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舟梓

破写文的

【all金】他抬头向天露出了微笑(01)

他抬头向天露出了微笑

 

*联文第一棒!主嘉瑞金/all金汤底!

*大约3、4千字左右吧,我长篇文写的反倒会少一些(收声

*tag打all金,另外欢迎订阅#all金/向天微笑#tag 给你们比❤

*ooc会有,时间年龄操作会有

*大纲已经写好了而且我相信联文的太太们都是非常勤劳的!

*不撕逼,不撕逼

 

 

01 心心念念的无花果

 

在一个城市的小小一角,有一个古老的四角房拼凑起来的四合院,院子不大,但是树木很多。金跟姐姐就住在这个小院子里,他还记得在自己三四岁的时候,姐姐扛着一把大铁锹,喊着因为太热而趴在桌上昏昏欲睡的自己,姐弟两人就这样在大夏天的时候种下一颗无花果树。“金啊,”他记得她一边产着硬邦邦的土,一边冲着他笑,姐姐的脸被灰尘染得有些脏,“我们今年把它种在院子里,再过个五六年的,就有果子吃啦!”

那个时候金还不知道姐姐说的果子指的什么,他知道自己与姐姐将那颗小树苗立直并埋好在土地里,还给它浇了一桶的水。姐姐说,喝吧喝吧,快快长大,比比你跟树到底谁长得高。

 

“噗,你姐姐也真是可爱,哪有让人跟树比高的?”凯莉插嘴道:“而且种什么不好非得种无花果树?无花果有什么好吃的,还不如杏啊桃啊,果子又大又甜,还能做蜜饯呢!”

“无花果性凉,也是夏日成熟的果实。”紫堂幻解释道:“金体质这么差,又容易感冒咳嗽,无花果刚好能止咳化痰,可比那什么杏啊桃啊的好多了。更何况,无花果也能做蜜饯,也很甜啊……”

金发少年挠了挠头,咧开嘴嘿嘿地笑了:“我哪知道那么多啊,不就是一棵树吗,我这么说了话都被你们打断了,我都忘了要叫你们去干啥了。”

“我知道,”凯莉站起来,转了两圈,她长得可爱又俊俏,穿着一身粉色的连衣裙,头上别着好看的星星夹子,又很聪明,小朋友们都喜欢跟她一起玩:“你说你三四岁的时候种下无花果树,而你姐姐又说,过个五六年能摘果子啦,你现在,几岁了呀?”

“诶?”金后退了两步,凯莉亮亮的眼睛眨巴眨巴,又凑他很近,他脸红到了脖子根,他梗着脖子歪着脑袋,一根根数着自己的手指头,没过一会,他抬头对凯莉说:“我今年可是9岁啦!”

紫堂幻反应过来了,这个大家少爷学习成绩从来都很好,在学校里经常因为算数快而被老师表扬,他跟那个还在抓耳挠腮的小少年解释道:“你该不会,是来邀请我们去你家摘无花果吃的吧?”

这时金才握着拳头打手,“哦,对啊!”他眼睛亮亮的,脸上全是欣喜:“我姐姐说,今年无花果熟啦,咱们去摘一些吧!”他看了看两个才认识的小伙伴一眼,小女孩性格古灵精怪的,对这种看起来就幼稚的游戏并不感冒,而小少年文文静静站在那儿,成熟的不得了,他好羡慕啊,但是他也憧憬着有朝一日能跟小伙伴们一起去玩耍啊。而对这种事情,姐姐向来不同意的,他从小身体就不太好,只要遇上气温升降过快的换季时节,他就得感冒发烧好久,他还记得刚准备上学的时候,姐姐前一天带着兴奋不已的他去买了一个小书包。八月底的天气还是那么恶劣,早上阳光明媚,下午就雷雨交加,秋虽然带了一把折叠伞,但这么小的伞能遮住什么呢,她将自己小小的弟弟抱紧在怀里,用身体挡住大部分的雨水与狂风。但是,小男孩回来刚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就开始鼻音嗡嗡地说着,姐姐,我想喝水。然后金就发烧了,连他期盼许久的开学典礼都没去成。

两个小孩看着这个与他们并不太相熟的小少年发出的邀请,最终还是扛不住他闪闪发亮的碧蓝色的眼睛,点了点头。“你可不要太得意了,”凯莉撅着嘴,翻了个白眼,小女孩做这个动作并没有什么不妥,反倒可爱极了:“我只是看你求我那么久,才好心答应的!”

