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舟梓

破写文的

【嘉瑞金】到达之日 01

当我到达之日

 

*第一次写这种长篇啦好紧张

*全程治愈系 主嘉金瑞金 all金汤底

*第一篇要给予紫堂小天使爱的关怀!

*架空pa 真·治愈篇小鸠梗(我可能又是魔改大手,看过也可以当不同的故事看,设定是差不多的。

*昨日断更致歉 今日依旧肝不动双更

 * @嵌砂 您要的甜饼!


 

 

 

01 装着希望的瓶子

 

天气很好,指的是阳光并不过于耀眼,晒久了也只是衣服上有着暖暖的香气,而风也不大,硬要说的话一定是二到三级的风,能刚刚好卷起很轻的树叶的程度。春天这样的天气也不多见,因为在这个偏北方的城市,天空经常是阴阴的,看不见什么太阳,而今天运气很好,整片天都是很亮很干净的蓝色,有几团厚厚的白云这么浮在天上,距离地面远远地,轻轻打下两个影子,然后又飘到另一边去了。

 

气温也不是很热的,在穿着单件短袖的衣服外面套上一条外套并不会觉得很热,而在太阳出来之后的几个小时之内也是能保持着一定的温度不让人着凉的。紫堂幻套上一件背心式的外套,看了看窗外的天气,把雨伞拿起来,又放下了。他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上面显示着七点三十五分,距离他开店的时间还有那么一个小时左右,很好,他想着,把钥匙跟门卡放进包里,然后拉开了家门。

 

距离这个城市边缘的一个小公园不远处,正发生着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一团亮闪闪的光从天上慢慢降落下来,最后停在一条长椅上。黄白色的光芒渐渐散去,露出藏在里面的东西。那是一个闭着双眼半大的少年,从外表看去大约是十四五岁的样子,他有着柔软的金黄色有些卷翘的头发,皮肤很白,身高不是很高,或许比他同龄的孩子还要矮上那么一点,体型肯定是偏瘦的,他穿着一件很简单的衬衫,背着个斜跨的小包,头上戴着一顶鸭舌帽。

 

然后他睁开了双眼,那是像天空一样干净的蓝色。小少年往四周看去,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物,于是他将一个小小的狮子布偶从背包里拿了出来,单手轻轻拍了拍那个布偶:“罗斯先生!我们到了!到这里啦!”说来也奇怪,这明明是个小小的布偶,却身体有些起伏着,像是在沉睡一般。经过少年轻柔的双手拍打,这个明明是玩偶的狮子竟然自顾自地抬起针脚整洁的手揉了揉眼睛,睁开了双眼:“哦,我们到了!”

 

小狮子猛地从少年怀中跳了下来,落在长凳的椅背切面上,这块地方有点狭窄,但保持平衡对于他这样的人物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金!”他大喊着少年的名字,眼睛里是危险的光芒:“你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少年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拳头,也眼睛闪闪发亮地大声回答道:“因为有想去的地方!”

 

狮子布偶满意地点了点头,又站起来扭着屁股往前走了两步,跺了跺他的右脚,或者说是他的右后肢,又拍了拍手,作为高智商的生物,他更愿意将这称作他的手,他又一次向少年提问道:“那么,要怎么做?”

 

“要治愈人们破碎的心!”少年仿佛是对此有过并不深刻的了解,但是他将这个条件一字不落的背下来了:“然后就能去到那个想去的地方了!”他握紧了双拳,眼睛里全是要努力的神色。

 

“那么,”狮子玩偶从椅背上跳到少年的身前,而那个金发的小少年也蹲下来看着它:“那么?”狮子的神色很恐怖,他在想这一定是第一次的试炼,然后就听到那位被他称作是罗斯先生的玩偶说话了:“就在这一天内,你表现给我看吧,作为能在这里生活下去的证明!”

 

“哦!”小少年用力地点了点头,他对此也并无异议。而小狮子又跳上了他的肩膀,对他的能力还抱有着很大的怀疑,他对人间的常识真的知道甚多吗,他想着,不过这个时候最应该做的,是从这个公园里出去吧:“喂,赶紧出去了!想待在这里然后被我判定不及格吗?”

