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舟梓

破写文的

【耀金】两小无猜

两小无猜




 




*主耀金,all金汤底,架空,年龄操作有




*某个深夜食堂群的all金文,我去迟了就选了个难度还蛮大的耀哥(收声




*因为说要求12点发所以雷金·又·没·啦




*耀哥性格爱好跟说话口癖全凭个人主观猜想,如有ooc……肯定有的




*清新治愈小甜饼!甜的!




*tag只打得了all金,别撕我




*谢谢群里有人跟我拼字!让我充满了动力!




 *本来想写多一点结果8000字就被我写完了……嗯,耀哥我对不起您!(鞠躬)




 








 




你,听说过有一个传说吗?放学后如果去了教学楼的楼顶,你就能听到一个孩子的声音,但是你站在那里,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到轻轻的细语声。




 




教室里的女生就在下课谈论这么恐怖的故事吗,她们互相靠的很近,用手挡住自己说话的脸,眼睛里狡黠的光却不是这么说的,更何况说事情的声音这么大,与站在讲台上大声宣读这个故事有任何区别吗?




 




所谓的都市传说便是这样一种东西,经过人的措辞修饰之后,往往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会被变得很复杂,他们学生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听到一个传说之后,再添油加醋地往里面加一些自己的看法,或许是凭空想象出来的,又或许是从哪个电影里拆解出来的桥段,之后讲述给下一个听众,就这么口口相传之后,他们便距离原本的事物相隔甚远了。




 




神近耀向来是不在意这些的,他非常明白自己上学的目的是什么,也很明白课间同学们对这些事情的谈论是有多么的无趣,原因很简单,第一,他是个很聪明的孩子,知道在什么时候应该干什么事;第二,他完全了解事情的真相,他知道一切关于学校教学楼楼顶那个孩子的声音的事情,因为真相往往是那么的在情理之中,而且,比人们所想象的要无趣很多。




 




在他刚刚进入这个学校的时候,由于自身沉默寡言,导致班上并没有多少人愿意跟他在课间说话,他们都说,啊,这个人外表看起来这么冷淡,一定是个不愿意跟人交谈的人。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哦,人类的第六感往往是很强大的,他们能在看见人的第一个瞬间就从他的外表判断出来他的性格。而也没有出乎他同班同学的意料,神近耀的确是一个没意思的同学,他虽然很聪明,上课的时候老师提问点名他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都能听到一个堪比标准答案的回答,更是因为他本来就学习成绩好,这些上课不太认真听讲,平时却在班级里异常活跃的同学们自然是不待见他了。




 




当然,这些事情对他并没有大的影响。也不可能一点都没有影响,比如那一个期中考才考完的中午,他是想拿着从图书馆里借来的课外书读上几页的。可是初中生在午休时间,除却吃饭,便是停不下来的吵闹,考完试的欢愉时间,正是老师不在才能带给他们的,因为中午教师们都坐在办公室里批改卷子呢。或许也有想给予他们一些放松的时间,所以这是神近耀第一次因为在教室里坐不住而拿着书卷离开的原因了。




 




他拿着那本小说逐字地念着,书中说道,正午时分,总有那么一两个少年会往屋顶上走走,作者的文字描写着,正午的阳光很明亮,主角躺在教学楼的屋顶晒着太阳,身边能听到白鸽拍着翅膀飞过的声音,岁月静好。怎么可能呢,他想着,这都是为了描写而描写的画面,正午太阳刚好落在头顶,如果躺在那样被烈日烘烤过后的水泥地上,是怎么样都不乐意继续晒太阳的。还有白鸽呢,他对这种鸟类向来是厌恶的,这种生物并没有良好的作息习惯,甚至还会随地排泄,他可受不了。




 




“那为什么,你又来屋顶了呢?”金发的少年坐在栏杆上,风吹起他的衣角,男孩的笑容像是要融化在这片晚霞中:“耀,为什么呢?”




