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舟梓

破写文的

【嘉金/瑞金】沉吻至深

沉吻至深

 

*ALL金汤底,嘉金主料,瑞金辅料,小甜饼

*棋子给的梗/西幻pa

*老子第一次写西幻呐!!!!球不喷!!!!

*OOC应该有,尽量避免但是,不撕逼,不撕逼

*如有不服,你打我啊!

 

 

太阳从草原的那头缓缓落下,暖红色的光芒洒遍大地,一位个子瘦高的少年步履匆匆,却在牧场边的小屋旁停下了脚步,他敲了敲门。

 

木门并不结实,木板排列有些杂乱,里面的人从木板缝隙中瞅了两眼,而后给他打开了门。“请问,能在这里借住两日吗?”少年问,他实在太疲惫了,在这几日的旅途中,他走过森林,惊险地躲过了林中居住沉睡着的巨龙,他渡过那条被称作死亡之川的河流,他知道自己应该回到城镇上去,可是他实在是没有力气了。

 

屋内住着一个妙龄少女,穿着打扮如同上古的精灵,少年曾经在散发着紫檀芳香的书卷上见过这种带有星星形状的服装。据记载,这种精灵与魔法师相处即为友好,现今许多为召唤师所用的精灵品种便是从此演化而来的。他踟躇着开了口:“我,我是一个魔法师,天色已晚,我能在这儿……”

 

少女嗤笑了一声,从口袋中掏出一颗糖球扔进嘴里:“魔法师?你有什么资格借住在我的家中?”她顿了顿,又以极不在意的口吻说道:“你能力高强我也便算数了,可你这区区原力的魔法,可不要是出来说笑话的。我这儿让你借住也行,不过嘛,也是有代价的。”

 

少年实在是太累了,他没有其他的精力去寻找下一户住宿的人家,他甚至忘记了幼时在镇上听到的传闻,在那遥远的无际的草原边上,只有那一户被称为星月魔女的人家,虽然是个破旧小木屋,但屋子里住着上古时代里流传着的最为原始的精灵。

 

他答应了:“好吧,代价是什么?”他问道,精灵的眼里并不是嗜血的目光,他分得清这些,他想,如果这个女孩想致他与死地,便不需要做这些无用功,毕竟,他自嘲道,“我只是个入门了很久还未成型的魔法师而已。”

 

少女转了转眼珠子,愉快地笑了,她并不在意这些,比起杀死强大的魔法师,她对这些弱小而努力在这个看起来并不合理的世界上努力生活下去的普通人更有好感,当然了,这也不算是个普通人,这是个小小的魔法师嘛:“你先洗洗脸,与我一起吃晚饭吧。”

 

原来精灵的晚饭是这样的啊,少年洗干净脸上的土与灰,擦干双手坐下来时,少女已经摆好了一桌的食物,烟熏的奶酪与烘烤后的牛肉格外诱人,面包上抹着闻上去甜甜的果酱,羊奶挤在琉璃杯里,冒着热气,她准备了一副刀叉摆在旅人面前,自己坐在一旁,倒了半杯甜酒。

 

“你不吃么?”少年有些讶异,“这都是为我准备的?”

 

少女笑了笑,如果剔除她眼里的轻蔑,那还真是挺友好的:“我可是精灵,哪能吃这种玩意儿,快吃快吃,吃完了给我讲故事!”

 

“讲故事?”他眨了眨眼,杯子举到唇边停住了:“讲什么故事?”

 

“你不是旅人么,讲讲旅行过程的事情呗,你不是答应我要给我报酬了么?”少女抿了小半口甜酒,而后催促道:“快吃,晚上时间就那么些,我可不想听你就讲两句怎么躲过那头巨龙的,他都睡了那么久了,把林子炸了都醒不来!你可得讲些有意思的!”