 

说是说要在这一天内表现出能在这个地方生活下去的证明,可是怎么做呢?金发的小少年手上拎着装有他衣物的小皮箱,手里抱着小狮子的玩偶慢慢地走着,风吹到脸上,掀开两缕发丝,挠得脸有些痒痒的。这时就在前方出现了一个急匆匆奔跑的男生,他手里拎着两个大大的黑色塑料袋子,一边皱着眉低头看着手腕上的什么东西,正是紫堂幻,他出门后才想起昨天晚上的垃圾没有扔,这又绕回家去,一来一回时间就赶不及了,他着急的看着手表上的时间,距离开店只有那么半个小时,把垃圾扔去垃圾站还需要5分钟,再从垃圾站跑去面包店进行开锁等等一系列工作,那肯定是要迟到了。正在这个时候,他发现路边走着的那个与他差不多大的小少年,于是便向他求救道:“不好意思,我赶时间要迟到了,能帮我把垃圾处理一下吗?”

 

“考验你的时候到了,金!”罗斯先生在他耳边狠狠地说道,这是个好机会。“当,当然可以!”金将两个巨大的垃圾袋接下抱在怀里,看着那个戴着眼镜慌慌张张对他道谢之后跑走的少年,又看了看怀里巨大的袋子,有些纠结。“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吧!”小狮子从他的肩上跳到高墙上,手里拿着个什么小本本一样的像在打分:“这可是你的第一个考题,好好作答啊,金!”

 

“嗯……”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的,金在心里咕哝着,他可不敢把这句话说出来,毕竟他刚刚得到这个任务,那个急匆匆的少年请求他帮忙处理这两个袋子,走路的过程中,有很多乌鸦盯着他怀里的塑料袋看着,歪着头像是在想些什么似的。“垃圾站就在那里了,过去吧!”他七弯八拐总算是走到了那个垃圾站边上,正要将怀里抱着的塑料袋放下的时候,猛地看到墙上贴着的标识:请减少垃圾的产出,爱护周边环境。

 

处理垃圾,乌鸦先生,请减少垃圾的产出……小少年站在那儿抱着垃圾袋思索了许久,又要处理掉那个戴着眼镜的人拜托给他的垃圾包裹,又要听从标语上的说法将垃圾减少,而乌鸦先生们又一直盯着两个塑料包裹看着……他豁然开朗,刷啦打开了那个塑料袋,对着停在电线上的黑色大鸟喊道:“请来吃吧,乌鸦先生!”

 

 

“你是傻子吗!”罗斯咆哮着,看着那个傻兮兮的金发小少年拎着塑料垃圾袋被一群乌鸦追着从这个街头跑到那个街尾,绕了一圈柱子又跑回来,他有些生气又不得不忍住自己的愤怒,然后猛地跳起来踹了小少年的背一脚,又重重吸了一口气,从它的嘴里喷了一团火出来:“给我停下啊你个呆子!”

 

乌鸦总算是被这团明火吓跑了,而小少年坐在那里,怀里还抱着那半袋的垃圾,眼角有些摔疼掉下的金豆豆:“假的螺丝先生您不能这样!”他很难过,明明考虑到最好的方式了,怎么就失败了呢?但是不能就在这一件小挫折上放弃啊,他可是有很重要的愿望要实现的,有一个很想去的地方要去呢!

 

“都说了,”小狮子脾气并没有外表看上去那么好,布偶般的外表估计也只是骗骗小孩子用的,他此时暴怒的表情在原本缝的可爱至极的包子脸上有些滑稽,但是金发少年对此依然是怀有强烈的恐惧感:“老子叫嘉德罗斯,不要念错名字啊!”火光又渐渐聚集到他张到最大的嘴里,很明显比起刚刚那个犯蠢的动作,念错他的名字更让他生气。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声惨叫就响彻了小镇的天空,惊起一大群飞鸟。

 