 




他闭着眼睛想了想,然后扭头过去。这可不是什么缘分啊,只是刚好被鬼迷了心窍。那天中午他不知为什么没有带着他的小破书去图书馆,可能是老早就清楚着就算去图书馆,面对的也将是一群面生的脸叽叽喳喳地讨论着早上的试题,还有可能比自己教室里更为吵闹。既然他是自己故事的主人公,那他就去屋顶看看呗,也感受一下,所谓躺在屋顶上晒太阳的感觉,等下次见到这本书的作者的时候,就可以嘲笑他一番了。




 




没想到的是,中午就算是躺在屋顶上,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热。水泥地被阳光晒得有些发亮,坐上去的那一刹那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很快的,他就被这种来自自然的温暖给打动了。他低头看向书,纸片也很亮,书上的字非常刺眼,他听到一个声音喊着他:“喂,大中午的,可不能这么看书啊!”




 




那个声音明亮而清澈,是从他的背面传来的。神近耀往后转身,看到了一个坐在栏杆上,双手撑着维持身体平衡的少年,他拥有着一头金色的软发,发梢微微翘起,并不像仔细打理过的样子,更像是被很随意地剪过,少年的眼睛是跟天空一样的湖蓝色,他眼里含着笑意,抬起一只手向他挥了挥:“嗨,你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吗?我也是,我叫金,你呢?”




 




“神近耀。”他回答道,盯着少年看了许久发现他的耳朵有些发红,于是,被称作万年面瘫,从来不愿意跟他人说话的他,也浅浅地笑了。




 




“哦,那我就叫你耀啦!”那个坐在栏杆上的少年唰地跳了下来,三步并作两步地凑了上来,他说道,“耀,你的眼睛跟我一样,是蓝色的呢!”而后他注意到少年手里拿着的书的名字,又发出一声惊叹:“哎呀,这本书很好看的,我已经看过好几回啦!”




 




神近耀并没有说话,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关系,因为他从第一眼看见少年的时候,就知道他与自己完全是两种类型的人,只要能给他一个话题,然后他就能自顾自的继续往下讲。他想着,可能这就是其他人所喜爱的那种,被称作外向的性格吧,他回忆着,就跟这本书的男主角一样,怪不得金喜欢看。




 




“耀你可能不知道,这是我看的唯一一本小说啊,”金凑上去看了两眼书面,确信地点了点头,他说道:“没错,就是这个封面。这个主角我可喜欢啦,他有着一头金发,一双蓝色的眼睛……”他想了想,又对着神近耀说道:“还很乐观,就跟我一样!”




 




神近耀点了点头,这样的描写很容易让人带入进剧情中,怪不得金说这是他看过的唯一一本小说,但是他开口制止了少年继续剧透的行为:“其他的故事还是让我看完,再跟你讨论吧。”他语速很快,因为他害怕少年的拒绝,如果金难过的话,他想着,这个少年难过的样子,大概就是撇着嘴,然后一点不害羞地掉着大颗大颗的眼泪吧。出乎他意料的是,金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高兴,他依旧很兴奋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他还说道:“耀,你下午几点下课呀,咱们下午回家的时候一起走呗?”




 




“四点半。”他回答道,这可能是除了必要的每日交谈以外,他说话闲聊最多的一天:“我在校门口等你。”




 




金摇摇头,他下课可比耀晚多了,他说道:“我还有社团活动,哎,算啦,本来还想跟你一起聊聊这本小说的呢,我看你都看了快一半啦……”他脸上就满是失望,过了一会,他振作了起来:“不过没有关系,我们以后可以中午在屋顶见面聊天!”




 




“不,”神近耀拒绝道:“那我下午在屋顶上等你。”




 




“屋顶?”那个金发少年有一丝好奇,而后又灿烂地笑了,他点着头说道:“那就说定啦!下午我社团结束之后来这儿找你,你可不能失约啊!”




 




他点点头,看着时间也差不多,就离开屋顶下楼了。自那天开始,他放学之后就呆在屋顶等着金结束他的社团活动,而后两个人聊着天,慢慢走下楼梯,离开学校大门,然后在车站的这头道别,说定第二天再见面。




 




所以说,神近耀想着,这群女孩子说的大概就是他跟金吧,他们傍晚的时候喜欢待在屋顶的另一边说话,具体来说,不是他们两个聊天,而是金单方面地在讨论事情,这不是,今天这个开头虽然是他挑起的,最后还是由金把话题进行了下去,“所以说,她们是没看到我们嘛,越传越久,就变成那种都市传说啦。”他咯咯地笑着,对自己被其他女生形容成鬼怪并不生气,反倒有些兴奋:“那么耀,我们这下可就变成传说了对不对啊,诶,如果说,我改天偷偷地在屋顶放些什么东西,然后被她们发现了,是不是后面的故事就更加有意思了?”