 

这可难住他了,他想。而后还是依言加快了用餐的速度,少女特地为他准备的食物十分可口,他边咀嚼着嘴里的面包,一边想着,就算是报答少女的好意,也该给她讲些有意思的,嗯,讲些什么呢……

 

有了。

 

于是晚饭过后,他们窝在壁炉旁的沙发里,少年看着木柴上跳动着的火光,开口讲了一个很长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多久呢?”少女插嘴道)我也不知道多久了,只知道那是一个天地混沌着,万物都还未有如今这般兴兴向荣的时候,那时候还有一位神,他是来自那个领域的人,那个领域还创造了许多强大而又神秘的生物,神把其中的一翼带到了这个世间。

 

那生物长着巨大的骨翼,指甲有橡木树那么长,嘴大如港口,还能喷火,上天下地无所不能。这样的怪物,现在的我们把它叫做龙。可是那个时候他虽然有了自己的意识,却还没有名字。神给予了他一个非常神圣的名字,然后让他沉睡在一座山林里。

 

神的旨意只是沉睡而不是休亡,因此,这样能毁天灭地的生物便在某一日苏醒过来。那个时候,在神的努力下,天地已经分开了颜色,陆地与海洋也隔开了,花草树木全都生长开来,不知何时起有了其他的生物,精灵、地精、巨兽、还有人类,都出现了。他们曾经有人探查到过那个山林,也有人不小心踩到巨兽大若房屋的鳞片,只是那时,他还未苏醒。于是很早的古典里便记载着,有一种被各族命名为“类神”的存在。

 

后来,这巨兽醒了,他花了许久的时间,或许花了一整个世纪吧,才想起自己沉睡了多久,他想起自己拥有的名字,想起自己无所不能的力量,还想起自己的使命。是的,神把这个生物带到世间必有原因,罗兰经记载着,我们要臣服于这种绝对的力量。这句也可能是后来的他自己加上的吧,已经无可考证了。不过,在那个时候,即使是已经沉睡有了数亿年的生命,对新世界的掌控也如同幼儿一般,他只是知道自己要使人臣服于他。

 

我们不能指望一个拥有着绝对力量,而又对世界毫无认知的生物压抑本能的欲望,于是第一次的大毁灭便来了。现在的确很难想象,但在那个年代,没有其他的人,亦或者说生物有能力去阻止那只“类神”所造成的灾难。大火连着烧了十几年,最后,被一场连绵不断的雨给终结了。

 

有人说,那场雨是神的旨意,还有人说,自那过后,这位“类神”便不再有与之前相同的行动了,可能是神削弱了他的力量,禁止他对这片他们所爱着的大地造成毁坏。于是,过了不久,一个镇子上出现了一位名叫“嘉德罗斯”的少年。

 

他自己说自己叫“嘉”,少年并不是人类,很显然,那种金色竖瞳的眼睛并不是人类可能拥有的,而把他归为精灵又不对,他并没有精灵那般轻巧,而少年姣好的面容又使他脱离了地精与矮怪的称呼,他说自己的种族是龙。

 

“龙是什么呀?”一日,一个同样是金发的少年在“嘉”从他身边路过后,眨着眼睛问他的伙伴。“不知道。”他的伙伴拥有着银灰色的头发,幽紫的眼瞳表明了少年并非人类的身份,他无奈地叹了口气:“与其关心这些,还不如回家练习你的术式……”

 

“哦……”金发少年慢下脚步,不住地回头看那个穿着披风裹住自己头发的少年,他心里隐隐约约地有一种凑上去拍那人肩膀的冲动,这可是镇上唯一一个被称作龙的品种!稀有的物种必定是少见的,他想,如果认识了那个龙,以后上魔法课的路上就能跟伙伴们吹嘘啦……

 

显然,他的发小也是知道他的想法的,于是他说:“既然好气,就改日去他家拜访,这么盯着看实在是不礼貌的。”

 

“哇!格瑞真好!”金发少年欢呼着,倒也是不在意了,他并不知道其实嘉即使隔着这么远也能听得见他们的对话,他快步上前扯住伙伴的衣袖,叽叽喳喳地说着:“格瑞,我们带什么东西去拜访他呀,你说那家蛋糕店的婆婆烤的蛋黄派怎么样,还是说要带一束花去?我听说那是个很酷的男孩子啊,人家会喜欢花吗……或者或者,去你平时爱逛的书店,买一卷印在羊皮纸上的小说怎么样?”