等到小少年将自己身上的焦痕收拾干净,又把嘉德罗斯抱在怀里向市区中心走的时候,已经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吧。不过他并没有手表,只是看着天上的太阳越来越高,在心里估算着时间而已。他们走的速度很慢,不过因为这个小镇很小很小,所以即便是他们从郊区开始往市中心走,也仅仅只是过了那么一小小段的时间,就走到商业街了。

 

早上的十点半是一天中最空闲的时候,紫堂幻心想着,已经有将近几十分钟没有客人光顾这个小店了,也刚刚好是时间将那些洗干净的毛巾啊桌布啊晒到店外,趁着这么点休息的时间,赶紧将这些活做好吧。还好他向来是行动效率很高的人,想到这么做就即刻去干了,很快地他将手里的毛巾都洗干净了,找出两个架子摆到店外的时候,他看到那个早上遇到的小少年,又抱着他缝补精致的狮子布娃娃走在这个商店街上了。

 

那个金发的小少年此时有些犯困,阳光暖洋洋地晒在身上,衣服变得很温暖,他眯着眼睛抬头往上看,天上的白云离他很远很远,飘得那么高,然后他就对着那团小小的云笑了。

 

“嘿,你是早上那位吧!”紫堂幻将手上的毛巾平铺好放在架子上,招呼着那个小少年:“要不要进来坐坐?”

 

“诶?叫我吗?”金转头看了看除了他空无一人的街道,看向那个招呼着他的红发少年:“哦,你是早上那个戴着眼镜的人!”他很兴奋,觉得自己总是遇到好人,于是也抬手冲着他挥了挥。“金,人家邀请你去他店里坐坐,”罗斯先生不知什么时候又趴回他斜背着的包里了,他低低地提醒着那个一脸无辜的小少年:“这可是你的第二个考题啊,怎么跟人相处!”

 

“哦……哦!”一个小时之前还沮丧地不行的小少年听了这句话,又开始燃起熊熊的斗志,他握了握自己的手指,有些紧张,但是更多的是兴奋:“我一定会加油的!”

 

他快步走到那个店门口,看着铺在推门前的小地毯,又透过那扇玻璃窗看着店内的木板,敲敲门后推开说道:“我进来啦!”金仔细地回忆着曾经学到的内容,要拜访别人家的时候,进门首先一件事是拖鞋,他就将脚上的小皮鞋脱下,规规整整地并拢摆在门口,并没有看到嘉德罗斯愤恨地想一拳敲死他的表情。

 

“嗯,欢迎!”紫堂幻在后厨里泡着有茉莉花香味的茶水,他想起自己还有早上烤的些小饼干,便一同放在托盘里端了出去。然后险些没有因为那个金发小少年怪异的表现把花茶泼出去。金发小少年跪坐在高脚凳旁,两只手放在膝盖上,一见他出来,甚至还把全身匍匐下去行了个大礼:“你好!我是金!”他额头快贴到了地面,好在这是木板拼成而非水泥或者过冷的大理石做的地板,紫堂幻有些庆幸,而后他赶紧把托盘放到桌上,再将跪着的小少年扶起来,用手拍打他有些脏的裤腿,一边做着自我介绍。

 

“我叫紫堂幻,是这家面包店的主人,你不用这样行礼的,这不是日本啊?”他在寻找着怎么跟这个看上去有些怪异的小孩说话,而后他发现根本不需要努力去寻找话题,这个金发的小少年虽然行为有些怪异,但是很明显地,他并不对做错了什么感到尴尬,而是继续用闪闪发光的眼神看着他端出来的那个托盘上冒着热气的茶杯。“哦对,”紫堂幻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还是先给他喝点茶水比较好,他想着,把茶杯递给小少年:“你是今天来这镇上的吗?”