 




他瞥了金一眼,并不赞同。于是少年只好撇着嘴说道:“哎,我就是想玩嘛,你看,咱们都被当成都市传说了,如果再给它加点什么剧情,不就很像那个故事里的主人公了吗?”是的,他们总是会在这个时候讨论那本小说里的内容。神近耀想了想这两天看到的内容,是这样的,书上写着,那个故事里的少年因为某种机缘巧合,曾经做的事情变成了一个都市传说,而他对此并没有收手,更没有澄清,而是把传说闹大,从此进行了新一轮的冒险。




 




“所以啊,耀,如果要进行新的冒险,那我们必须得再给这个传说加点什么!”金的双眼闪闪发亮,他说道:“如果我把图书馆里的一本书带出来放到这里,你说他们会怎么想?”




 




“不要说他们怎么想了,”神近耀白了他一眼,继续说道:“你怎么把图书馆的书带出来呢,那上面都是条形码,带出馆就会被听到的。”




 




“耀你不是很聪明吗,这都不知道啊,”金发现耀第一次没有反应过来他到底想做什么,于是他很自豪地拍拍胸脯:“那你就等着听故事的加强版本吧!”




 




神近耀听到这句话,也就不打算管他了。他们能玩到一起并不只是因为金的外向,更是因为他们两个都是聪明人,神近耀虽然猜不出金到底是准备耍什么样的花样,但是他知道,金一定不会失手,他只需要再过几天,再稍微在意一下身边女同学的话语就可以了。




 




他们肩并肩走下楼梯,金发少年一蹦一跳地走在前面,他的影子藏在树木的斑影中间,在光的照射下并不是那么强烈,而是淡淡地,就跟他本人一般,温暖着耀的心。




 




又过了两天,神近耀前面那个女生就又一脸兴奋且带着些惊慌地找她的好友说悄悄话了,那个女生说,她昨天放学的时候去学校的屋顶,看到了一本被风吹开翻页的书,她说,这么厚的封面肯定不是风吹的,一定是被翻开的,而且哦,少女说到一半,上课铃响了。她转头对着自己的闺蜜说,我一会悄悄传纸条给你,然后蹦跳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糟了,神近耀心想,这该怎么跟金讨论这件事呢,他既不清楚金到底放了什么书,又很在意奇怪的事情到底是什么,那是他第一次上课的途中悄悄走神,想的还是那些无聊的事情。




 




“怎么样,是不是特别恐怖!”那个女孩一下课又跑来了,对着自己的好友说道:“我昨天也被吓坏了,直到今天才好一点。”她双手撑在朋友的桌上,眼睛亮亮的:“怎么样!”神近耀看着这个同班的女生,竟觉得她与金的眼神有一丝相像,于是他开口了:“到底是发生什么了?”




 




“什么?”那个女孩转过脸来,而后一脸惊讶地喊道:“神近耀同学竟然参与到我们的谈话里了?”她眼睛瞪得大大的,过一会她也笑了起来,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神近耀开口说那些与学习啊什么正事毫无相关的话,她很激动,然后她便往神近耀的课桌边靠了靠,一脸正经的模样,她说:“我跟你说啊,我昨天傍晚的时候去了一趟屋顶,就是之前那个有着都市传说的,我们学校教学楼的屋顶,”少女歪着脑袋想了想怎么解释都市传说的意思,伸手挠挠头,最后还是放弃了,“哎,反正就是一个说着屋顶有一个会说话的幽灵的传说,然后我昨天去那儿了之后,发现围栏的边缘上放着一本十分老旧的哈姆雷特,上面还标着学校图书馆的标签,”她用手比划着书的大小,又在努力思索着怎么形容老旧这一个词,然后她放弃了,继续说道:“我拿着那本书去学校图书馆的时候,图书管理员说,这是二十年以前被借走就没还回来的书啊!”




