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舟梓

破写文的

【瑞金】听

架空(?)


瑞金深夜60分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大概是真正的迟到……嗯……第一次参加这么迟交卷,我有罪,我有罪


猫咪梗(挺甜的???)


*ooc 可能有,嗝儿瑞ooc有


*凯莉依旧是大佬。瑞金only,无其他cp(可能有凯金友情向?)


*只有三千字,绝望的我




 听


深夜60分


 


明明早上还是晴天,下午就忽的下起大雨,窗外甚至还闪着光。格瑞叹气,早上看着天气好便把车送去检修,结果下午雨这么大,去提车实在不方便,得坐地铁回家了。


 


办公室里是放着一把伞的,在抽屉里,白底青花的伞面,他打开看过,那个抽屉里的除了这把伞就没有其他东西了,但是这是放在格瑞自己办公桌的抽屉里,没可能是谁乱放的吧,他想。反正明天也会把伞拿回来了,就算是别人不小心放错的,借一下急用应该没事。


 


打卡下班时间到了,格瑞关了电脑,抓起公文包跟抽屉里的伞,打卡下班。下午电闪雷鸣的,写字楼边的小路上全是断了的树枝与沾了泥沙的叶片,雨倒是变得要下不下了。雨滴砸在伞面上,慢悠悠地,格瑞想,但总比毛毛细雨好,他快步踩过堆积在路上的叶片,走进地铁站里。


 


公司大家都说这个冰山美男是个怪人,入职已经好几年了,每天却是下了班回家,任何人约都不愿意出去玩,还有人说格瑞是不是家有娇妻,还是个妻管严。从同一个学校毕业,与格瑞同窗四年的紫堂幻否认了,他支支吾吾的替格瑞解释了这个学霸寒窗苦读的大学生涯,同是校友的凯莉倒是嗤笑两声,随其他人怎么想了。


 


格瑞自己倒是对这些事情不太在意,他独来独往惯了,向来是不关心他人想法的。只是,这少有的从小区门口走入公寓的路上,他听到灌木丛边上那个湿的半透的小纸箱里,有些揪心的叫声,像是被人丢弃的小奶猫的叫声。鬼使神差地,他把那只缩在湿透破布中瑟瑟发抖的小家伙拎出来,一路提溜回家。


 


很多人好奇过格瑞的家到底是什么样的,其实真的挺普通的。他单手用钥匙拧开门锁,把小奶猫迅速拎进了卫生间里。小猫咪咪叫了两声,然后趴在门口毛茸茸的毯子上不愿意动弹了。格瑞也不管它,先去把房门关上,然后又单手提溜着小猫的后颈,拎进洗澡间里,打开热水把这只脏的看不出颜色的猫洗了一遍。


 


小奶猫对于洗澡的厌恶可谓是……反正等格瑞把奶猫抱出来拿着吹风机追着上蹿下跳的小家伙满地跑的时候,已经过去1个多小时了。格瑞追着猫走了一会,干脆不理它,走回卫生间去收拾残局了。小家伙也奇怪的很,格瑞不追了,它倒是自己凑上来了,跟着格瑞,偶尔舔舔格瑞的脚踝,咪咪叫两声,甩甩尾巴。


 


行呗,格瑞都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耐心,抱着胡乱扑腾的小家伙吹干了毛。小猫的确不大,但是比淋湿之后的样子像是蓬松了一些,金黄色的毛发洗干净后倒是漂亮极了,并不像哪里来的小野猫,格瑞看着小家伙透明如天空般颜色的眼睛呆愣了好久,说道:“金,以后你的名字就叫金了。”


 


小奶猫咪地叫了一声,声音细细地,尾巴尖尖在格瑞的手腕上绕了绕,像是很满意这个名字一般。


 


就这样,在格瑞入职的第五年后,他家里多了一只名叫金的猫。


 


小猫一开始挺乖巧的,或者说是因为刚到新的环境有些怕生,格瑞走到哪,小不丁点就咪咪叫的跟着,格瑞晚上睡在床上,那团金毛球就一定趴在枕头边上呼呼大睡,然后早上格瑞就见着这小家伙滚到床尾,睡得肚子都翻出来了。过了两个月,小家伙熟悉周围的环境,也是时时刻刻跟着格瑞,只是小东西开始四处寻找蹲坐着舒服的地点,格瑞在厨房做晚饭,金就趴在冰箱顶上探头往下看;格瑞坐在餐桌边吃饭,金就蹲在餐桌上,偶尔凑上去舔一口格瑞杯子里的牛奶;格瑞靠在沙发上看电视,小家伙就躺在客厅的羊毛地毯上打滚,翻来覆去也不让格瑞安静地看一会新闻……


 


总而言之,这样的生活也不错,他想。多了一个活物的陪伴,每日的那些活动也多了些乐趣。凯莉跟紫堂幻都对格瑞这种转变惊叹不已:“格瑞,你最近气场倒是没以前那么冷了嘛……”凯莉说话从来都是想什么就说出来了:“该不会真的找了女朋友了吧?”这句话一说完,凯莉被紫堂幻用手肘捅了捅,她自己也愣住了:“你……”


 


“养了只猫。”格瑞没觉得这话哪出了问题,反而对这事做了解释,甚至有参与讨论的倾向:“昨天拍了照片。”他把手机屏保给两位校友看:“叫金。”