 

先前就说过了,这个镇真的很小,如果出现了陌生人,他们这些长期生活在这里的人一定是能发现的,譬如紫堂,就发现这个金发的少年应该是这两日才到达的小镇吧,他看着那个小少年先是将茶水飞快地灌进嘴里,而后被热气烫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然后又听到他开口了,这次他说话并不如之前那么快速,而是有些缓慢地、吐词非常清晰:“是啊,我今天才刚来到镇上,所以……”

 

他眨了眨眼睛,那是一双非常好看而且很少见的眼睛,紫堂幻可以肯定的,他从未在这个小镇上看到过这样透亮且纯粹的天蓝色的眼睛,“如果你是想找一份工作的话,”他想起了些什么,一般刚到这个镇上来的人,要不然是没有房子住,要不然就是没有工作,又可能是两者兼有的:“或者你没有房间的话,我想我可以帮得上一点忙。”

 

“那就真的谢谢您啦!”金发的小少年站起身,这时紫堂幻才发现他没有穿鞋,他还没发问,少年已经自顾自地走到门口又转身向他鞠了个躬,对他说:“谢谢您今天的招待了!如果有需要我会来拜访您的!”然后出门穿鞋一气呵成,抱着他背包里的布娃娃一蹦一跳的跑开了。紫堂幻挠了挠头,有些不解,不过很快就没有让他疑惑的空闲了,午餐时间一到,小店就繁忙起来,客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拜访,忙到他忘了早上这一出小小的插曲。

 

对于某些人来说这可不是一个所谓的小小的插曲。金一出门,就抱着罗斯先生蹦跳着说道:“怎么样,罗斯先生?我是不是做的很棒啦?”他心情非常好,仿佛对自己记得拜访其他人家里需要做到的所有礼仪都记得牢牢地这一点非常满意,因此甚至还没有走到人烟稀少的地方,他就开始对着怀里装死尸的布偶说话啦。

 

嘉德罗斯是忍到周围再也没有一个人了,就从他的怀里跳了出来,蹦到垃圾桶盖上平视着少年,金发的小少年仿佛也非常开心的样子,一双湛蓝的眼睛睁得大大地看着他,像是在等待他的表扬:“你……你这个白痴!”嘉德罗斯用他的前爪狠狠地敲打了金的头,他布缝的爪子里塞着棉花,打上去并不如他想给予少年的那种疼痛,不过恐吓这点倒是较之前更甚了:“你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嘛?”狮子布偶也抬头看了看天,此时的太阳已经划过那个最高的点,开始往下降落了,如果到这天晚上的九点,也就是正好他们到达此处的十二个小时之后,少年被他判定为并不适合在这里生活,那么一切的一切都要白费了。

 

“如果你想实现自己的愿望,那就继续加油吧!”小狮子只是敲了一下金发小少年的脑袋,而后又不太顺畅地用他软绵绵的前爪拍了拍他的头:“还有半天时间,给我看到你的决心。”金握紧了双手,那是非常重要的愿望,他一定要实现的愿望,所以,他可不能半路就认输!

 

于是在那个下午,每每做完一件事就要被布偶狮子咆哮两句类似于“呆子”“傻瓜”的话的小少年,总是这样锲而不舍地,继续着下一项行动。但是他知道的,每次经历完那个考题,罗斯先生的反应总是说明了并不算美好的结局,他更清楚的是,随着太阳越落越低,大地变得一片粉红的时候,就快到最终判决的时候了。

 

其实一天的时间并没有那么长,他抱着那个小布偶走在街上,远远的有人群嬉闹的声音,好像是什么节日的庆典,又或者只是些傍晚才会摆出来的小吃摊,摊位上咕咚咕咚煮着些什么,气味温柔而浓郁,像是一双无形的手,抚摸着他的脸颊,又拉起他的手腕,让这个一天没吃什么东西的小少年跟着香味跑了过去。

 

“这是什么呀,罗斯先生?”他问着怀里的小布偶,歪了歪头。“这是火锅,”小狮子用严肃的语气说道,“是人类的一种非常伟大的发明!”“哦!”金发小少年了然,而后听到一个人的声音,转头过去,是那个白天才见过的红发少年穿着围裙跟他打招呼:“金,我们又见面啦!”

 

“哦,紫堂!”他也跟着那个人挥了挥手,跑了过去:“你怎么在这儿呀?”紫堂幻一边解着围裙,一边回答道:“我是来帮忙的,不过现在店里还有事情叫我回去,这里忙不过来,金,你能帮我在这里帮老板做一会事吗?报酬一样的给你!”