 




“二十年以前?”神近耀有些惊讶,他最后还是忍住到了傍晚的时候,对着那个坐在栏杆上的少年提问,问他说:“你从哪搞到的这本书?”




 




那个少年浅浅地对他笑了,他说道:“不是什么难事啊,我姐姐之前借出来的书,忘掉还回去啦,就被我悄悄拿来吓唬人用。”金发少年看着他好友的脸色,推测他是否有生气的迹象,不过好在神近耀对此并不太在意,他只是有些担忧:“你家里是不是还有这些书籍?如果还有的话,可要早点拿出来还掉啊。”




 




“你放心吧!”金说,他从不胡乱夸下海口,“我们家里就只剩下这一本啦……”不知道是不是神近耀听错了,这个小少年的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感受到一种失望且委屈的口吻,他有些好奇,但实在问不出口,于是他放弃了这个话题,重新开了个头:“你不是说你只看过那一本小说吗?”




 




这么多天相处下来,神近耀已经发现,不论说到多么有趣的话题,只要一提他手上的那本书,跟书中主角发生过的故事,金就会意外地对此感兴趣,然后抛开前一秒的话题直奔主题,而且最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这个金发的小少年虽说自己看过许多次,但是每次说出来主角所经历过的故事都与书本上或多或少有些差距,有时候他说书上那个主角的发小是个很温柔的人,但是耀看到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任何与“温柔”相关的字眼,反倒他觉得在关键时刻,这个配角突然的背叛是那么的冷血,冰冷到即便是神近耀他这等自称冷淡的人也觉得后怕的彻骨。金却对这个配角情有独钟,甚至经常对他讲一些后续发展的事情,这个时候他就会伸手捂住金的嘴,然后瞪他一眼。




 




“我知道啦,不给你剧透啊!”然后那个小少年就带着些遗憾的表情叹息着说:“谁叫耀你看的实在是太慢啦,咱们认识这么久,你一共就看了那么几页,说来说去也就是那么些故事嘛!”他感叹道:“如果你看完了,我们就可以毫无顾忌的讨论,再也不怕给你剧透什么啦!”




 




这话说得倒是轻巧,神近耀想着,可是最近他除去中午的时间,就没有其他的时间去看书了,再说了,他原本就不会每天在看闲书上花去太多时间,如果把休闲娱乐的事情当做任务去完成,未免又太过了。可是,神近耀本身对跟人说话与向人解释内心想法这些事情是非常反感的,反正被误会也没多少关系。那只是对于其他人而言的,并不包括金,于是,他还是开口解释了一番,他说:“我最近忙,没那么多时间看书,要不然你拿着书念给我听呗?”




 




金歪着头,转头看了他两眼,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耀,看书得自己看嘛,你又不是不识字,如果我念给你听,不也等于我给你剧透了吗?”那个原本走在前面的小少年停了下来,他转过身,夕阳从他的背后照射下来,使得神近耀看不清他的脸,那火红的阳光太过灿烂,让他觉得这身影淡极了:“而且,我也不想让耀失望啊!”




 




他只是觉得金一定是对他露出了笑脸的,那个男孩从一开始就很爱笑,对着他也总是一副很快乐的样子,让耀忘记了,这个孩子也是一个会难过,会痛苦的人啊!不过是想多讨论一点点书上的内容,不过是想多跟他说说那些他所喜爱着的剧情而已,对于神近耀来说,他只需要花大约一个晚上的时间将小说看完,这有什么困难的地方吗?不就是少了那么十几分钟的睡眠,少了那么十几分钟的复习时间,少了那么十几分钟的看报与修行,这又能怎么样呢?于是他也对着那个背对着太阳的少年笑了,天气这么好,金一定能看到自己的表情:“你放心,我今天晚上肯定能把书看完,明天下午放学后,就能跟你聊整本书的话题了!”