 


两位校友先是一愣神,而后凯莉哈哈大笑,有些不可置信:“格瑞,你变成猫奴了啊?我说怪不得呢,这么小的猫诶……”紫堂幻也是有些惊讶:“你不是向来对这种小东西不感冒的吗,怎么突然就……”


 


是啊,格瑞自己都对自己的这种耐心有些好奇,他怎么就对金这么宽容呢……他叹了口气,然后对着卖鱼的说,“一条秋刀鱼。”金对高级猫粮并不感冒,倒是对不用油煎熟的秋刀鱼情有独钟,这两天它表现好,没弄坏什么东西,给它点奖励吧,格瑞想。


 


那天小猫吱吱嘎嘎抱着鱼骨头啃了半个多小时,晚上睡觉的时候舔的格瑞一脸鱼腥味。他有些无奈,用毛毯把小家伙包好放在床头,也睡了过去。


 


不知是不是解开了心结,格瑞竟然梦到了他的大学时光。那个时候的他还是个涉世尚浅的少年,父母去世的早,他花了很大功夫考上了大学,而后为了奖学金每日苦读,最后成为了系里的第二名。然而……他梦见了一个少年,那个少年有着金色的头发,眼睛透明的像蓝天的颜色,他对着格瑞笑了,像是灿烂的如初夏的阳光一般。少年清脆的嗓音喊着他:“格瑞!”


 


他醒了,被猫湿热的小舌头舔了满脸口水。格瑞坐在床上,呆愣了很久。


 


小猫蹲在他边上,喵地叫了一声,格瑞反应过来,起床换衣服,捣鼓猫粮,然后准备去上班。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盒牛奶,倒了半杯在玻璃杯里,然后剩下的都倒进了小猫的水盆中。


 


午休期间,格瑞第一次在入职后主动找凯莉说话:“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忘了?”凯莉摇摇头,没有回答,紫堂幻插了嘴:“有些事情,可能你自己想起来会比较好。”


 


日子还是那样过,格瑞依旧每天白天上班,下班回家逗猫,而后洗澡睡觉。他夜夜梦见自己大学时坐在图书馆里看着书,风扇呜呜的吹着,阳光从窗外晒进室内,撒满一地金黄,他再也没有梦到那个少年,他只是隐约记得自己身边总坐着一个叽叽喳喳说话的人,他看着早已倒背如流的书页,却抬不起头,每次想看看那个人的脸,他想知道,是不是那个对他笑,用清脆的声音喊着他“格瑞”的少年时,他一抬头,梦就醒了。


 


可能是猫老惹人清梦吧,他抹去脸上湿热的口水,心想。反正下周要出差,把猫寄存到凯莉那好了,应该是比宠物店靠谱的。


 


出人意料的,凯莉二话不说同意了,当日上门提了猫。少女抱着猫,单手关了门坐着电梯下楼,出楼道时,竟因为那室外的阳光过于刺眼而湿了眼眶。


 


格瑞出差的晚上睡得并不好,倒不是宾馆隔音效果的问题,而是,他又梦到了大学的时光,昔日友人吵吵闹闹,某个自称海盗团团长的学生会长带领着他的一群跟班满大街闲逛,某个全系第一的天才少年老来找他麻烦,某些个同宿舍的朋友每到周末就胡闹着要打扰他的清闲日子……然后他醒了,脸旁留有水渍,格瑞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不是猫,而是眼泪啊。


 


夜深忽梦少年事,唯梦闲人……


 


不梦君。


 


冷风袭来,干了眼泪。格瑞猛然想起来许多事,他想起自己幼时寄住进他人家庭,那也是个无父无母的家,有个少女带着她幼小的弟弟,三人住在那大院子里,每日那小男孩便跟着自己跑,就如那只小猫一般,自己到哪,那男孩就到哪,跟屁虫一样甩也甩不掉。后来,后来啊,他离开了那里,独自走上求学的道路,少女离开了这个城市,去了其他地方,他明白的,那个小男孩并承受不住如此的离别,可是,他如同天使般的笑容掩去了悲伤,于是,格瑞离开了。


 


后来再见面就是大学了,少年与自己明明不是一个系,但就是喜欢跟着自己到处跑,明明他自己是个美术生,却每每周日跟着自己去图书馆。他坐着看书,少年就坐在边上画画,纯粹而细腻的笔触每每画的自己都不一样,但嘴角都带着微笑。格瑞自知面瘫,却不想少年画的都是如此温馨的场面。


 


他想起来,少年那天在图书馆叽叽喳喳的话:“格瑞,你说我们毕业以后会住在一起吗?”


 


“格瑞,你说再过三年,姐姐会回来吗?”


 


“格瑞,上完大学以后要是我找不到工作可怎么办啊……”


 


“格瑞格瑞,我们以后一起养一只猫好不好?”


 


然后他想起来,那天他坐在雪白的房间里,握着少年冷凉的手,床边机器显示屏上绿线冰冷地跳动着,倒数着少年的生命。他听见他在自己耳边轻轻地说道:“格瑞,帮我养一只猫,陪着你,好不好?”


 


格瑞呆坐在床上,哽咽着拽紧了床单,他想起来了。


 


他说:“好。”


 


-end-


 

*伞是小天使放在格瑞办公室里的嘛!


评论(6)

热度(107)