶底闪闪发亮,而距离金发少年醒来发现他瓶底的第一颗金平糖,还有一整个夜晚的时间。

 

 

 

-tbc-

 

 

 

*第一个治愈的竟然是凯佬,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瑞哥强势英雄救美但是美并没有反应过来(收声

晚上被麻麻拉出去吃饭说什么七夕节要请女儿吃饭……所以又迟到了……反正明天肯定会更的……

总而言之这么甜甜的一篇就祝各位七夕快乐啦(迟到了反正

评论(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