 

“不怎么样,”格瑞说,然后他看着自己发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蔫吧下来的表情,白了个眼,说道:“就带一个蛋黄派吧。”

 

“哦,蛋黄派!原来格瑞你也喜欢啊,我还以为每次买来,你都是不情愿吃的呢……”两个少年渐渐走远,走得嘉德罗斯也听不清他们讨论什么了。

 

接着的那两天他便不再回山林,每日仅仅呆在自己那个才两米多高的屋子里走来走去,或许是兴奋吧,他想着少年应该是要来他这拜访了,还带着蛋黄派,他想。他期待的应该是蛋黄派吧,每次路过那家蛋糕店,里面香甜的味道的确让人难以忍受。不过,花也不错,这个屋子里空荡荡的,除了自己没有一丝活物,从大毁灭过后他不再对同样是鲜活的东西拥有杀戮之心了,甚至可以说,他相当喜欢花草一类的生物,可惜他自己养不活。嘉德罗斯生命太长了,对他来说转瞬即逝的时间,恐怕是连最最古老的龙须树都到了枯萎倒塌的时候了吧。他又想着,其实书也不错,与其这么呆在房子里绕着沙发椅走来走去,还不如躺在飘窗上读一读现在的人类写在羊皮纸上的编出来的故事……嘉德罗斯在屋里呆着,绕着房间走了一会,他想着那天碰到的两个少年,他想着是不是那个与他相同发色的少年该来探望他了。

 

然后在第三天,嘉德罗斯实在是耐不住性子,正碰地关上家门的转头离去的时候,他的目光对上了前两日在街上擦肩而过的少年。

 

那少年是一个人,他抱着一个小木盒,一个胳膊肘里夹着一卷羊皮纸,腋下夹着一束水灵灵的鲜花,他冲着嘉德罗斯笑了:“我是金,我来拜访你啦!”

 

于是嘉德罗斯的火气便在一瞬间褪得干干净净:“哦……那进来吧。”

 

他们便这样认识了。

 

金是个十岁出头的小豆丁,身高刚刚够进入学堂,家里本来有个姐姐,直到有一日姐姐离开去做公会任务,便再也没有回来,不过他还有个很好的朋友叫格瑞,格瑞并不是人类,他拥有着这个世界最最厉害的能力,格瑞非常厉害,金说,与格瑞一起去做公会任务,即使是超难的类型也能轻松拿下,所以即使姐姐没有回来,他也饿不着肚子,甚至还有闲钱能买小饼干吃。

 

对于这些日常生活,嘉德罗斯倒是显得很有兴趣,他的兴趣仅仅表现在能听着金把事情说下去的份上,对此并不进行讨论与发问,他只是坐在靠椅上,往嘴里塞着金带来的蛋黄派,然后听少年兴高采烈地讲着这些被他说烂了的故事。

 

金经常是在放学之后,溜去蛋糕店与婆婆撒个娇,低价买入店主人特地与他留下的最后一块蛋黄派,然后端在小木盒中去找嘉德罗斯,有时候格瑞也跟着他一起,那个银发少年非常安静,可能与他自身种族相关,暗夜精灵,嘉德罗斯看着那个靠在飘窗上读书的少年想,这类精灵早在大毁灭的时候就灭绝的差不多了,这个人,估计是幸存者吧。

 

嘉德罗斯的思考并不能坚持多久,因为金又开始絮絮叨叨今日所见了,什么老师今天上课的时候点他起来回答问题啊,什么同桌开小差所以魔法阵又失败了啊,他只是这样讲着讲着,那个少年形态的龙便走上前拍拍他的脑袋,跟他说魔法阵其实不用画,只要用心去想,你就可以凭空地施展出魔法来。金睁大了眼睛,浅蓝色的瞳孔中倒映出嘉德罗斯手心里金色的光芒,那是高级魔法阵,他只在学院表演时由最最古老的教师演示时见过如此复杂的花纹与图形。

 

他很好奇,于是他就问道:“嘉,龙到底是什么呀?”