“所以凯莉,谢谢你!”小男孩并不对此有反感,即便是小女孩这等违心的话与这种嫌弃的表情,也改变不了她答应时让金感受到的雀跃:“还有紫堂,也谢谢你,你们真是太好啦!”紫堂幻也点点头,他并没有办法像金那样随时随地就直观地将自己的想法直接表现在脸上,家里人并不会允许,那些大人从小便教导他要做个安静的乖孩子,没有才能,就用更多的努力去填补,他读书那么用功,偶尔与友人去玩个一个下午或许也不错:“不,不用的,”他有些结巴,但是泛红的耳根却说明他此刻内心的快乐:“我也很期待,金!”

“那么就说定啦!今天下午放学之后,你们两个都来我家做客,咱们去采无花果!”金点点头,最后做了总结,然后把身体转了回去。他体制本来就差,如果再把他排到后排,班主任会觉得他更没有精力学习,于是将金排在了班级最最靠前的角落里。而坐在他身后的就是紫堂幻跟凯莉。

对了,说起凯莉,她是一个转学生,不知是从哪里转来的,她头发乌黑顺长,就跟黑色的瀑布一般。这个小女孩长相精致极了,就跟橱窗里摆着的洋娃娃一样,蜜色的皮肤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眼睛大大的,睫毛长长的,声音也很甜美,她一转过来,班上大部分的男生都被她的笑容吸引了,而剩下的女生也在几分钟之后跟她搞好了关系。凯莉可有着大把大把的故事跟他们讲,她知道的可多了,讲的故事也很有趣,她说这个世界其实是真的有天堂跟地狱的,如果你不信,可以在元旦那天的晚上,趁着太阳跟月亮都还在天空的时候,如果将满天星在河口烧成灰,你不眨眼,就能看见灰烬里有天使的羽毛。

金切了一声,他说,姐姐说,只有在圣诞的时候才能看见天使的翅膀呢!然后两个小朋友就着这点争吵了许久,也下不来一个定论。最后还是紫堂幻插了句嘴:“这不就是两个不同的传说吗,你们两个有着一样的兴趣,肯定能成为很好的朋友。”两个小孩儿就这么停下了争辩的语句,一同对着他喊道:“你闭嘴!”

不过劝架肯定也是有用的,这不,才过了没多久,金发的小少年便手中抠着一颗包装精致的糖果,磨磨蹭蹭去找那个撇头不想看他的小女孩道歉了。“那个,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跟你吵架的……”而出乎小女孩同桌意料的是,凯莉只是哼了一声,最后还是伸手抢下金手里的糖果,嘴硬道:“我可不是因为要原谅你,我只是喜欢吃这个牌子的糖果而已!”

他们三个人就这样认识了。紫堂幻每每回忆起来都是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他不曾想过自己能跟这两个一看就是未来风云人物的孩子交往,毕竟家训摆在那,不能过于强硬,也不能过于出头,枪打出头鸟,这是他母亲从小就在他耳边念叨的。可是母亲,这没有办法,我已经与他们成为好朋友了。他母亲对此倒并没有什么大反应,她很清楚,即使是幼年要好的朋友,再长大一些,性格不同,定是会向不同的方向发展,感情肯定会淡去的。

现在,那个金发的小少年哗啦啦地翻着面前的书,他根本看不进去书上印着的铅字,光想着下课之后应该怎么带着两个小伙伴回家玩耍了。站在讲台前的老师也注意到了,这个小孩从这节课上课的铃声响起开始就浮躁的不行,他搞不清楚是不是因为天气太过炎热导致小男孩身体不舒服,然后他又想到可能是小孩儿盼望着下课,所有的这个年龄的孩子都这样。于是老师宣布说,你们谁能把这篇课文念给我听,一个字都不出差错的话,我就让你们提早回家。