 

“当然了!”他可求之不得呢,金把围裙接了过来,装模作样地穿在身上,而后站到了小摊边上。店主是个有些年老的人,他腿脚不是很方便,可能是真的喜欢做这个才会坚持了这么多年的吧,他向那个笑容灿烂的金发男孩说道:“你帮我给那些客人点菜吧,他们要什么你就写下来递给我,你会写字吗?”

 

“会!”这是金为数不多敢肯定的事情,他对写字念书这类都是很明白的,虽然不是很懂书上的字,也不是很懂他写下来的那些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并不妨碍他把那些客人要求的事情全部写下来记录在小本本上,甚至有一些客人的特殊要求,比如放两倍的辣椒啊,不要香菜只要葱啊这些非常细致的小事也被他一视同仁地记下来,使得那些嘴巴挑剔的食客满意的不得了。

 

太阳越落越低,当地面总算被黑夜覆盖的时候,小摊也到达了最忙的时刻。紫堂幻还没有回来,而仅仅是点单很明显已经帮不过来了,老人家没办法一次性做那么多菜,于是他向着那个笑容灿烂的小少年求助道:“金,能请你帮忙做一下这一个单吗?”其实非常简单,只要在不同的时期将蔬菜肉类及主食的面放到锅里煮开就行,任何一个十几岁懂一些常识的小孩都能做到,老人心想。而那个金发的小少年肯定是不懂得怎么拒绝别人的,他一口就答应了下来,然后端着那框子菜傻愣愣地站在煮沸的铁锅前愣神了许久。

 

趴在他包里的小狮子也思忖着,金点单是没有任何问题的,甚至做得还让那个老年人非常满意,毕竟他对写字与阅读不成问题,问题就在于,他并不知道什么是烹饪,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那么接下来的表现就很让人在意了……

 

金发的少年也并没有迟疑很久,他明显地毫无常识地将素菜跟肉一起扔到锅里煮,然后往里面放了各种各样莫名其妙的调味料,其中的有一些,比如香油跟花椒,嘉德罗斯心想,肯定是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放了些什么。而最让人害怕的是这个破小孩还倒了一盒牛奶进去,连店主都来发问了:“为什么要倒牛奶?”

 

这个答案嘉德罗斯敢打包票是小少年天真到不能再天真才会说得出来的:“因为很有营养。”所以你就在煮菜的时候把牛奶倒进去?还放了各种各样让人觉得根本没法混一起的调味料就是因为你觉得应该会很好吃吗?最后端到桌上的那晚黑黢黢又有些粘稠的菜让人简直没脸看,而那个点单的人竟然还敢夹起来往嘴里送!

 

“……诶?很好吃啊!”那人说道,“真是很浓厚的味道呢,老板你来尝尝!”“真的吗我也来尝一口!”周围的朋友听到这样的话也凑了上去,你一筷子我一勺的就把那一碗端上去乍一看跟飘着紫黑雾气的料理消灭光了。老板也细细尝了一口,然后拍拍金的肩膀说道:“真是不错,我决定把这个放在店内当招牌菜,你不介意吧?”

 

“切。”小狮子抱着一大盒的巧克力,又剥了一块塞进嘴里:“要不是因为这一盒巧克力,才不会让你浪费这么久的时间呢!”紫堂幻在那之后很快就回来了,在交换之后金领到了他的第一份工资,还有那个顾客送给他的一大盒巧克力,而这些东西统统进了嘉德罗斯的口袋。“说起来那个老爷爷真是个好人呢!”他蹦跳着,抬头看了看天上挂的高高的月亮。

 

远处传来一阵婴儿的哭声,混着夜风飘进少年的耳朵里,他转头望去,那是一个老奶奶推着车,手里的摇铃轻轻地晃动着,可是小孩就是不听,仍然哭闹着。金跑了过去,凑到小婴儿车前做了个鬼脸,“哇!”他张开嘴,皱着眉头,把两只手摆在脸边上。躺在床上的小婴儿消停了一会,也就那么一会会,而后又更响地哭开了:“呜哇哇哇哇!”