 

嘉德罗斯哼了一声,还是告诉他了。这只是他的一种称呼,他曾经被称作类神,其实,他是来自于圣域的生物,与金他们土生土长在这个面位不同,他是被这个世界的创世神带来的。他还说,自己曾经反抗过那个神,于是力量便被削弱了,现在他就是呆在这个镇上,一个人待着,实在挺无聊的,便自己给自己造了个种族,其实,这个种族也就他一个吧。

 

金发少年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纠正他:“你才不是一个人呢,你不是有我这个朋友吗!还有格瑞,我们都是好朋友啊!如果你无聊,可以去书店,那个店主人很好,即使不买书,也可以翻看的!”

 

嘉德罗斯正想反驳,少年又用语句打断了他的话,他说:“嘉德罗斯,你其实一点都不会孤单呢!”

 

那么,他就被说服了。

 

格瑞在一旁瞥回一眼,他很惊讶为什么作为一个上古神兽,这么容易就被普通的人类说服,直到他看到金满脸的笑容,他想起了被这个少年从黑暗山洞里捡回家的那日,少年的微笑比阳光更为灿烂,那是能融化心底坚冰的力量。

 

日子这么一天天过去,金也从小豆丁长成了少年。男孩子的抽条总是在不经意间,嘉德罗斯看着靠在沙发椅上的金,感叹道,像是上一秒金还是满地活蹦乱跳的小孩儿,下一秒就这么大了。

 

“嘉,人长大得很快的……”金吐槽道:“并不是所有种族都有你这般永恒的生命啊。”经过这么几年的成长,少年已经变成了一位能力出众的魔法师,即使不与格瑞一同行动,公会的任务也能轻轻松松完成了。

 

“蛋黄派没有上个月的好吃了。”嘉德罗斯插嘴:“以后不要买了,不好吃了。”

 

金低下头,他说:“我知道,”过了一会,他的声音带上了些浓重的鼻音,眼眶也红了:“店主婆婆上个月去世了,她再也不会留一块蛋黄派给我了。”

 

少年难得的没有用笑容来面对他,可能是太过于悲伤,他的肩膀颤抖着,手指拽紧了衣服的边角。嘉德罗斯内心有点揪揪的疼,他只好不在意地安慰着少年:“死亡其实并不是结束,”他说,“你看到天上的星星了吗,活着的生物,在去世离开之后,便会升天,这不是没有道理的,店主婆婆也是离开了这个世界,但是她一直还在,她还能透过天上的星星看见你呢,不信的话,你跟她打个招呼?”

 

金推了他一把,破涕为笑:“你可尽管骗我吧,小时候你老是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我长大了你还拿这些骗我啊……”他顿了顿,收起脸上的笑,又慢悠悠地说道:“你说,如果我现在打开窗户往外打招呼,姐姐能看到吗?”

 

“能的,”嘉德罗斯肯定道:“我说的话你都不信了吗?”

 

“信啊,”金说,少年眼角还留有些晶莹的泪水,但是他又灿烂地笑了:“毕竟你是龙嘛!”

 

嘉德罗斯翻了个白眼,他不知道少年哪来的自信,但是他的确有自信,他说的话肯定都是对的,就算是为了安慰少年编出来的胡话,说不定等哪天见到了神,跟他要求两句,这些胡话万一成真了呢?