金第一个站起来,蹭蹭两步就走到老师的面前。他拿着那本被他翻得哗哗响的课本,不带一丝犹豫地翻到课文,用清脆的嗓音念着课本上写着的故事,他像是在给自己讲课,又像是讲着一个古老的童话一般,他很快就把课文念完了,于是小少年抬头看着老师的脸,眼睛里满是期待。

那老师能怎么办呢,他温柔地伸手揉了揉小孩的头,金色的发丝非常柔软,就跟他现在的心情一般:“好了,你可以回家了。”

这句话如同赦令一般,小小的孩子脸上忽地出现明亮而耀眼的笑容,他快速地跑回自己的座位,转过身去趴在好友的桌子上,眼睛亮亮的盯着两个并不想这么早就上去念课文的朋友。他看了看并不打算移动的两人,不仅催促着说道:“紫堂,凯莉,你们两个快点呀!”

紫堂还未站起身,凯莉倒是嫌弃着推开小少年的手,拿着课本站了起来。她上课那么认真,又很聪明,再加上声音好听清脆,凯莉成为了教室里第二个获得老师认可的学生。在看见凯莉与金都一次成功的份上,其他的小孩都开始窃窃私语,而后站了起来在老师的面前排起长队。

“你如果不快一点,我跟金可就不等你啦?”小女孩骄傲地挺着胸脯走回座位,冲着她的同桌笑道:“我们两个可是现在就能走啦。”

切,得意什么!紫堂有些气愤,早些念就早些念,他可跟那些上课老讲悄悄话的孩子一样,他也是上课认真,放学回家好好做作业的孩子,这篇课文对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于是他也抓起课本大步上前。

没过多久,三个小伙伴在全班同学羡慕的眼光中肩并肩走出了教室。

其实那颗树并没有凯莉或者紫堂幻想象中那么大,只是比教室的门稍微高了那么一点点。叶子也不是那么茂密,只是刚刚好将树干都遮住了,枝丫的中间荡着两三颗火红色的果子,金指着那些小小的果子对他们说道:“看,如果这么红了,就说明熟啦……”他踮起脚尖,伸直了手,指尖勾啊勾地,总算拨到一片树叶。少年伸手将那根树枝扯下些许,把枝丫间结着的小果子摘了下来。

凯莉跟紫堂站在草地外,看着那个孩子跟他们打着招呼,扬起的手上抓着两个大大的酒红色的水滴。“凯莉,紫堂!来吃无花果呀!”他喊着,看两个朋友并没有动身的意思,于是跑了过来,他另一只手里还有些水果捏开后留有的汁液,他用汗津津的小手扯住了女孩的手腕,将她带进这片小小的草坪中。凯莉本想甩开他的手,可是当小少年讨好的将另一只手里松松扣着的无花果献宝似的递给她时,她也再不想在意这些了。少女将手中得到的果子从中间掰开,奇怪的是这颗果子越往中心越是发紫发红,越往边上就越白,她轻轻咬了一口中间的籽,被甜腻了牙。

“怎么样,好吃吗?”小少年在一边歪着头,眨着眼睛,期待地看她的表情。她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说道:“很好吃啊!我可算知道为什么你姐姐非要种无花果树啦,是比杏啊桃啊甜多了。”然后她转头看着那个还呆愣在那不知道是不是该踩进草坪里的小男孩说:“紫堂幻,你怎么老是这么磨蹭啊,还不赶紧进来,迟了可就被我们吃完啦。”

紫堂幻摇了摇头,用手拍了拍脸,最终还是踩进草坪里,他冲着站在树下的朋友喊道:“喂,你们等等我啊!”

 

 

 

-tbc-

 

ps.明明是嘉瑞金,既没有出现瑞哥也没有嘉总的开头

pps.小甜饼真是让人又难磨又难停下来的痛苦……

下一棒谁呀! @盏茶做酒 

评论(6)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