 




他远远地跟那个少年打着招呼,他挥动着手臂,然后看着少年踏上属于他回家的车。然后他也转身,回到自己等车的车站,今天的末班车来得特别慢,他便打开了书本,还剩下最后那么一半,他想着,用手指抚摸测量了一下剩下页面的厚度,他很肯定自己能在一个晚上读完它。车还没来,他便低下头开始阅读起后面的故事。




 




自那次背叛后,主人公的发小离开了他们那所城镇,去了另一个地方,而那个金发的主人公却留下来继续念书,他依旧喜欢待在教学楼的屋顶,看着远处飞翔的鸽子,然后内心发出一阵感叹,如果他的朋友还在就好了,那么他就可以跟他一起待在屋顶,讨论着之前发生的那些故事,他并不介意在屋顶等上那么一到两个小时,因为为了朋友,他可以等待,他也愿意等待的。




 




“这是什么,说的我跟他么?”神近耀看着这似曾相识的桥段,有些好笑:“所以我愿意在屋顶等着他让他觉得跟小说重叠了,所以他很开心?”




 




不过不管是或者否,这点让神近耀意外地有些开心,他总算找到了少年并未曾跟他提起过的故事情节,然后他继续看了下去。文章后半本的基调非常散漫,亦或者说是磕磕碰碰的,并没有开头写的那么流畅,如果不是开头行云流水般的文字,他并不会从图书馆将这本书借出来阅读。不过,他既然答应了金的,就应该把整本书读完,他很快地翻着页,有些篇章异常的短小,甚至只有那么一两句话,就是主角与他的发小的对话,然后就一页纸过去了,还有些地方被不知道什么东西黏住了,可能是饭粒,他想,这页打不开,那么明天就问问金,到底是发生了些什么比较好,于是耀又有些开心了,他又找到了一个话题。




 




可是这文章越往后翻,他越觉得有些不对劲,如果是说这是一本小说,那么前后行文的差距也太大了,就像是两个人写的一样,而前文描写的主人公与后文中描写的主人公,虽然是一个人,但是经历的事情与回忆起来的方式都太不一样,神近耀的脑髓像是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他猛然往前翻页,然后翻到了书的扉页,那里印着作者的名字,金。




 




他总算是找到了什么突破口,于是他又翻回到原本自己看过的那页,书上的文字如同画面一般在他的眼前铺摊开来,那个金发的少年说的一字一句,他每看过一行,头脑中就自然而然地浮现出那个孩子在夕阳下对着他一边微笑一边说话的场景,他甚至能想象出少年用的什么语气,说出话时面部的表情到底是什么样的,或许有些兴奋,又有些紧张,他的双手一定是悄悄地揉搓衣角的,单只脚点着地,然后说完这些话,他肯定是会往前蹦跶两下,再回头用温柔而明媚的笑容温暖自己。




 




他继续往后翻看着,终于在深夜零点到来之前将那本小说翻看完了,的确如金所说,是一部很王道很正统的小说,主角在经历过一系列挫折最后完成自己的梦想的那一霎,耀也觉得心头上那颗石子总算落了地。那个主角渐渐喜欢上他的青梅竹马,但是他并没有告白,直到有一天,那句话又应验了,他写道,他们结婚了,故事就完结了。他不经好奇起金为什么作为一个学生,却可以写出这么棒的故事,他也觉得很好奇,为什么在最后有着这么一句无厘头的话。他越想越觉得奇怪,最后还是下了床,将书本放在床头柜上,赤着双脚走到电脑前开了机。只是搜索一下,他想着,只是看看金是什么时候写的这本这么有趣的小说而已,并不是冒犯,他只是,想了解一下这个朋友。




 




电脑开机开得特别慢,也可能是因为神近耀内心有些着急,他看着屏幕总算是进入了桌面的界面后,连上网络查找起金的资料。鼠标点击搜索键的那一刻,他不知为何,指尖有些颤抖。而后有一张帖子就这么跳到他的面前,《天才少年作家在昨日已坠楼身亡》,他点了进去,金发少年的笑脸就这么印在了他电脑的屏幕上,再往下拉那么一点,他看见了自己每日去的学校的教学楼,还有报道的日期。




 




那是二十年以前的事情了。神近耀忽的反应过来,那本哈姆雷特,可不是他姐姐没有还回去的书,是他自己的吧……




 




“你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吗?”神近耀一下课就奔跑到屋顶上,他跑得太急,所以一边喘着大气,一边四处寻找着少年的身影。教学楼的楼顶并不大,只是走走两三分钟就能看遍全景的地方,耀一边四处奔跑着,他已经清楚自己找的并不是一个实实在在存在在世界上的人,而是一个不知何时出现,也不知在哪里出现的少年,他有着一头金色而柔软的头发,他的眼睛是那么明亮,声音很好听也很空灵,总能对着自己露出天使一般的微笑,可是,他在哪啊?