 

 

可惜,嘉德罗斯还没等到神来看他,格瑞就离开了。他本来是不关心这种事情的,小虫子来来去去,镇上的人有死也有生,昨夜书店老板去世了,他女儿坐在床边亮着灯哭了一宿,而今日那蛋糕店的新店主便得了一对双胞胎,这一去一回,也许,他自己也对此并不关心吧。不过,金今天却没有来他的屋子里拜访,自从他说蛋黄派不好吃之后,这个少年便每日抽着空闲的时间,用牛奶黄油烤好小饼干,再刷一层野外采回的花蜜,用小木盒装了带给他。

 

但是今天没有,嘉德罗斯坐在飘窗上,看着太阳从地平线的这头升起,升到最高,满地花白的颜色,再到从另一边落下,小镇上其他的房屋都渐渐亮起灯光,天穹被紫黑色的罩纱笼盖,漫天的星星飘在眼前,像是伸手就能摸到似的。有些努力地亮着,有些有一丝灰暗,他冲着窗外的星星挥了挥手,然后,直到黑夜渐渐淡去,金还是没来。

 

于是他忍不住了,他要去找金。他捡出五年前上街穿着的披风披在身上,又提起一盏灯笼,走上无人的街道。他很聪明,他是上古的神兽,只要他想,没什么不能知道的。金的住处早在刚认识的时候便被少年竹筒倒豆子般说得清清楚楚,他只要离开这个房间,走上街道,直走到书店之后往右拐,再走过两个街区,那是金的曾经的学校,然后学校对面便是他接任务的公会地点,再右拐,就是卖蛋黄派的蛋糕店了,这个时候,只要沿着开满鲜花的小路走,就能看到一个漆成金黄色的小木屋,那就是金的家了。

 

嘉德罗斯站在小木屋前,有些紧张,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心跳的有些快,还有点突突的疼,他推了推门,门开了。屋子里很冷,壁炉里柴火已经熄灭,没有一丝光亮,那个他挂念许久的金发少年趴在沙发上,脸上还留着泪痕。于是,他心像是被手揪住一般,难以言喻的疼痛袭来。嘉德罗斯走上前,伸手探探少年。“喂,呆子,起床了,要睡别在这睡,回床上去。”

 

可是没有一个人类,能在寒冷的冬天,安然无恙地度过一整个夜晚。金发烧了,他靠在床边,不断地咳嗽着,眼角噎出了泪花,他说:“格瑞走了,他说他不会回来了。”嘉德罗斯就明白了为什么金今天没有去看他,也明白了少年为什么大半夜的靠在冰冷的沙发旁,明白了他为什么脸旁留着泪痕。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即使了解了全貌,心脏还是那么难受呢,于是他伸手环抱住了边咳嗽边哭泣着的少年,紧紧地把他圈在自己的怀里,直到少年哭累了再度睡着。

 

这恐怕就是那种神圣的感情了吧。

 

并不如同所有的童话故事一样,而且,你也知道的,第二次的大毁灭很快就来了。这回并不是嘉德罗斯的过错,他那个时候还与金一同生活在小镇上,每日逛逛书店,偶尔外出打猎一番,做做公会任务,过得就跟一个普通人一样。因为这回的破坏主角变成了暗夜精灵,对,跟格瑞是一个种族的那种战斗精灵。

 

先前也提过了,暗夜精灵的力量并不是人类能抗衡的,金说的虽然有夸大的部分,但是暗夜精灵,的确是非常强大的一个种族。他们虽然在第一次的大毁灭中遭到了强烈的打击,大部分的族人都去世了,但是,这是一个越挫越勇的种族,只有战斗与能力,才能让他们在所有智慧群体中立于不败之地。

 

这群高能力的精灵很快组成了一个恐怖的军团,他们的领导者拥有着一头银灰色的头发与一双幽紫色的眼睛。他们不为别的,只为复仇。仇恨的力量是强大的,加上本身拥有着造物者给予的无双能力,使得军团在短短几日之内,将全世界占领,也占领了这个小镇。

 

那天天气不错,金与嘉德罗斯进入山林打猎,他们的行程非常顺利,打到一头鹿,金开玩笑说要将鹿角打磨后送与蛋糕店家的女儿做聘礼,嘉德罗斯嗤笑了一声,笑他说人家女孩只是与你开玩笑,哪真可能嫁给你啊?而后两人闹作一团,最后虽然是将鹿拖了回去,角却被嘉德罗斯趁金一不注意折断了。

 

“嘉,你可太过分了……”金无奈道:“我也只是开玩笑啊,这鹿本来也就鹿角值钱嘛……”嘉德罗斯倒是不在意:“这点小钱算什么,明天做任务去不就好了,打猎可不就是为了好玩吗?”