 

“哎,”老奶奶叹了口气,笑眯眯地对他说:“你不用太在意的,只是这几天晚上这个小家伙的妈妈出差了,轮到我来照顾他,平时啊,只要给他唱首歌,他就会睡着啦……”她拿着手里那个摇铃,叮铃叮铃地又摇了两下,“现在只能在这个时候把他推出来,等哭累了就会睡了。”

 

“原来是这样啊!”金发的小少年听了,睁大了双眼,而后又灿烂地笑了:“那就让我试试吧,”他凑到哭红了脸的小婴儿面前,咯咯地笑着:“请让我对着他唱一首歌吧!”

 

夜风缓缓吹过树叶,落下沙沙的响声,月光轻柔地笼罩着大地,偶尔有飞蛾扑腾着翅膀从身边飞过,樱花树下那个金发的小少年闭着眼睛,双手相握摆在胸前,他开口唱歌的那一瞬间,像是樱花听到一般,刷啦刷啦地落下一地的花瓣,给他伴奏,路过的行人听到那宛若天籁的声音,一个个都停下了脚步,像是不想干扰到这个孩子对着上帝做的祈祷。

 

一曲过后,那个原本哭闹着的小婴儿已经沉沉的睡去了。

 

“毕竟,金也就唱歌厉害了。”嘉德罗斯在一旁抱着前爪,有些好笑地看着这样的场面。这对他来说原本习以为常的事情,偶尔这么忽然地一见,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里面了。他们很快地离开了人多的地方,又一次回到那个降临到的小公园里。

 

要进行判查了,金吸了一口气,又重重地吐出来。他在等嘉德罗斯的发话,很快地,嘉德罗斯就开始说了:“要说起今天一天的事情,我想说,从早上开始,你就挑战我的耐心,不会扔垃圾,不懂得怎么摆放别人家,晚上就算是那么一次帮忙还只是歪打正着,虽然最后哄小朋友睡觉是做得没错,但我看你根本就不懂什么叫生活!”

 

那个毛绒玩具的小狮子又往一旁踱了两步,回过头来,用右爪顶着金发少年的鼻尖,狠狠地说道:“你!不合格!”

 

“我刚刚听到有人在跟你说话,是我听错了吗?”是那个他们才见到的老奶奶,她身边已经没有那辆婴儿车了,“我刚刚把孩子送回去,是专门来跟你道谢的,”她说道:“我不管你是不是今天才来这个镇上的,不过就冲着你这样温柔善良的性格,我就非常欢迎你,孩子,谢谢你,也欢迎你来到这里。”

 

老奶奶说完这些话,也不等着呆愣在那里的金发少年说什么,就又慢慢地离开了。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那片安静的树林中的时候,嘉德罗斯才猛地跳起,又用后腿踹了这个仍在发呆的小少年一脚:“愣什么!回神!”

 

“啊……我,我不及格吗?”金有些沮丧,他不知道一开始这个任务他就没有完成,之后到底应该怎么办,但是很快地,那个布偶又发话了:“本来你是不及格的,”他说,“不过你的确为这个小镇的人做了什么,他们也欢迎你的到来,所以,金,你合格了!”

 

话音刚落,他们之间闪起一团耀眼而干净的光芒,一个小小的瓶子慢慢浮现出来,这就是金得到认可的证明,也是他将在这一年里要完成的任务,“可不能松懈啊,因为才刚刚开始呢!”狮子布偶又踹了小少年的脸一脚,把他拉回神,而那个小少年抱着这个圆圆的小瓶子,不知为什么,一边笑着,一边落下泪来。

 

 

 

-tbc-

 


ps。瑞哥02出场,这场没他的戏份

我保证这是全篇治愈,好吧!不是你顺着网线过来打死我都行!

然后我知道长篇蛮难写的啦……不过这个应该写的很快,能在10章左右就完结,所以不要担心坑……肯定开学之前写完。小短片隔日更吧……主要是最近总是越写越长……我控制不住我寄几

pps。说起来这种絮絮叨叨的ps你们真的有看吗?

评论(9)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