 




我找不到你了吗?




 




不是的哦。那个声音轻轻地在耳边响起,就跟那天他突然在耀的背后提醒他不要这么看书的时候一样,神近耀不敢回头,他只是呆愣愣地站在那里,全身的力气像潮水一般褪去,一个重心不稳地,他坐了下来,这才反应到自己已经在这个并不算大的屋顶上跑了两个小时。




 




“六点太阳快要下山,天将要黑的时候,就是逢魔之时,”他身后那个声音清楚了许多,也变得跟常人一样了,他说道:“耀,转过身来吧。”




 




神近耀便转身过去了,他看见那个栏杆上的少年从一个透明的轮廓,慢慢地变成如同他一般的样子,然后有颜色填充了进去,最开始沾上颜色的是他那双湛蓝色的眼睛,再是他身上的衣服,然后是苍白而干净的皮肤,最后,他雪白的发丝一点一点染上阳光的金色,少年像是有了力气,他跳下来,又往前蹦跶了两下,“耀,你知道吗?我一直在等你看完它。”他的手上拿着神近耀昨日晚放在床头柜上的书,这本小说他明明没有带到学校来,可为什么在金的手里呢?




 




那个少年对这件事没什么解释,或许是不需要,又或许是因为他实在是没有时间了,他对着这个陪伴他度过那么久愉快时光的少年说道:“这是我最后一次能呆在这个地方了,你看完了我的故事,那么,我就把最后那点结局分享给你吧。”




 




“我并不难过,只是有些遗憾罢了。”那个金发说着,往前又走了两步,他的指尖开始变得透明,他伸手想要触碰到神近耀的脸颊:“其实这是我乱写的故事,你知道的,从中间开始就被我篡改了,等我离开之后,答应我,再好好地看一遍好吗?”




 




太阳渐渐地落下,他面前的那个少年又慢慢地变回透明的颜色,最后他消失在最后那片彩霞中,神近耀听见那声呢喃的细语,金留给他最后的那句话,他说,死亡不过是一场华丽的冒险罢了。




 




那本小说啪地落在地上,被风吹开,哗哗的翻着页。神近耀把它捡起来,就着屋顶昏暗的灯光读了下去,后面并没有金改写的那么完美,他的好友也并没有所谓结婚的桥段,只不过这个结局难过的令人想要落泪,间隙的桥段与现实生活实在是太过相似。作者写道,那个向往着爱的少年经受住了所有的大风大浪,但是却承受不住爱情,他站在那个楼顶,靠在栏杆旁,看着太阳从天的正当中慢慢往下落,云被夕阳烧灼,天边一片火红,正如他那不知何去何从的未来一般。




 




 




那个少年想着,再往前走那么两步,是不是能飞起来呢?




 




 




神近耀看着这句话,放下手中的那本变回了原样的书,又往前走了两步。




 




 




 




-end-




 




 




*有些要解释的。第一、金其实是喜欢格瑞的,但是格瑞并不愿意表现出来喜欢他,所以金改写的时候就希望格瑞已经得到幸福了(结婚)哈姆雷特也是有含义的,因为金对于要不要去跟随心走去接受这段感情他自己也很纠结(就是最有名的那句to be or not to be啦)第二、瑞哥是小说作者,瑞哥很痛恨自己没有好好对金,所以他写着自己背叛了金(就是耀哥读到那些跟金所描述不同的地方了)第三、耀哥也自杀了,因为他喜欢金,但是金并没有活在这个世界上,所以他决定追随着金离开。




第四、这就是个瑞哥被ntr的故事。(高亮)




最后at组织 @凹凸世界深夜食堂 

评论(21)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