 

两人说笑着往镇上走,突然嘉德罗斯停住了脚步。他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

 

“嘉,怎么了?”金问:“发生什么了吗?”

 

嘉德罗斯摇了摇头,切了一声:“不知道,镇上血腥味很重,估计来者不善,你要小心。”

 

“嗯,我知道了,你也小心一些。”金点点头,他虽然没有闻到味道,但是他的直感告诉他不能回去,他说:“嘉,你听说之前,有暗夜精灵组织军团的事情了吗?”

 

“那不是你的发小吗,怎么了?”

 

“嗯,格瑞应该并不在里面,毕竟那是格瑞嘛!”少年感叹道:“我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啊!”

 

即使情况再怎么糟糕,金都有一种不知从哪来的乐观心态,他对嘉德罗斯摆出了灿烂的笑脸,他说:“再说了,再怎么危险,不是有嘉德罗斯你嘛!你可是龙啊!”

 

听到这句话,嘉德罗斯也释怀的笑了:“那是,有实力的人,可是从来不怕所谓的危险的。”

 

 

 

 

“然后呢?”少女问道,她眼皮有些打架,故事的确非常好听,但是实在是过了太久了,少年讲话的声音平稳至极,如同催眠曲一般,她往窗外看了看,天空已经渐渐发白了。

 

“然后啊……”少年也不说破,只是继续讲着未讲完的故事:“你也知道的,即使是类神,那也不是神,总有缺点的……”

 

 

暗夜精灵的战斗力出乎两位的意料,而能搅起第二次大毁灭的种族,也不如当年那般差劲,他们研究了数万年,总算是攻破了类神的弱点。他们要复仇,要对这个自称是神派来的使者进行讨伐,这所谓的天之骄子,也总有算不到的那一天吧!

 

嘉德罗斯并无遮掩的样貌让精灵们瞬间锁定了目标,数万冰刺往他们灭族仇人的身上砸去。喷火是能遮挡住面前来的目标,可是如果是身后呢?领头的少女嗤笑了一声,嘉德罗斯只来得及往身后瞥了一眼。

 

萤绿色的巨刃穿透少年的胸口,幽紫色的眼睛对上了少年如蓝天般温润的眼眸。“……格瑞?”少年呕出一大口血,倒在了嘉德罗斯的怀里,他的手被嘉德罗斯握住:“我好困……”他说,“嘉德罗斯,你一定要好好地,跟我打招呼啊”金觉得自己胸口很冷,又很烫,他坚持着,他还不能睡:“等我醒来,我会从星星里看到你跟我挥手……你知道,我相信你的。”

 

金说完话,便闭上了双眼,手也渐渐滑下去,落在地上。他再也听不到抱着他的少年崩溃的喊声,也不知道自己的发小无助地看着满是鲜血的双手,更不知道自那以后,世间唯一的龙每日跪求在神像的面前,求他答应自己唯一的一个愿望。

 

 

 

“好了,故事讲完了。”少年叹了口气,与少女说道:“我得去休息了。”

 

“诶,你还没说完吧,最后他们怎么了!”少女不依不饶,拦住他:“神答应这个愿望了吗?”

 

少年摇了摇头,走进了房间。

 

 

 

神没有答应这个愿望,于是,那头龙便又一次陷入了沉睡,因为在睡梦里,如果他向天上的星星挥手,肯定能在万千的星辰中,找到少年的笑脸的吧?

 

 

 

-end-

 

ps.讲故事的是紫堂

pps.听故事的是凯莉

ppps.反正是he!!!!

 


评论(44)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